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龟甲师 > 第五十五章 欲擒故纵
    路小遗是个聪明人,他知道自己那点人生阅历在龟灵面前根本不算什么,自己 迟早要被龟灵用游戏的方式玩死,所以他选择了鱼死网破的战术。

    龟灵的软肋是要用游戏的方式完成重建神族的使命,这一点已经毫无疑问。抓 住问题的核心后,路小遗的绝地反击得手了。

    然而结果却是,路小遗最终还是要用游戏的方式来解决生存问题,这便是他最 大的悲哀了。

    “衰”字骰子的威力到底有多大,路小遗很快就知道了。

    从法阵现场到三门镇,不过十里地。这一路上路小遗出了 33次状况,每一次的情 况都有所不同。踩到狗屎都算是走运的,最惨的一次,从草地里钻出了一条毒蛇, 路小遗及时躲开了,还没等他庆幸,脚上便传来了一阵剧痛一踩捕兽夹子上了。

    哀叹着动手掰开捕兽夹子的时候,路小遗又一次发出了悲鸣,这双鹿皮靴是孙 馆缉送的,被捕兽夹子弄出了一排洞不说,脚上还多了好多“齿痕”。

    对于“肉体上的痛苦不重要,重要的是心灵上的创伤”这句话,路小遗理解得 还不算非常深刻,而另外一个叫苏长风的倒霉蛋,才叫真正深切地领悟了心灵创伤 的含义。

    掉进水里之后,苏长风被小河中的激流裹挟而下,很快他就发现前方有一道几 十米高的瀑布,眼看就要狠狠地砸在深潭内生死莫测了,千钧一发之际,他靠前方 的一棵树得救了。然而,很快他又感觉到了剧烈的疼痛——他的手臂狠狠地撞在树 干上,折了!

    他还不是最惨的,更惨的还在后面。苏九天在元婴遭到重创之后又撞上山体,差 点一条小命没了不说,飞剑在撞山之后还激发了天灵门的护山大阵,导致飞剑被毁!

    城门失火,殃及池鱼。这事情还没完呢,只是路小遗不知道罢了。

    之前路小遗实在是太倒霉了,而在他走出去一里地发现自己没再出事之后,他 才惊讶地向龟灵问道:“我居然不倒霉了?”

    躲回藏魂珠的龟灵懒洋洋地回答道:“废话,二级龟甲术,倒霉20分钟。” 路小遗不满地道:“你怎么不早说?不然我只要待在原地,就不会毁了我的鞋 子。”

    龟灵冷笑:“你待在原地,我担心你会更惨。”路小遗疑惑地问道:“何出此 言?”

    “法阵毁了,道具法杖也毁了,但是那些极阴之魂还在。这个法阵有点阴毒, 你留在原地还不知道会有啥更倒霉的事情发生。”

    路小遗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20分钟的倒霉时间结束后,路小遗才算是能够正 常地走路了。此时他一边走在三门镇的街道上,一边与龟灵交流着,丝毫没有察觉 在路边一座建筑的二楼阳台上,有人正在看着他。

    “啪! ” 一颗果子砸在路小遗脑门上,让他陡然惊醒,随即以意念急道:“龟 灵,你又骗我!”

    龟灵叹息一声:“这次真没骗你。抬头,看左边。”路小遗抬头看去,见到了 两张略显激动的笑脸,竟然是齐子晴和齐子薇两个姑娘。

    “是你们啊! ”路小遗没有了生气的意思,毕竟是两个大美女嘛,他身为男人 包容一二很正常。

    两人齐齐在阳台上行了个礼:“见过先生!先生请稍等! ”说着两人便下来,开 门邀请路小遗上楼一叙。只是这对师姐妹的想法并不一样,齐子薇是惦记着他是金 主,伺候好了,日后便能把一年的供奉钱都交足了,不必再去抛头露面,影响修炼。

    齐子晴则是真心感激路小遗厚赐心法,故而下了就此追随的决心。至于天灵 门,外门弟子那么多,每年除了考核大会时会齐聚一堂,平时普通的外门弟子在做 些啥,谁又会去关心。

    “有缘再见先生,还请上楼一叙。”齐子晴激动地邀请道。路小遗本有心答应, 却听得意念中龟灵在叫嚣:“答应她,快答应她! ”不喜被人左右的毛病又犯了, 路小遗朝两人作揖谢绝道:“我还有事要办。事情若顺利,明日便在此相见吧。” 说完他便转身走了。师姐妹俩眼神中流露着不舍,一个想着金主走了,一个则 想着先生果非俗人能比。一般修士见到她们二人都会心生绮念,想着随便给点好处

    打发了。这等事情齐子晴虽没有亲身遭遇,但也听了满耳。

    “为什么不答应她们? ”龟灵在意念中狂叫,路小遗理都不理,继续往前走了 一段,等龟灵老实了不再问了之后,他这才用意念告知:“没文化,不知道‘欲擒 故纵’吗?”

    龟灵气急败坏地叫了起来:“你敢说我没文化?你知道有多少个常用汉字吗? 知道‘茴香豆’的‘茴’字有几种写法吗?”

