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龟甲师 > 第十八章 清场
    回到家的王老虎觉得浑身都很舒服.身上的病痛都消失了

    王老虎躺在床上,心里一点都不感激路小遗.他在盘算着一件事情.那就是怎么从路小遗的手里夺走神器。没错,他就是这么想的.路小遗手里一定有治愈疾病的神器.否则.刚才发生的事情根本无法解释

    王老虎很快有了结论.这一次他恐怕不能吃独食了.所以他起身出门,奔着陈八尺的家去了.半个时辰后.王老虎从陈八尺家里出来了.脸上带着“憨厚”的笑容

    仅仅过了10分钟.苏文烈就得到了最新消息,王老虎和陈八尺结盟了。

    苏文烈只是冷笑.轻轻地拍了一吓轮椅的扶手,向面前的刘昭问道: “神器?

    不是神术?”

    刘昭不是很肯定地回答道:“神器的可能性更大”

    路小遗藏在客栈的独门院子内对外界发生的事情一无所知。但是他从来没有

    低估过这个城市的老大们,他们的无耻没有底线。所以,不难预见一场好戏即将上演。

    “可惜了,没法中若一场好戏!” 路小遗暗自叹息,然后从床上爬了起来,迎接属于他的又一个清晨。

    “路爷早”侍女阿巧进来了。

    “早!对了,有件事情我想问一问.这里的东家是哪个?”路小遗递给他一枚元气石。

    收了元气石后,阿巧赶忙回答道:“回路爷的话.客栈的东家住在西边的院子里,姓苏。”很有分寸的答案。路小遗这枚元气石花的有点冤。

    “打水梳洗吧!”路小遗没有在追问,吩咐道。

    半个时辰后,阿巧站在刘昭面前。

    “他什么都没说? ”刘昭挥挥手,阿巧带来的消息令他极为失望,心想,路,小遗这家伙太谨值了

    如果不是为了客伐的声誉,刘昭有10000种法子让那小子交代清楚。

    再次面对苏文烈的时候,刘昭很肯定的回答: “应该是神奇,确认无疑了。”

    神奇也好,神术也罢,仅此一例。至少苏文烈是第一次见到,他也很想将之据为己有,但是他清楚,在这个八方城内,有太多的眼睛正盯着八方客栈。

    “有把握令其就范吗?”苏文烈露出希翼的眼神

    刘昭却摇摇头:“没有,一分把握都没有。苏家夫妇不过是他之前的房东,现在他会不会再回去,尚未可知。”

    苏文烈笑了笑:“他迟早要回去的,叮着苏家夫妇就够了。必要的时候,可以请苏家三口到我这儿来做客嘛。”

    没有不透风的墙,路小遗并不知道,他的退路已经被人发现了,更不知道,刘昭离开西边的院子后,便回到客栈前院进了地下室,浑身伤痕,就剩下一口气的刘黑七正躺在地下室的地上,刘昭上前踢他一脚,刘黑七蠕动着身子。

    刘昭蹲在刘黑七面前,不紧不慢的问:“还不肯说吗?”

    刘黑七艰难的笑了笑,脑子里浮现出路小遗那张贴着膏药的脸,还有那一句淡淡的吩咐:“一起吃!”刘黑七是没有节操和底线的地痞无赖,整个八方城内只要是有点身家的人,都不会拿他当人看,但是那天.路小遗让他同桌吃饭了。虽然菜很一般,酒水也很一般,但那是他第一次与比自己身份高贵的人在同一张桌子上吃饭。

    “呸!”刘黑七使出最后一点力气,吐出一口带血的痰,闭上眼睛,没有要说话的意思。

    “唉”刘昭缓缓起身,吩咐身边的属下,“别让他死了。”

    第二天,路小遗又接待了一个病人,一个患了不治之症、处在垂死边缘的病人,家属把那个人抬进来的时候,放下一个袋子,然后也不说话,转身就出门去等侯。

    路小遗蹲在病人的跟前,闻到了一股(中间省略大概十三个字,实在是看不清了),穿着破衣蓝山,一看就知道是个一年没洗澡的乞丐(666,这主角闻闻味都知道多久没洗澡)。他很疑惑,谁这么好心,花这么一大笔钱来给这个人看病?

    路小遗笑了,这样的病人都出现了,这说明大新闻发挥了巨大的作用。

    对于某些人来说,就算别人告诉他事实,他也要亲自验证一下才肯相信。此刻坐在八方客栈马路的东方新,就是一个典型代表。这个世界上不缺自作聪明的人,他就是其中之一。

    陈八尺亲自登门拜访,说了自己的经历,他不信。王老虎亲自登门拜访,说了事情的经过,他还是不信。但是他又担心自己被讹诈一笔,所以弄了这么一个路边垂死的丐让人抬进去。

    不久后,原来怎么看都已垂死的乞丐出来了,全身上下还是破衣烂衫,但是他已经痊愈了,这一点可以从他的步伐中看出来。

    东方新目瞪口呆地站了起来,心想,真的有神器啊, 王老虎和陈八尺没有骗他。

    东方新犹豫地看着八方客栈的大门,但神器的诱惑实在是太大了,他咬咬牙,转身离开。

    半个时辰后,陈八尺、王老虎,东方新坐在一个茶楼的包厢里,三人到底商量了些什么,没人知道,只知道他们进去后,过了整整一个时辰才出来。

    路小遗住进东方客栈的第五天,三大门派办事处的管事集体登门拜访苏文烈,但是他们只见到了刘昭,苏文烈借口身体不适,没有见他们

    这三位也不生气,见到刘昭其实就达到目的了。

    “三位爷,八方客栈没有往外撵客人的习惯。”刘昭面带微笑,拒绝了他们的要求。

    这个结果,三人早有预料,所以也不生气,面无表情地告辞出来。

    这一天,通过王宇的介绍,城里的一位富商来到了路小遗的小院门口。

    “路爷,您需要的玉木,这位顾老板能凑齐全。”王宇站在路小遗面前,显得极为恭敬。他身后自然有所属门派的支持,但是比不得四大门派,所以,就算知道有神器,他也只能看看,没有多想。

    路小遗看着这个胖乎乎的顾老板,他背后是哪位牛鬼蛇神,路小遗不想知道,只要知道又有人一头扎进来就够了

    提供了足够的玉木后,顾老板身上多年的毛病痊愈了。他笑眯眯的告辞,这是路小遗治疗的第八个病人。

    路小遗住进客栈的第六天,王字又带来了一个病人,这是第九个病人,他凑齐了路小遗所需的玄铁。第七天,东方新、 王老虎、陈八尺一起出现在马路对面,就在路边摆了一张桌子,三人不紧不慢地在马路对面喝茶。

    路小遗同样不紧不慢地躺到白玉床上,阿娇就站在他对面,回答他提出问题。

    “最近城里有什么新鲜事? 路小遗问道。

    阿娇一边眉开眼笑地往口袋里装元气石,一边回答道: “回路爷的话,今天一大早,三大门派办事处的管事都坐在马路对面喝茶呢,这算得上一件新鲜事吗?”

    又一枚元气石投来,阿娇继续说道:“昨天夜里,贩卖玉木的顾老板和倒腾玄铁的马老板带着家人,连夜回老家去探亲了。这算得上新闻吗?”

    又一枚元气石飞来,阿娇接着说道:“今儿个一早,这八方城里多了十几具尸体, 都是最近在马路对面探头探脑的游魂野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