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龟甲师 > 第四十九章 长大了
    小河自山谷中流出,路小遗沿着小河往里走,沿路竹林成海,风声如涛。

    前方出现一座木桥,走过去总算是找到了路,走起来便利多了。

    道路的尽头并不远,却笼罩在云雾之中,根本看不清里头有什么。

    路小遗稍稍迟疑,心生退意,咬咬牙还是继续沿着路往里走。

    刚刚走过这座木桥,眼前的景象骤变,刚才看到的还是一条蜿蜒的小路,现在却看见河边不远处有一座庭院。就算是再傻,路小遗知道这里有蹊跷。转头一看,桥已经不见了。

    “真是的!”路小遗嘟囔一声,决定等一下再往里走。但凡出点啥意外,就念口诀。看看是什么阵法,能不能扛得住大龟甲术。

    “来人止步!”一个声音突然传来。

    原来是面前站了一个侦查傀儡人,手里拿根木棍。出于本能,路小遗一巴掌扇过去,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晚了,傀儡人被扇的飞起,在地上滚了几下,散落了一对零部件。四方脑袋就像个复读机,不断地发出声音:“来人止步!”

    “我……”路小遗擦了擦头上被吓出来的冷汗,心想这下麻烦了。这地方好像是千机门的地盘,不像是白虎说的是什么散修洞府啊。难道说,自己被龟灵那个翻译给骗了?

    路小遗赶紧用意念传音:“乌龟人,你刚才是不是骗我?”

    龟灵道:“是啊,怎么了?”

    路小遗正要发飙呢,突然觉得脖子一凉,剑尖出现在他面前:“何方人士,擅闯我千机门要地?”

    声音来自身后,听着有点耳熟,路小遗还没举手呢,又听到有人在喊:“绾绾,放下剑,他是路小遗。”这次路小遗听出来了,是孟青青的声音。“唰”的一声,他感觉凉意离开了脖子。

    小腿有点软的路小遗回头一看,果然是孙绾绾。他拍着胸口,喘着一口大气,一屁股坐在地上:“吓死我了,你怎么在这儿?对了,刚才你那剑要是再近一寸,我就成死人了。”

    孙绾绾一脸惊喜,又带着点歉意,上前把他扶起来:“你怎么找到这儿来的?”

    “是啊,我怎么来这儿了呢?不对,你们又怎么在这儿?”路小遗差点说出自己的目的。

    “你这人怎么这样啊?是我先问你的,还有,你穿成这样,我差点都没认出来。”孙绾绾说完,转过头:“青青,你怎么认出他来的?”

    孟青青站在两人面前:“他啊,化成灰我都能认出来,更别说乔装打扮了。老实交代,你到这里来干啥的?”

    问题又回来了,路小遗既觉得惊喜,又觉得很伤脑筋,眼珠子乱转,想到了一个借口:“啊,是啊,那个,不是这里风景很好吗,所以……”

    “所以你就不自觉地就进来了?”孙绾绾真是单纯,居然给路小遗找到了答案。

    可惜,现在还有一个孟青青很不信任地打量着他,上下找了找,朝他一伸手:“你拍的影石呢,叫出来!”

    这下路小遗糊涂了,伸手打掉她的手:“我干啥要拍东西啊?”

    看见孟青青头发上还在往下掉水珠,衣服上也有点湿,路小遗的眼珠子都瞪圆了,盯着孙绾绾也是一顿猛看。

    “转过去,再看把你的眼珠子抠出来!”孟青青大怒,上前就是伸手揪他的耳朵。

    路小遗“唰”的一下转身:“看不见,看不见!我瞎了!”双手乱摸,装盲人!

    “混蛋,你的手往哪儿摸?你故意的吧?”孟青青又是一顿臭骂。

    “哎呀!你怎么咬人啊!”路小遗正神游呢,一声惊呼,原来,他的手被孟青青拉到嘴边就是一口。

    孙绾绾在一边笑得不行了,这对兄妹在一起,真情流露,既有趣又令人羡慕。

    在千机门里,孙绾绾几乎感受不到什么人情味,无论是同门还是长辈。当然,除了孟青青。她是唯一能与孙绾绾相处得很好的人。都说修真者要绝情一点才好,但是孙绾绾一点都不喜欢无情的感觉。

    “下次再乱看,我打死你!”孟青青面如红霞,转身往里走。路小遗这才发现,原来这小妞现在长大了,还挺好看的。

    这一闹腾,进山谷的事情就被他岔开了。

    孙绾绾招呼一声:“走吧,别发呆了,进去再说。”两人并肩往里走,转过一个弯之后,面前豁然开朗。竹林之后有一间茅庐,孟青青已然不见,看样子已经进去了。

    孙绾绾一边走一边低声解释:“这里是千机门的一个小灵脉,平时是外门弟子轮流修炼的地方。上个月我们俩表现得不错,总管格外开恩,让我们来这里修炼。说起来,还要感谢你给我们制作的傀儡。回去后,就算我们炼制的水平不高,也炼制出了品质不低的器具。”

    路小遗觉得奇怪:“等一下,修真者炼出来的东西,不都是法器吗?”