    路小遗心里正暗自得意呢,难得有机会骂这个乌龟没文化。路小遗懂的成语还 真不多,知道的几个还都是从说书人那里听来的,现在也算是活学活用了。见龟灵 吃瘪,路小遗心中乐开了花。

    “哼,我读书少,但是我会活学活用,不像某些人,学得多又如何,只会读死 书,不能结合实际应用。”路小遗一句话,让刚才还在叫嚣的龟灵安静了,好半天才 冒出一句:“有道理!可惜,当我明白这个道理时已经太晚了。从今天开始,我要读 书给你听,从三千世界史开始读,就像讲故事一样。早先听玄武大神说过,眼前正在 发生的一切事情,都能从历史里找到。我是没这个本事了,现在就看你的了。”

    路小遗顿时成了苦瓜脸。那些史书艰涩难懂,让他每天听,还不如杀了他。

    “还是算了吧,我事情多得很,哪有时间听你读书。聚灵大陆其实一点都不复 杂,就是得遵循优胜劣汰的规则罢了。”路小遗一句话,直接把龟灵说成了哑巴。

    但紧接着,龟灵撇了撇嘴:“故作深沉!你对聚灵大陆存在偏见。不过没关 系,对世界的认知都是一点一点被矫正的。你激进,是因为你年纪还小。”

    路小遗叹息一声:“这话不是我说的,是小时候匠镇的一个说书老人讲的。说 起来那可真是个好人啊,可惜他读了很多书,最终却落了个病死他乡的结果,尸体 还是我给收的。我识字也是他教的,很多道理,也都是他告诉我的。”

    龟灵沉默好一会儿后,才叹道:“一个老疯子! ”路小遗沉吟片刻后说道: “我也是这么想的。不过,发明大龟甲术的人才是所有疯子中最疯的那个吧?”

    “神以下,皆蝼蚁! ”龟灵给了这么一个答案,路小遗沉默了,龟灵随即又补 充了一句,“等你练成了五级大龟甲术后,你也会成神!”

    路小遗道:“我觉得,在这个过程中,不等我成神,我就先把自己弄死了。” 能够连续摇出九次“愈”的路小遗,连着摇出三次“死”有啥稀奇的。

    “这就是成神的代价!”龟灵很肯定地表示。路小遗耸耸肩,很无奈地笑了。 前方就是齐家别院。站在通往别院的大路上,路小遗突然想起了一个问题:

    “这三门镇不是有防御法阵吗?为何上次在别院发动大龟甲术时没有摧毁法阵?”

    “谁告诉你大龟甲术能摧毁法阵的?只是能让法阵失效而已。九阴噬魂阵阴气 太重,遭遇了堂堂正正的神术后自然会被破,苏九天遭反噬,完全是咎由自取。” “我知道了,你又骗了我一次!”路小遗的悲鸣直接被龟灵无视了。

    齐家别院平时看起来很安静,但一旦外人走近了,便会自然地引动警报系统。 路小遗一个人懒洋洋地走过来的时候,别院内已经收到了替报,值班的黑衣人纷纷 准备。待看清楚来人是路小遗时,一直跟在可心身边的黑衣女子脸上一喜:“快开 中门,我去请可心小姐!”

    路小遗走到门口的时候,别院大门边已跪了两行黑衣人。齐可心也在门口跪 着,身后还跟着四个跪着的女护卫。齐可心抬头大声道:“恭迎先生光临别院,多 谢先生赐我正本清源术,还我灵根,正我本源,清我俗气。”

    路小遗还是第一次听到“正本清源术”这个词,上次他随手就把玉简丢了过 去,根本不知道它叫啥。

    “些许宵小之术,固然能蒙蔽一时,但迟早会被揭破。也没打算要你谢我。那 九个女弟子呢?叫出来,我要带走。”路小遗没提要进门,而是用了要带上人就走 的语气,跪在地上的齐可心一听立刻急了,心想,这怎么办啊?她总归还是个小姑 娘,刚才只是做个样子,现在是真着急了,不禁频频回头。

    门后有人长叹一声,缓缓出现的果然是齐乔氏这个少妇,她上前便恭恭敬敬地 行了个礼:“先生何必跟一个小孩子一般见识?奴家闺名唤作欢儿,先生若有怨 气,冲欢儿来就是了,不要牵连可心。”

    齐可心没听明白,一脸懵懂,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想知道原因却不敢问。

    一般女人哪会把闺名告诉男人?齐乔氏说完之后,才缓缓抬头。她正值女人最 好的年龄,又生了一副祸国殃民的脸蛋,更别说她今天还精心地收拾过一番。只见 她一身白色长裙,眼波流转,看人的时候,一双眼睛仿佛带着钩子,能把男人的心 都钩过去。

    路小遗这个小菜鸟,世面见了不少,但还是头一回见到这种女人。上一次这个 女人还不服气,这次就吓跪了,想来是一门心思要傍上他,故而表现出来的态度, 比之上次,可谓云泥之别。

    一时间,路小遗直勾勾地盯着对面,看傻了。用这等风情来对付一个菜鸟,简 直就是杀鸡用牛刀。龟灵用意念传音道:“她对你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