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热血三国之水龙吟 > 第四十四章 夜袭(下)
    李旻这时候,才算是真正清醒过来。

    他忙侧耳倾听,就听到大帐外,喊杀声连连。

    激灵灵一个寒颤,李旻这一次,是真的醒了!

    “是何人偷营劫寨?”

    “尚不清楚……不过,后营迎接被敌军攻破,正在向中军逼近。

    府君,敌军来势凶猛,已经乱作一团。现在撤离还来得及,若不然等敌军进入了中军之后,再想撤退,就晚了。”

    李旻只觉脑袋嗡的一声响,一下子乱成了一锅粥。

    听得亲随所言,他立刻道:“对,撤退,撤退……立刻备马,撤退!”

    他从榻上下地,赤着脚不知所措。

    好在那亲随还算冷静,道:“府君莫慌,先穿好衣服。

    马匹已经备好,就在大帐外等候……”

    李旻连连点头,在那亲随的伺候下,手忙脚乱的把衣服穿戴整齐。不过,未等他套上足衣,穿上靴子,就听大帐外一阵喧哗声响起。一名将官冲了进来,大声道:“主公,大事不好,荥阳城里的兵马突然杀将出来,来势汹汹,已经攻入辕门。”

    “什么?”

    李旻更慌张了,甚至来不及穿鞋,便赤着脚跑出大帐。

    只是,当他走出大帐后就发现,整座大营已经乱成了一团。

    火光四起,睡梦中的颍川兵从小帐中跑出来,一个个衣冠不整,甚至不少人是赤手空拳。

    而远处,喊杀声正从辕门放下传来,越来越近。

    “休走了李旻!”

    后营中,传来一声暴喝。

    一队骑军从后营里杀将出来,为首一员大将,银盔银甲,胯下一匹四蹄金黄,通体雪白的高头大马,手持一杆招魂矟,在乱军之中如入无人之境,杀得颍川兵人仰马翻。

    这就到中军了?

    李旻一下子懵了。

    好在,他身边的亲随还保持冷静,立刻大声道:“保护府君,撤退,撤退!”

    “请府君上马。”

    有亲随上前,匍匐地上。

    李膺光着脚走过去,踩着那亲兵的后背,跨上了战马。

    “撤退!”

    他大声呼喊,一边喊,一边拨转马头。

    只是,他这一喊,却暴露了目标。

    那白马大将,正是丁辰和他的黄蹄子,爪电飞黄。

    他亲率一支骑兵杀入中军,正四处寻找李旻。如今,李旻这一叫喊,让他喜出望外。

    “李旻,哪里走!”

    丁辰一声暴喝,跃马便冲过去。

    两名颍川骑兵上前阻拦,却被他一矟戳翻一个之后,另一个错身而过,他反手拔出佩剑,咔嚓一下子,便把那骑兵砍落马下。宝剑卡在了骑兵的身上,丁辰甚至没有拔出。他跃马挺矟,向李旻冲去。那气势汹汹的模样,只吓得李旻魂飞魄散。

    “救我!”

    他大声呼喊,催马就走。

    之前那联军大将见状,二话不说翻身上马。

    “保护主公,我来阻敌。”

    说话间,他拍马舞刀,就迎向了丁辰。

    “庞德!”

    “在。”

    “拦下这厮。”

    丁辰根本没有理睬那员将,拨马便让开。

    从丁辰身后,冲出一员小将来,他面色狰狞,厉声喝道:“休要拦我将军,庞德在此。”

    他跃马拖刀,眼见着和那联军大将就要撞在一起,突然两腿夹紧马腹,拧腰而起。

    那口七尺大刀,顺势轮开,在空中划出一道弧光,铛的一声便劈在联军大将的刀上。巨大的力量,只让那联军大将手臂发麻。可是不等二码错身,庞德双手握刀,呼呼呼连续三刀,快如闪电。联军大将根本来不及闪躲,只能要咬着牙封挡。

    一刀,两刀……

    巨大的力量,让他手臂已经失去了知觉,虎口裂开,双手鲜血淋淋,再也拿不住兵器。手中那口刀脱手掉落,而此时,庞德的第三刀已经劈来。只听一声惨叫,那联军大将便跌落马下,身上的铁甲裂开,一道触目惊心的伤口,从肩膀一直到胸口,鲜血汩汩流淌。

    庞德三刀得手之后,兴奋不已。

    他在马上拧腰挺身而起,大吼一声,宣泄心中的畅快。

    而此时,丁辰已经快马加鞭,追上了李旻。

    “拦住他!”

