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热血三国之水龙吟 > 第四十六章 三英
    而今,局势正在好转。

    诸侯大都各怀心思,联军内部已开始出现了裂痕。

    若继续坚守,也许一个月、两个月……总之,一旦联军矛盾加深到不可调和的时候,势必会发生内讧。这个迹象已经显露出来,也许用不得太久,就是收获时节。

    可是董卓却在这个时候,让他们撤兵?

    丁辰有点转不过弯来,看着李肃,半晌后道:“李君,你再说一遍?”

    李肃叹了口气,道:“子阳,我知道你想不通。

    不过丞相认为,洛阳现在身处诸侯包围,危机四伏,实无坚守必要。丞相已下令,迁都长安。到时候八百里秦川,东有函谷之险,南接巴蜀之地,进可攻,退可守,更利于发展。

    自光武兴复汉室以来,至今恰二百年。

    汉室江山气运流转,是时候该返回关中……所以,丞相有命,让我们撤离荥阳。”

    这什么和什么啊!

    丁辰长大嘴巴,一时间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什么气运流转?

    什么坐拥关中……你这是在玩笑吗?

    “子阳,我知道你有些无法接受,可丞相主意已定,我们还是听命行事吧。”

    “那我们撤退,怎么撤退?”

    “退守旋门关,接应温侯。”

    丁辰闻听,深吸一口气,而后一声叹息。

    董卓素来精明,为何做出这等决定?

    他立足洛阳,可辐射整个河洛,震慑山东诸侯。

    可如果迁都长安,听上去是非常美妙,有函谷之险,有八百里秦川沃土,却如同是与中原隔绝。

    一旦他们退守关中,那么诸侯势必失去了威慑,到时候……岂不天下大乱?

    丁辰想不明白,到底是什么原因,让董卓做出了如此糊涂的决定。可是他也知道,他根本无力阻止!虽说他现在逐渐被董卓看重,但说到底,他是个外人,董卓怎可能听他劝说?

    “什么时候撤离?”

    “尽快!”

    李肃低声道:“丞相已命徐荣将军率部屯驻广成关,做出随时出兵,与子阳夹击诸侯之态势。相信诸侯也很快会得到消息,到时候必然会后撤,我等可顺势撤离。”

    徐荣已经开始行动了吗?

    这也说明,董卓已下定了决心。

    丁辰再次叹了口气,低声道:“那如何撤退?”

    “趁诸侯如今休战,子阳可领本部兵马,前往旋门关驻扎。

    我再与子阳五千兵马助阵,等待温侯与你汇合。一俟你二人合兵一处,丞相之意,你暂时听从温侯差遣。等洛阳迁都完成之后,你就迅速撤离旋门关,屯驻渑池。”

    听上去,好像是没有问题。

    丁辰想了想,便点头答应。

    旋门关,位于荥阳西南,乃洛阳八关之一。

    东汉已旋门关为洛阳东面第一关,当年班昭在《东征赋》中写下了:望河洛之交流,看成皋之旋门。说的,也就是旋门关。洛阳向东过此关之后,便再无可以扼守的关城。

    董卓把这样一个重要的关城交给丁辰来驻守,也说明,他对丁辰这一段的表现,非常满意。

    “那李君你呢?”

    李肃温和笑道:“子阳不必担心我,你撤走之后,我就会向广成关撤退,与徐将军汇合。”

    丁辰想了想,便点头应下。

    “如此,我今夜撤离。”

    “嗯,这样最好。”

    “李君。”

    “嗯?”

    “诸侯之中,我唯担心那江东猛虎。

    这些时日以来,孙文台一直未曾出现,说是屯守梁东休整。

    不过,他能斩杀华雄都督,想必也不是一个等闲之辈。你要多加小心,最好在撤离时,提前与徐将军联系,让他设法接应。

    嗯……这些时日,多亏了李君相助,我才能全力迎战。

    呵呵,感觉嘛,我们挺有默契,也多谢李君对我的容忍。他日,我们在长安再见。”

    丁辰这一番话,发自肺腑。

    荥阳之战,李肃的确是帮了他很多。

    几乎城中所有的杂事,他都承担下来,使丁辰可以免去后顾之忧。

    那些杂事,端地琐碎。

    丁辰感觉着,若没有李肃的配合,说不定他会被闹腾的焦头烂额。从这一点来说,他真的感谢李肃。

    李肃愣了一下,看丁辰的目光,也柔和许多。

    “子阳,你也多保重。

    吕布其人桀骜、孤高,且性情古怪多变。

    接下来你与他相触,还需多忍耐才是……其实,对付他并不难,只要顺着他便无妨。

    咱们,长安再见!”

    丁辰颇为感激的看了李肃一眼,躬身退下。

    “对了,丞相还有吩咐,命文和尽快返回洛阳。

    毕竟那丞相府中事务繁杂,文和精于此事,所以需早些回去。再说了,接下来你在吕布帐下,文和那边怕是也没有什么作用。这件事,待会儿就由你告诉文和吧。”

    把贾诩调回去?

    丁辰听了,有点发懵。

    别人不知道贾诩的本领,他又怎可能不清楚?

    这要把贾诩调走,如同断他一臂……活该你要和光同尘,现在可好了,让我为难。

    丁辰答应一声,便匆匆走下了城楼。

    他才下来,就看到贾诩正沿着正街,慢悠悠的行走。

    “文和先生,请留步。”

    丁辰忙大喊一声,飞快跑上前去。

    贾诩停下来,看着丁辰,一脸的平静。

    “怎么,要撤离了吗?”

    “你怎么知道?”

    “哈,我不仅知道你要撤离,我还猜到,丞相决意迁都。”

    嘶--

    丁辰听了这句话,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

    他看贾诩的目光,也变得有些古怪起来。

    贾诩却浑不在意丁辰的目光,反而大笑两声,随即压低声音道:“其实,我一直在等这一天到来。”

    “什么意思?”

