看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帝王宠之萌后无双 > 正文 347 千钧一发
    冷冽的语气至上而来,空气瞬间变得压抑,四面八方的空气,宛如失重了一般,让神女感到了极大的压力。

    其余众人也在帝弑天开口的瞬间,纷纷跪在地上,头颅压得极地,身子微微颤抖,大气都不敢出一下。

    “尊上息怒!”

    他们某尊虽然总是一副冷冰冰的样子,可真生气的时候,他们还是可以感觉出来的。

    这还是第一次,为了女子生气。

    想来这未来的魔后,还是有些不一样的,不愧是云海成的女皇。

    如果非要说在场的人有谁的反映比较不同的话,那就应该是处在帝弑天视觉盲区,嘴角微微上扬的灵儿了吧。

    其实她这样费力的与这劳什子神女玩套路,打击她其实只是顺便的。最终的目的,还是为了更加自然的接近帝弑天。

    他已经将从前发生的一切全部忘记,不再是那个把她当成命的男人。可在他的潜意识中,他对她还是有所不同的。不然的话,他不会看不穿自己这点儿小心思,他可是帝弑天啊。

    将灵儿拉倒怀中之后,帝弑天立刻将半拥着灵儿的手放开,一时间整个人闪过了一抹局促,甚至灵儿似乎还在他脸上看到了一闪而过的绯色。

    这个男人,不管变成什么样子,不习惯与女子接触这点儿,始终都不曾改变。甚至有些时候她都会想,如果当初他们初相识,不是小兽的形态,而是一名女子的话,都不会有后来发生的那些事。

    不过她这个想法如果真的是真相,那现在这情况,对她似乎有些不利啊。现在她已经完全恢复成人行,自她找回自己的身体之后,好像再也没有变成过小兽的形态了,要是帝弑天真的更容易接受兽态,还真是有些麻烦了。

    看来她要找机会回运海城一趟,查查典籍。看看有没有什么办法,让她再次变身。

    嗯,这个办法号。

    灵儿此刻陷入了自己的沉思之中,脸上的表情一会儿纠结,一会儿舒展,一会儿高兴,一会儿又困惑,不断的发生着变化。

    这一幕落在帝弑天眼中,却成了另一个意思。

    莫名是那女人在推她的时候,暗用了什么不好的手段?

    帝弑天因为之前自己的失态,还有些尴尬,本不想与灵儿说话的。可看她这副模样,实在是不放心。

    “可是哪里不舒服?”最终还是没能忍住,将自己心中的担忧说了出来。

    猛地听到帝弑天的声音,灵儿蒙了片刻,左右上下瞧了瞧,确定这句话是对她说的之后,先是表情呆滞,而后微笑着摇了摇头道:“我没事的,又不是什么娇生惯养的深闺小姐。你这么问,让有些有心的人听了,要么以为我这个女皇身娇体弱,要么说我耍弄心机。不管哪一种说法,我都承担不起啊。你还是别管我了,先救老尊重要紧。这位神女虽然言语上有些激进,可有些说的也在理。老尊主毕竟是你的师父,情同父子,救他比较重要。至于其他的,都可以往后放放。”

    这话说的有些委屈,可也表现出了以大局为重的姿态。在场的众人听了,对这位女皇的印象,瞬间提高了一个度。

    堂堂一国之主,能为了他们老尊主委曲求全,这样的大度,不是其他女子可比的。

    与那神女相比,不论是身家还是气度,都不是一个医女可比拟的。没有比较就没有伤害,看了女皇陛下之后,那个神女似乎逊色多了。

    要不是会一些医术,还真是毫无可取之处。

    “至于那位医女,既然她有那样的家规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儿,毕竟现在是尊上有求于人,放低一些姿态也是应该的。至于之前对我的冲撞,只要她能够将老尊主医治好,那便不追究了。”反言之,如果这女人根本没有那个本事,那么接下来她要面对的,可就不仅仅是丢脸和让众人失望这么简单的问题了。

    众人的目光,再次聚集到一旁委屈至极的神女身上。不过不同的是,之前觉得她温柔贤淑大方得体,甚至在她说出是女皇陷害她的时候,他们还一度相信了。可现在情况完全反转,那么大度懂事的女皇陛下,怎么会费尽心思来陷害一个从未谋面的医女呢。

    而且所有的事情,好像都是神女先挑起来的,女皇只是被动的卷入了这场纷争,看起来更加无辜。

    堂堂一国女皇,愿意为了老尊主退让,这是何等的气度,着实让他们佩服啊。

    “不是我,我刚才真的没有推她,是她在我身上用了什么手段,我才会一时鬼迷心窍的,你们要相信我。”

    神女再次辩解道,可是却显得苍白无力,甚至还起到了反效果。

    人家女皇都没有计较了,她竟然还在推卸责任,甚至还说是女皇用了手段让她推出去的,真是可笑。

    虽然心里这么想,可是碍于还要用人家医治老尊主的病,所以众人并没有说什么。

    王太医看了看帝弑天的脸色,然后起身上前,走到神女面前,“只要治好老尊主的病,什么都不算大事,尊上都可以原谅的。”

    一听这话,神女心中气氛更甚。

    她本来就是被冤枉的,他们现在这是什么意思,都不相信她!