    李旻一边跑,一边回头看。

    见丁辰越来越近,他也是真的怕了,忙嘶声喊叫。

    十几名亲兵冲上来,就要拦下丁辰。

    而这时候,才斩杀了联军大将的庞德已经追了过来,见状大声道:“将军只管追击,这些人就交给小将来对付吧。”

    他说着,猛然一催马,胯下战马长嘶一声,竟越过了丁辰,把那些亲随拦住。

    这小家伙,倒是生猛得紧啊!

    丁辰哈哈大笑,绕过那些亲随,便追了下去。

    身后,不时传来惨叫声。

    丁辰甚至没有回头观看,因为他知道,那庞德一定可以平安无事。

    他的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李旻!

    那可是他向董卓提出恳求的关键……其他诸侯,丁辰并不是很有把握。但是这个李旻,却绝不能放过。

    爪电飞黄如同一道闪电,在军营中飞掠而过。

    丁辰便匍匐在马背上,根本不理睬别人,眼中只剩下李旻一个。

    李旻这时候,已经懵了!

    多大恨,多大的仇?

    你怎么就盯着我一个人了?

    他已经不敢再回头观看,因为他能听到,身后马蹄声越来越近。

    李旻趴在马上,不停抽打胯下战马。那匹马也是如同疯了一样,撒腿狂奔……只是,面对爪电飞黄,它的速度显然是慢了。两匹马越来越近,越来越近。李旻甚至能够听到身后那匹马,传来的呼吸声。就在他慌乱的时候,突然间感到腰间佩带一紧。

    丁辰追到他身后,猛然在马上长身而起,轻舒猿臂,便抓住了李旻的腰带。

    “你给我过来吧!”

    他大吼一声,伴随着李旻一声凄惨的叫声,李旻胯下马飞奔离去,消失在夜幕中。

    “等等我!”

    李旻被丁辰拎在半空中,看着远去的战马,大声喊叫。

    而此时,丁辰已经坐回马上,抬手把李旻横置在身前,右手招魂矟的矟杆,便狠狠砸在了李旻的头上。这一杆子,打得李旻头破血流,一下子便昏迷过去,再无动静。

    青绶得手!

    丁辰的心情,顿时变得愉悦起来。

    他并不急于杀死李旻,因为他还想要把当日李旻施加在曹操身上的羞辱,还给他。

    没错,他是和曹操分道扬镳了!

    但这并不代表,他不想替曹操出那口恶气。

    已经过去六年了,丁辰仍记得,那日李旻嚣张跋扈的模样,以及曹操在离开颍川之后,双手握拳,咬牙切齿的状态。我可以欺负阿兄,我可以羞辱阿兄,但别人不行!

    这就是丁辰最为简单的想法……

    +++++++++++++++++++++++++++++++++++++++++

    颍川军大营,已经变成了火海。

    四散奔逃的颍川兵,或是死于乱战之中,或是变成了俘虏。

    剩下逃出生天的士兵,不足两千人。

    荥阳一战,丁辰可谓是大获全胜!

    捉到了李旻之后,丁辰已心满意足,更无心继续杀戮。

    没错,在他看来,战况变成了眼前的模样,就是杀戮,已经没有丝毫的意义。

    他与庞德汇合之后,便撤出了战斗。庞德也很开心,因为今天一战,他杀得很痛快。

    差不多一个多时辰后,战斗终于结束。

    凉州军开始汇合,打扫战场。

    李肃兴致勃勃的来到丁辰面前,在马上拱手笑道:“子阳妙计,果然高明!

    今夜一战,势必令我士气大振……嘿嘿,待天亮后叛军抵达,看到如此景象,不知道会是怎样的表情。

    丁辰听罢,也不禁笑了。

    “想必那江东猛虎,一定会非常生气吧。”

    他环视战场,对李肃道:“颍川太守李旻已经被我抓到,我要回城好好审问一番,而后送他前往洛阳,交由丞相发落。这边的战事,也差不多结束了,就请李君安排,尽快撤回城中。我担心,那叛军会突然到来,那时候可就真的要有麻烦了。”

    对此,李肃自然不会反驳。

    他也知道,接下来的战斗,还要依靠丁辰良多。

    “如此,我们便回城!”

    李肃心中,同样非常高兴。

    这一战下来,相信他在凉州军中的地位,一定可以再次得到提升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