    孙绾绾好看的眉毛微微一扬,忍不住满脸笑意:“胡说,法器哪是那么好炼制的。一般来说,我们炼制出来的东西只能算器具。法器都是一些能起大作用的宝贝,不过你是凡人,不理解很正常。”

    这时,孟青青出来了,这一次她换了平时穿的衣服。孙绾绾低头笑了笑:“我去换衣服!”这一低头一笑,妩媚娇羞,风姿绰约,路小遗直接看傻眼了。

    孟青青看着他直勾勾的眼神还有脸上的表情,有点看不下去了,抬脚一踹:“口水擦掉!”路小遗没提防挨了一下,身子一晃没站稳,直接扑在地上。

    孟青青见状忍不住也笑了,这个哥哥,怎么说他才好呢,你说他是个好色的混蛋吧,也没见他跟哪个女的不清不楚。说他是正经人吧,在匠镇的时候,“艺术创作”闹得天怒人怨。

    “起来吧!”孟青青伸手去拉他的手。没想到路小遗又抬头,盯着她看。

    “瞎看什么?”青青反应过来,立刻转身。

    “不理你了!”孟青青心头撞鹿,脸上一阵一阵地发烫。小时候还好一点,长大之后,这个不太着调的哥哥印在她心底,让她时时牵挂,片刻不忘。这种感觉很奇妙,思念到极致,心会疼。

    路小遗也觉得不合适,坐起来挠挠头转移话题:“那个,你们这里戒备不严啊。我一个凡人都能进来,要是进来的是修真者,你们就麻烦了。”

    这下孟青青好了一些,转头说话:“谁说不是呢!前几天闯进来一只白虎,真是好凶残。这山谷里有好些侦查傀儡都被它拍碎了,养的一些猎犬都被它吃了个干净。门主正好有事来此,放出法器天罗地网要生擒它,却被他跑掉了。”

    路小遗忍不住用意念传音:“乌龟人,你知道她们在这儿?”

    龟灵用意念回答:“不知道啊,我就是想让你多历练一下、如果你有危险,自己会念口诀。”

    路小遗无言以对。他明白了,龟灵的意思是不玩死他不罢休。

    路小遗的眼睛又直了,孟青青这一次误会了,以为他还在乱看。她心里又气又羞,忍不住伸手去揪他的耳朵:“又乱看!”

    “疼疼疼!”路小遗立刻狂叫,断了跟龟灵的联系,赶紧求饶。

    正好孙绾绾出来,看见这一幕,忍不住掩嘴一笑:“你们啊,兄妹感情好得令人羡慕。”

    “谁跟他好了,美不死他!”孟青青还矫情,孙绾绾也没去揭穿。

    “说来巧了,刚才在河里沐浴的时候,我还说最近嘴馋了,想吃点好的。正好,小遗来了,一起做吃的吧。”孙绾绾提了个建议,孟青青附和道:“没问题,他掌勺,我们打下手。”

    茅庐里没有厨房,路小遗看一圈就傻眼了,瞪着孟青青:“你让我掌勺?灶台呢?”

    孟青青指着他的戒指:“你敢说你没带家什?先去搭个灶台,我和绾绾去找些吃的回来。”

    “好吧,你赢了。”和孟青青比嘴上功夫,路小遗那是怎么斗怎么输。这妹妹根本没道理可讲,小时候挺乖巧的,不知道从哪天开始变的,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灶台其实很好解决,就在茅庐边上的小溪边,找两块石头垒起来就是了。没柴火,这个也好办,林子里多的是。等路小遗忙得差不多了。孟青青和孙绾绾也回来了,两人抬着一只獐子。

    “这么大一只獐子,谁打的?放血了吗?”路小遗随口一问。

    孙绾绾不解地问:“为啥要放血?”路小遗过来看看,这獐子还没死呢,只是被打晕了而已,

    “不放血肉不好吃,你们放下,我来处理吧。青青,去找点野菜,掰点笋子回来。”路小遗仿佛回到了过去在匠镇的时候,他每次从外面弄点好肉回来,就是这么使唤孟青青的,

    孟青青听呆了,恍若回到了从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