    该死的,从小到大她都没有受过这样的委屈。这一切,都怪那个女人。

    心中对灵儿的怨毒更加深刻了。

    罢了,先忍一时之气。只要她手里攥着救治老尊主的砝码,主动权不还是在她手里吗。

    这样一想心里就舒坦多了,之前的一切,也确实是她过激了。

    顺了顺气儿,神女慢慢的抬起头来,对着帝弑天和灵儿的方向跪下,“民女无状,冲撞尊上和女皇陛下,请尊上,女皇陛下恕罪。”

    本来此刻她应该是受害者,被众人高看的是她,被众人同情的也是她,可是就因为刚才的失误,将整个局面全部反转。既然局面已经成这样了,她也只能认栽。

    不管是出于身份的关系,还是因为局面的关系,她此刻再多说什么都是火上浇油,所以只能以退为进。同情这个东西,对于女人而言是最好用的。

    “不用这般多礼,朕适才不是说了吗,只要你能医好老尊主的病,有功无过。况且你也说了尊上乃孝顺之人,这老尊主都躺这么久了,尊上心中该有多焦急。你不抓紧治疗,还在这里说这些有的没的,莫不是根本没有治疗之法,故意拖延时间...”

    听到灵儿这么说,神女心中说不愤怒是假的。不过因为有了之前的教训,所以她现在只能放低姿态。只要用哪个办法将老尊主救活,按照尊上的孝顺,这一切还不都是她说了算吗。

    “女皇陛下息怒,尊上息怒,是民女考虑的不够周全,民女马上开始为老尊主医治。”

    一脸惶恐的朝着两位王者磕头,然后一脸委屈的起身走到了老尊主床前。

    “尊上恕罪最,因为使用的家传秘宝不可外露,所以还请尊上屏退左右。”

    这个要求听起来倒是很合理,帝弑天朝着众人看了一眼,众人纷纷离去,退到了殿外等候。

    神女看了一眼,然后继续道:“还请尊上和女皇陛下,也在外稍后。”

    灵儿没有说什么,转身走到了殿外,帝弑天看着床上的老尊主凝视片刻之后,也离开了。

    屋子里只剩下了神女和晕迷不醒的老尊主,看着床上那个明明活着却毫无生机的活死人,神女神色凝重,片刻之后,她不知从哪里拿出来一个水晶球。

    那个水晶球是黑色的,周身围绕着黑色的雾气,看起来阴森森的,看着水晶球中露出的骷髅,她脸上逐渐露出了诡异的笑容。

    灵儿站在门外,时不时的瞄一眼帝弑天的背影。

    帝弑天自出来之后,眼睛就一直紧紧盯着那扇关闭的门,眸光不曾移动过。

    由此可见,老尊主对于帝弑天而言,真的极其重要。

    如果那个女人真的可以医治好老尊主的怪症,说不定他真的会同意她的请求。

    想到这里,灵儿有些后悔说刚才那番话了。

    忽然,灵儿眉心的灵花印记发出了微弱的光,灵儿脑海中浮现了一张鬼脸,一闪而逝。

    “这是,邪灵之气。”猛地睁开眼睛,灵儿自言自语道。

    忽然意识到什么,灵儿脸色大变。

    “不好,那个女人该不会是想...”

    帝弑天也听到了灵儿的言语,眉头紧锁,立刻将紧闭的大门推开。

    可是那道门就好似被上了锁一般,尽然没推动。

    “快,把门撞开。”

    之前见到老尊主的时候,她就觉得好像哪里不对,因为老尊主实在是太正常了,除了昏迷之外,根本不像一个病人。

    其实有些时候,人们因为答案太过于很简单,就会对自己的判断产生怀疑,就像老尊主的病。

    既然诊断没有病,那就是没有病。他的昏迷,应该是其他原因导致的。

    那个神女的判断,也该是一样。

    可她却说有办法将老尊主唤醒,如今她有感知到了邪灵之气,这两种因素加在一起,得出一个推断。

    那神女所谓的家传秘宝,并非是用来治病救人的,如果她猜的不错,应是一种邪灵的载体。

    邪灵就是非正常死亡后产生的怨灵,他们因为各种原因,不能投胎,飘荡在世间,通过吸收怨气死气来提升修为。

    待他们修炼到一定的程度,就可以找一个载体暂住。然后找到合适躯壳,附身夺舍!

