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龟甲师 > 第二十章 “死”字现
    正房的门打开,灯光照了出来,一台轮椅缓缓出现,轮椅上的人路小遗没见过,但是一看那家伙就不是什么好人,更精糕的是,苏家三口都被绑得结结实实的,嘴巴也被堵上了,被人押着出来了。

    小苏苏一验惊恐,被一个大汉提着,脸上全是眼泪,一看就是被吓坏了,苏家夫妻还好一点,苏十三眼神里全是抱歉,苏大搜则一直在挣扎,眼睛盯着女儿。

    路小遗面色惨然,懊悔不已。自己还是嫩了点,或者说太蠢了。一个外来者凭什么能把一群老奸巨猾的地头蛇玩弄于股掌之中。就在刚才,看似一切顺利的逃亡路,其实一直都在人家的视线范围内。自以为万无一失的计划,现在看来就是一个笑话。

    眼前这个坐在轮椅上的人其实早就看穿了一切,不过是顺水推舟而已。

    “你明白了就好!”苏文烈笑眯眯地看着路小遗那张俊验,他最想做的就是一拳打烂这张连女人都嫉护的验,但现在还不是时候。

    路小遗的脸色渐渐恢复了正常,输了就是输了,蠢就是蠢,谁还能不犯错呢?就算一败涂地,也要把该做的事情做完,绝对不能连累无辜。

    “我知道你想要什么,我可以给你,但是有一个条件,放了这一家人。”路小遗说完也不着急,搬了一把椅子坐下,跷起二郎腿,显得极为淡定。

    “呵可,都这时候了,你还在故弄玄虚?交出神器,留你全尸。”刘昭上前一步,极为不屑地讥讽一句。

    路小遗不动声色地看着他,嘴角微微往上翘,笑了!

    神器?好,好,好!太好了!真是太妙了。本以为没底牌了,现在有人把底牌送来了。

    路小遗似乎看见了什么很好笑的事情,众目睽睽之下,他竟笑出声来了。

    “你笑什么?”苏文烈眉头一皱,他看得很清楚,就在刚才,路小遗的笑容是发自内心的。他心里传来一阵强烈的不安,不明白这是为什么。

    “没什么,难道你们没想过一件事?”说到这儿,路小遗停顿了一下,看着苏文烈,一个字一个字地说道,“我、可,以、毁、掉、神、器。”

    如同惊雷在耳边炸响,苏文烈陡然色变。没错,路小遗还有底牌,难怪刚才自己会产生不安的感觉。

    路小遗观察到了苏文烈的表情变化,心里越发笃定。自己都搞不清楚那个龟甲的来历,这些人怎么会搞得懂?想到这里,路小遗越发安心了。只要苏家人安全了,他就安心了。就算死,也能瞑目。

    “小子,看来你没搞清楚一个事实,你没有资格讨价还价。”刘昭没想到自己的一句话给了路小遗提示,依旧在以胜利者的姿态跟路小遗说话,但是苏文烈不这么想。道理很简单,他清楚路小遗的想法:鱼死网破,狗急跳墙,我好不了,你也别想好。这世界上不缺亡命之徒徒。

    看得出来眼前这小子不是在说假话,逼急了他真的会玩命!就冲他能搞出那么大的动静来,苏文烈就不敢小看他。

    “刘昭,放人!”苏文烈不紧不慢地开口道,刘昭听了先是一愣,随即肃然道:“是!”

    “等一下!”路小遗一抬手,淡淡地道,“我怎么知道你们说话算不算数,发血誓。”

    三千世界的血誓,那真不是闹着玩的。尤其是“天打雷劈”这种誓言,是会成真的。

    “好说,但是你也该发血誓吧?别我发誓之后,你毁掉神器。”苏文烈可不好骗,笑眯眯地反问一句。胜券在握的时候,他依旧如此小心,谁让他面前这个家伙这么难对付呢。

    “好,我先来!”路小遗的计谋得逞了,他本就没神器,以神器发誓,根本就是空言。他大声说道:“我发誓,只要苏家三口安然无恙,我绝不毁掉神器,否则,天打雷劈!永世不得超生!”

