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龟甲师 > 第三十章 小心眼
    “从酒品看人品”这句话被冯熊颠覆了,因为他喝酒太凶猛了。别人是一口一口地喝,他是一碗一碗地喝。修真者酒量都不错,但冯熊这家伙简直就是个酒缸。两坛子百花酿下去了,他的脸色一点都没变,就是话多了一些。

    “今日之耻,日后必报。”脸色铁青的冯熊咬牙切齿地说道。

    路小遗看上去就轻松多了,不紧不慢的用小杯抿着,他还摸出一袋元气石,往桌子上一丢:“我和我兄弟说两句话,各位行个方便。”接着,他身边的是女都散了。

    他很努力地想了好几分钟,试图找到让冯熊这个家伙在追女生的斗争中反败为胜的办法,结果他很悲伤的发现,冯熊与苏长风相比,在赢得姑娘欢心领域毫无胜算。

    好吧,既然在这方面没有机会赢,那就换个角度来出一口恶气,比如,让对方出大丑!

    冯熊又打开了一坛子酒,不要钱的酒喝起来就是爽啊!

    尽管心里在暗暗揶揄,但路小遗仍挂着满脸微笑:“大熊啊,不是我说你。既然齐子晴看不上你,你又何必为了一棵树放弃整个森林呢?刚才那四个美女,只要你看上哪个,做哥哥的一准让她们对你另眼相看。”

    冯熊使劲地摇摇头:“不要,我就要齐子晴!”

    这家伙没救了!路小遗只好使出最后一招:“那个苏长风,想不想看他出个丑?”

    一句话说得冯熊没有神采的双眼亮了起来,瞪得像牛眼珠子:“哥哥有法子?这可是在正门镇啊,可不能动武。”

    路小遗一脸淡然:“不动武,跟他玩个游戏而已!”

    这个游戏怎么玩呢?,冯熊十分好奇!

    只见路小遗招招手:“附耳过来!”冯熊探头过来,路小遗说了一句话,冯熊立刻掏出两个瓷瓶放在桌上:“这叫三刻迷魂散,服用之后,不出半个时辰就会睡着。这是消魂蚀骨散,用处嘛,嘿嘿嘿……现在便宜了那个小子。”

    这话一说,路小遗在心里惊呼:“这家伙也不是个好鸟,居然准备下药。亏我还拿他当好人呢,看来修真界找不到几个好人!”

    一抬手,路小遗把那两瓶宝贝装起来,迅速起身道:“你接着喝,我去打探一二。”

    冯熊也不客气,端起碗继续灌。路小遗出来见四个妹子还在门口等着,便用手抓了几把元气石,挨个往妹子的口袋里塞:“几位再辛苦一会儿,进去陪好我兄弟。”

    路小遗往外走到大堂出口,掌柜的见了立刻迎上前来,路小遗笑嘻嘻地道:“掌柜的,想不想再挣点钱?”

    掌柜的一听这话,立刻笑得眉眼分不开了:“大爷,您有事只管吩咐。”

    路小遗附耳一顿交代,掏出袋子,倒出50枚元气石。掌柜的大袖子一盖,抬手时元气石已不见,他正色道:“小店做的是正经生意,客户至上,客官大人放心,交代的事情必定办妥。”

    说完,他做了个往里走的手势。路小遗疑惑地看着他,但见他笑着道:“他们都在后面,一共六个人,包了一个别院,叫了酒水,正在喝酒作乐呢。”

    “刚才让你去打听的时候,你为啥不说?”路小遗一点都没有生气,反而很好奇地间了一句。

    掌柜的赔笑道:”适才大爷让我打听,我也没说不打听啊。要不,这就领您去?”

    路小遗服气了,本以为自己已经够厚颜无耻了,没想到在这方面,今天遇到了一个又一个高手,先有做好下药准备的冯熊,后有明明知道情况却偏偏不说的掌柜。

    先收钱,再说话,根本不放过任何一个获得元气石的机会啊。

    毫无疑问,接下来要他办事,还得给钱。钱不是问题,问题是,他的信誉很让人担心。

    路小遗可不是心胸宽广的人,此刻他觉得自己被这掌柜的忽悠了,就得想办法报复一下了。

    他眼珠子一转,计上心来:“前面带路!”掌柜的笑得很开心,带着他往后院走。后院有三个和他刚才喝酒的地方类似的院子,看来这里的消费很高,不是什么人都能消费得起的。他打开中间院子的门后,这才发现三个院子是连在一起的,中间这个院子两边的院墙就是两边院子的边墙。

    打开正门两人就进去了。关上门,掌柜的笑容相当有问题,只见他蹑手蹑脚地往卧室里走,然后搬来一把椅子,靠墙放着,对着路小遗做了请的手势。路小遗踩到椅子上,居然能看到墙对面!哇,好精彩!