    怪不得这个女人愿意先进行治疗,而没有事先进行威胁。因为她心里清楚,只要邪灵夺舍成功,那么老尊主壳子里的魂魄就不是他自己了。

    她应该是与邪灵达成了某种协定,所以她才会冒这样的风险帮他夺舍。

    交易的内容,无非就是邪灵夺舍成功之后,帮助她得到帝弑天之类的。

    女人啊,真是一种可怕的生物。为了得到一个男人,可以不折手段,甚至是伤天害理。

    “快点,将门撞开,这个女人想要邪灵夺舍。”

    什么!

    邪灵夺舍这种事情,他们也只是在书上看过。

    因为这种术法泯灭人性,所以在几百年前就被禁止了。那些邪术家族也都被尽数赶尽杀绝。

    没想到他们还能遇上!

    帝弑天眉毛深锁,戾气在一瞬间喷发出来,手中大刀咋现,对着房门挥动。下一刻,只听嘭的一声,门应声而裂。

    灵儿立刻飞身进屋,屋里的神女正在施法,水晶球中的骷髅已经飞到了老尊主的身体里,正在融合。突然被一阵爆裂的声音打扰。

    神女欲扭头去看看发生了什么事情,可是骷髅的力量过于强大,根本不由得。

    “别管外面,专心致至,只要你帮老夫夺舍成功,其他的那些蝼蚁算的了什么。到时候你想要的什么,老夫都可以帮你弄来!”声音沙哑难听,老气横秋,听起来应该是岁数挺大的老头儿了。

    因为邪灵只是魂体,想要夺舍必须借助外力的帮助进行融合。这个融合的过程不能被打断,否则不仅会失败,进行融合的邪灵还会受到创伤,三年之内不能进行新的夺舍。

    如今正在关键的时候,骷髅自然不允许神女放弃。

    灵儿进来之后,就看到了正在施法的神女,她脸色涨的通红,看起来一副很难受的样子。

    因为融合的时候,需要和邪灵进行血脉相连,所以很容易被邪灵控制,甚至反噬。

    灵儿试图上前打断,可是发现她只要一靠近,老尊主的脸上就会露出及其痛苦的表情。

    “嘎嘎嘎,小姑娘,老夫劝你不要趟这趟浑水。不然等老夫夺舍成功,定不放过你。还有,只要你敢靠近,这个老东西的命,你也别想要了。嘎嘎嘎...”

    此刻的灵儿进退两难,她只能试图开始说服神女,

    “你最好停止你的行为,否则后果不是你可以承受的。这件事情尊上已经知道了,你这样做会成为整个魔都的敌人,这真的是你想要的吗?”

    灵儿说的这些神女心里都清楚,本以为这件事悄无声息的就可以解决了,谁曾想这快就被他们发现了真相。该死的!

    那个死女人说的没错,现在魔尊清楚了这里面的猫腻,如果老尊主真的被夺舍,魔尊一定不会放过她的。可退一步讲,如果她现在停手,难不成魔尊就能既往不咎吗。

    既然做也是死,不做也是死,那她还不如赌一把。只要这个邪灵夺舍成功,他就会成为她最大的助力。到时候,说不定连魔尊都不是他的对手。

    “只要你现在停手,我可以帮你求情,让魔尊放你离开。”灵儿也明白神女的顾虑,立刻说道。

    不得不说,对于这句话,神女有些动心了。

    “我用我女皇的名义发誓,我定会保你安然离去,只要你肯罢手!”

    “你说的都是真的吗?”

    “是真的,我堂堂女皇,难不成还会用自己的名声开玩笑嘛。”

    “嘎嘎嘎,死丫头,你可别听她的,她们这些位高权重的人,都是最会骗人的。你现在需要做的,就是帮助老夫融合成功,到时候,老夫自然可以带你安然离去。”骷髅也察觉到了神女的犹豫,诱骗的说道。

    “你想想,待老夫出山,还有谁能动你分毫。到时候,你想横着走都行。背靠大树好乘凉这个道理,你应该懂得。”

    帝弑天想要强行上前,却被骷髅发现了。

    “老夫奉劝你们。千万不要轻举妄动,除非,你们想看到这老头子当场殒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