    这誓言听着有点怪怪的,但是苏文烈再小心也不会想到,路小遗根本就没有什么神器。一个人再谨慎,在他最得意的时候,还是会有思维盲区的。

    “好,我也发誓,我以及属下,绝对不会伤害苏十三一家三口,否则,天打雷劈!“苏文烈很干脆地发誓,完了抬手示意,苏家三口被松开了。

    路小遗站起,做了个请的手势:“走吧,去你那儿,我不想死在这儿。对了,记得给我准备一张豪华的大床。”

    苏文烈点点头:“没问题!只要你交出神器,什么都可以依你!”

    一辆马车停在门口,苏文烈抬手说道:“上车吧,我可不想满城皆知。”

    路小遗毫不犹豫地钻上马车,苏文烈则上了另外一辆马车。这时候被放开的苏家三口泪流满面。小苏苏叫了一声:“大哥哥!”随即被母亲伸手捂住嘴巴,苏大嫂自己也是泪流不止。最后关头,是路小遗保住了他们一家三口的性命。

    面对这一切,苏家三口毫无办法。在这个世界上,普通人的力量非常有限,他们一家人唯一能做的,就是冲着路小遗的背影,使劲地磕头。

    这是一个血腥之夜,引发这一切的人是路小遗,利用这一切的人是苏文烈。

    路小遗不得不承认,自己输了,输得很惨。但是他不后悔,他脑子里还在想着,怎么利用这最后的机会翻盘。可惜,这一路上他绞尽脑汁,也没有找到合适的办法。

    马车把他们拉到了苏文烈的住处,这里灯火通明。

    刘昭冷笑着看过来时,路小遗用恶毒的眼神盯着他,然后回头对苏文烈笑了笑:“神器我可以给你,但是口诀我不能告诉你。”

    “你说什么?”不等刘昭说话,苏文烈已经失声大喊道,他瞬间明白,原来之前的不安是源自这里。

    “想要口诀也不是不行,我要你帮我教训他!”说着,路小遗指向了刘昭,这一下刘昭的脸色变得苍白,浑身微微发抖。苏文烈的脸缓缓涨红,他死死地盯着路小遗不说话。

    “神器可以治愈一切伤病。”路小遗又补了一句,这一下苏文烈心动了。他最大的遗憾就是修真失败了,他一直在想什么时候自己才可以重新修真。在这个目标面前,没有什么是不可以被牺牲的。

    “刘昭,你妻儿老小,我会帮你照顾好的。”苏文烈说了这么一句话后,刘昭面色惨白地缓缓举起手中的剑,架在脖子上,眼睛一闭心一横,当场死了。

    苏文烈的其他属下呆呆地看着这一靠,都低下头。

    太残忍了!

    “好了、你可以把神器拿出来了。”苏文烈的眼睛已经红了,手上青筋绽露。

    紧紧地抓着轮椅的扶手,呼吸也变得急促。

    此时,路小遗内心极为矛盾,他在想,要不要治好这个恶毒的家伙。如果治了这家伙,他立刻就得死,甚至会连累苏家三口。他想着自己死就死了,千万不要连累无辜。

    “一言道出通神路!”路小遗最终做出了选择,念了这么一句谁都觉得奇怪的口诀。

    “啊”的一声响起,以路小遗为中心,他周围五米范围内,所有人都做着同一个姿势——立正,抬头,行注目礼。坐在轮椅上的苏文烈也不受控制地站了起来,就像已经好了一样。

    这时候苏文烈的内心是崩溃的,心想,这是怎么回事?怎么会这样?天空中出现了闪着金光的龟甲,那是什么东西?难道那就是神器?九颗骰子在龟甲内高速能转,谁都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就算是路小遗,也不过认为这只是一种治疗术。

    “啪喀”一声,一颗骰子掉了下来,悬停在半空,但这一次不是“愈”字,而是一个大大的“死”字。

    怎么回事?路小遗傻了,怎么不是“愈”字?怎么变成了“死”字?难道说。

    不是每次都会掉出“愈”字?路小遗的脑子彻底乱了,事情出现了变化。

    金光慢慢散去的一瞬间,令人惊悚的事情发生了。路小遗感觉到自己的左臂正在慢慢地变硬,低头一看,左臂正在一点一点地变成石头。

    更可怕的事情还在后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