    路小遗是内行啊,一眼就发现这堵墙有问题。这是一块单向水晶,外面看起来像一块砖头,从这边能看见那边,从那边却看不到这边。

    天灵门的的五个女弟子都在,苏长风这个家伙真是好福气!给他递酒的就是那个齐子薇。冯熊死活要喜欢的那个齐子晴还好一点,端坐在对面看戏,路小遗严重怀疑,这女人也不是什么好货色。

    其他几个女弟子似乎对这一幕已经很习惯了,在一边笑嘻嘻地看着,也没人提出异议。反倒是有个妹子说道:“长风师兄,上次你告诉人家的心法,好像不全啊。”

    苏长风笑嘻嘻地回答:“不是不全,是只有一半,另一半在我这儿呢。只要婉如师妹愿意,我包你半年内突破炼气七级,迈入炼气高阶阶段。没准再辛苦七八年,就能尝试筑基了。”

    毫无疑问,他这是在用简单且粗暴的方式戏弄妹子,但那个婉如一点都没生气,反而笑了。路小遗见了不由得暗暗不爽,非常之不爽。

    别人有修真妹子免费陪着喝酒,自己还得花钱才能看见妹子的笑脸,这让路小遗心理严重失衡啊!尤其是在镇子外面的时候,五个美女一个都没留下来,而是全都选择跟着昊天门的那个师兄走了,这根本就是一个帅哥最大的耻辱啊。

    路小遗心情不好的时候总想发泄一番。看了一会儿之后,他突然看了掌柜的一眼。这老东西,此刻正跃跃欲试呢!好嘛,难怪这里有这么一个机关,看来是为满足他自己的特殊癖好准备的。

    路小遗找到了报复的办法,招招手压低声音道:“很精彩!”

    “真的?”掌柜的一脸激动,路小遗很肯定地点点头,掌柜的立刻又搬了一把椅子来,站到上面探头往里看。

    路小遗俏俏下来了:“我去方便,你接着看。“掌柜的已经顾不上路小遗了,等着看好戏。

    路小遗出来之后,从戒指里摸出纸笔,飞快地写了一行字,捏成一团。他跑到隔壁院子使劲地拍了一下门。

    里头的苏长风等人听到动静,都停下手里的事情,齐子晴立刻站起来说:“我出去看看。”结果她走到门口,看见院子墙外有东西丢进来,下意识地看过去,发现是个纸团!

    她捡起来打开一看,上面有一行字:店里的人在隔壁偷窥。

    齐子晴心里一颤,这地界是由三个门派共同维持秩序的,这家店也是天灵门的产业。天灵门门下弟子私下跟别的门派弟子来往,别人看不到就算了,但是如果被人偷看了再四下传播的话,那就是丑闻了。名门正派,对外的形象得是干干净净的。

    齐子晴飞快地回去,走到苏长风身边,附耳低语。苏长风一愣,随后朝着墙边使了个眼色。齐子晴心领神会,叫上另外一个妹子出了院子。

    掌柜的还不知道自己要倒霉了,正看得起劲呢!齐子晴和另外一个妹子来到隔壁,那边为了吸引他的注意力,显得越发奔放,掌柜的丝毫没发现不对劲的地方,就突然被人一脚踹在屁股上,牙齿直接跟墙面亲密接触了一下。

    路小遗已经来到了堂前,趁人不注意,直接摸到厨房门口,此时,听到后院有人在喊“救命”。厨子们听得出是掌柜的声音,纷纷冲出来,路小遗赶紧躲在一边,等他们都往后院跑去,他立刻去厨房找酒缸。结果发现两个大缸放在一起,一个是酒缸,一个是水缸。

    路小遗得意地笑了,这家酒楼果然是往酒里掺水了。既然如此,那就好办多了。酒缸有泥封,不好做手脚,他就直接往水缸里倒了一瓶三刻迷魂散,然后便往后院跑去。

    一群天灵门的女弟子正揪着掌柜的胡子在那儿狠揍。

    “你个臭流氓,我让你偷看,我让你偷看……”

    场面很精彩,路小遗都不忍看,最终还是忍着笑,一本正经地上前大喝一声:“住手!你们怎么能打人呢?有什么事情不能商量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