    贾诩揣着手,往前走。

    “没什么意思……月前,我就听说洛阳城中流传一首童谣:东头一个汉,西头一个汉。鹿走进长安,方可无斯难。你听,这童谣多么顺口,多么流畅,多么押韵。”

    丁辰跟在贾诩身边,眸光一闪。

    “先生的意思是……”

    贾诩点点头,轻声道:“之前,我对你说丞相来的早了,便是此意。

    如今,汉室衰颓,的确是需要有人扶持,但这个人,绝不可能是丞相。凉州,在世人眼中乃苦寒、荒僻之地。丞相以军功起家,但是却没有声望,更在朝中缺乏根基。

    早在何太后被鸩杀时,我就感觉到,洛阳城中有一只黑手,在幕后操纵。

    曹操突然行刺,想必也与这件事有关联。他正是感觉到将有大乱,所以才逃离洛阳。

    他未尝不想带你们走,但恐怕是有心无力。

    之后,弘农王被害,想必也与此有关……如今,那黑手再次出现,便使得丞相坐失大好局势,其能力可见一斑。看着吧,丞相这一迁都长安,天下必然会随之大乱。”

    这一点,丁辰也看出了端倪,所以并不奇怪。

    只是……

    难道说,阿兄逃走洛阳,真的有不得已的苦衷吗?

    他心里微微一动,问道:“既然如此,那先生可猜到,幕后黑手究竟是谁?”

    “是谁?”

    贾诩斜眼看了丁辰一眼,轻声道:“可能是一个人,也可能是很多人,现在还说不清楚。

    不过,我相信等你到了长安之后,一定会与他有接触。”

    “我?”

    丁辰指着自己的鼻子。

    贾诩点点头,话锋却突然一转。

    “我猜想,你来找我,应该是丞相召我回去吧。”

    “这你也能猜到?”

    贾诩高深莫测一笑,指了指自己的脑袋。

    他停下脚步,压低声音道:“子阳,你接下来驻守旋门关,我倒是有一件事提醒你。”

    “什么事?”

    “你附耳过来。”

    丁辰凑过去,贾诩在他耳边低声细语。

    他刚开始时,眉头紧蹙。

    旋即眉心又舒展开来,露出了心领神会的笑容……

    +++++++++++++++++++++++++++++++++++++++++++++

    虎牢关外,联军大营。

    吕布突然撤离虎牢关,令联军措手不及。

    事情发生的太突然,以至于联军发现时,吕布已经从虎牢关撤走。

    袁绍不在,曹操只得把诸侯找来,相告此事。

    “吕布不战而退,必然是洛阳发生了变故。

    既然如此,我们何不乘胜追击?十余万大军,被一个吕布阻挡于虎牢关外束手无策,传扬出去,必然被天下英雄耻笑。某以为,应当立刻追击,绝不能放走吕布。”

    说话之人,身高九尺,体格健硕。

    他在大帐中振臂喊喝,全然不把坐在主位的曹操放在眼中。

    此人,便是右北平太守公孙瓒。

    曹操倒也不生气,他知道,袁绍之所以敢把联军教给他,就是因为袁绍清楚,他压制不住各方诸侯。

    公孙瓒,字伯珪,辽西令支人。

    他出身辽东贵族公孙氏,只因母亲地位卑贱,不得已做了郡中小吏。

    然,其相貌俊美,声音洪亮,且文武双全,又曾拜师卢植门下,故而被涿郡太守赏识,把女儿许配给他,从此平步青云,一直做到了中郎将,更以强硬的态度对抗北方异族,作战勇猛,威震边塞。公孙瓒好骑白马,故而在幽州有‘白马将军’美名。

    而他身边,常跟随数十个善于骑射,且枪马纯熟,武艺高强的扈从,且全都是已白马为坐骑,逢战之时,扈从相互间为左右翼,奋勇杀敌,无人可挡,故而称之为‘白马义从’。

    而今,他官拜中郎将,为右北平太守,无论身份和地位,都高于曹操。

    “伯珪,我知你忠义,可你要知道,董卓身边也有能人,今吕布退走,怎会不防?”

    “能人?”

    公孙瓒闻听,却笑了起来。

    “孟德所言能人,莫非是你那‘当世飞廉’不成?”

    这一句话,顿时令曹操色变。

    “伯珪,你这是何意?”

    “哈哈哈,只是玩笑,玩笑,孟德不必当真。”

    公孙瓒哈哈大笑,而后正色道:“吕布乃当世虓虎,性情高傲。

    我料他退走,必无防范,若此时追击,定可大获全胜。更何况,我有玄德相助,区区吕布,能奈我何?”

    曹操的目光,随即落在了公孙瓒身后三人身上。

    那为首男子,白面黑须,身材高大,双手垂膝。此人,便是公孙瓒当年在卢植门下求学的同窗,平原令刘备刘玄德。而他身边两人,那身高九尺的红脸大汉名叫关羽,一部美髯飘洒胸前;另一个则膀阔腰圆,豹头环眼,颌下短髯,气宇轩扬。

    他叫张飞,和关羽一样,都是刘备的结义兄弟。

    此三人之前在虎牢关下力战吕布,打得吕布盔歪甲斜,狼狈而逃。

    也因此一战,人言刘备三兄弟为‘三英’。公孙瓒之所以敢如此张狂,也有他三人的缘故。

    曹操看了三人一眼,目光复又落在公孙瓒身上。

    他由于一下,轻声道:“伯珪既然主意已定,操也就不再阻拦。

    不过,伯珪要追击吕布,操又怎可落于人后?这样吧,请伯珪先行,操随后接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