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龟甲师 > 第十二章 寻找住处
    破败的小巷子里很安静,就算是白天,也没什么人。傀儡犬是千机门的拳头产 品,大户人家都会买几条回去看家护院。

    刘黑七等三人自然看不出来路小遗的傀儡犬是山寨货。他们只觉得,一个游方 郎中能一次放出两条傀儡犬,十有八九是独行大盗一类的狠人。

    “英雄,饶命啊。小人上有八十老母,下有三岁小儿嗷嗷待哺,逼不得已才做 了这等买卖。您大人有大量,放了我吧。”刘黑七果断地跪了下来,心里很想掐死 自己。一个游方郎中,哪能穿得起一双用鹿皮制作的鞋子,自己怎么没想到这一 点,居然还动了歪念头。

    看着跪地求饶的三人,路小遗可没有放松警惕,反倒越发小心起来。这帮市井 无赖,毫无节操底线,行事最是狠毒,他们到底做了多少丧尽天良的事,只有老天 爷才知道,对他们发任何善心都是多余的。

    收拾这种人,路小遗的经验极为丰富。

    “呸!就你们这些人,小爷怎么可能就这么放你们走?今天落在我手里,算你 们倒霉……”对付这种人最好的办法就是让他们害怕,最好是达到听到你的名字就 吓得不得了的程度。

    半个时辰之后,三个大汉光溜溜地走出小巷子。

    大街上很快就出现了不明真相的围观群众,一通指指点点,看热闹。他们都在 疑惑,这么缺德的招数,也不知道是哪个杀千刀的家伙想到的。

    按照路小遗的要求,刘黑七三人沿着街道走了不到百米,拐过一个弯,躲在一 个角落里,找到了他们的衣服,穿好之后在无数围观群众的耻笑声中落荒而逃。

    刘黑七又回到了那条小巷子里,他不敢不回来。路爷能想出这么变态的办法对

    付他们,这心得恶毒成什么样啊。他得罪了这样的人,以后指不定还会遭遇什么折 磨人的事情。

    “今天的事情,但凡泄露出去半个字,你全家都得倒霉! ”巷子口的树荫下, 路小遗坐在竹椅子上,不紧不慢地说着,语气阴森凶残。

    “小的可以对天发誓,只要泄露半个字,天打雷劈。”刘黑七赶紧发誓,刚才 的遭遇,打死他都不愿意再来一次了。

    “你知道就好,天黑之前,给我找一个住处,就在城区边上,要安静的地方, 还不能太差。”说着话,路小遗丢过去一个小布袋,“拿去,这是跑腿钱,事情办 不好,你知道的。”

    “是是! ”刘黑七捡起地上的布袋,掂量了几下,知道是五枚元气石。

    刘黑七走后,路小遗还有点心疼,一张隐身符花得虽然不算太冤枉,但那玩意 儿太贵了。这次出门,他把积攒的各种傀儡都带出来了,对付这些小混混自然不是 问题,但真的对上本地的土豪恶霸一类的,估计这点家底根本就掀不起任何浪花。

    他自然不愿意惹是生非,也知道自己刚才的做法是不对的,可是是别人先想欺 负他的,不得已之下,他才出此下策,不然,恐怕他很难脱身。

    黄昏时分,刘黑七回来了,这家伙彻底被路小遗收服了,办事效率非常之高。

    房子就在附近,路小遗跟着走过去。这一带都是贫民区,找个安静的小院子难 度非常大。所以呢,一个月一枚元气石的房租,路小遗也能接受。他没有着急去看 房子,而是让刘黑七领着他到四周看看,先熟悉地形,这样哪怕出了事情也好躲好 跑。

    四周是一片低矮的建筑,地形很复杂。

    住在这种地方,不容易引起大家伙儿的注意,安全性比较高。当然了,这里只 是退路。要在这里挣到足够的钱,买到足够的材料和高品质的墨玉,首先得把“神 医”的名头打出来。

    聚灵大陆等级森严,凡人有个病啊灾的,修真门派是不会管的。如果有人运气 好,能够找到仙人医治,那是另外一回事。绝大多数情况下,就算你很有钱,也只 能在某个门派的办事处买到丹药保着命,而且丹药还特别贵,想痊愈是不能指望这 些丹药的。

    总而言之,修真门派对凡人就是这么不负责。

    房东是一对年轻夫妻,带着一个七八岁的小女孩。按照刘黑七的说法,这对夫

    妻本来日子过得不错,男的在镖局做趟子手,女的在家做点针线活,房子是长辈留 下的。以两人的收入他们本不需要^•外招租,但是半年前,男的走了一趟镖,路上 遇见了劫匪,一番打斗后男的受了重伤。镖局出钱买了丹药保着命,但是内伤太重 了,在床上躺个一两年是必然的。

    这样一来,日子就难过了,他们把房子对外招租,还想租客是知根知底的人, 难度可想而知。

    刘黑七的家就在这附近,跟这一户人家的男人是一起长大的,算是知根知底, 这家人才愿意把房子租给路小遗。

    路小遗到的时候,院子门口有一个少妇,牵着个孩子在等路小遗。看见刘黑七 后,她上前打招呼,一番介绍,请路小遗进去看看房子。

    不是说房东想租就能租的,还得路小遗满意才行。

    院子不大,里面有三间房。正房是夫妻俩带着孩子住,东边是厨房、柴房一 体,西边是客房,对外出租的就是这个房间。路小遗进去看了看,地方不大,一张 火炕就占了一半的地方。墙面是土坯,开着一个小小的窗户,寻常人家用不起明 瓦,贴的是窗户纸。

    屋子里有点阴暗,路小遗打量的时候,门口的少妇有点紧张,生怕他不租这屋 子。她家里已经快断粮了,就指望着这个钱呢。

    “这位大嫂,我是个郎中,这里呢,也就是晚上回来睡个觉。地方不错,我看 上了,这是两个月的房钱。到底住多久,暂时不好说。”路小遗递过去两枚元气 石,这种先给钱的房客,让这个少妇放心了不少。她接过房租,微微点头:“那就 依着郎中先生的意思。”

    路小遗这就算住下了,他把自带的被褥拿出来铺上的时候,刘黑七更添三分畏 惧。修真门派确实有不少残次品的法器,通过办事处对外出售,但这也不是一般人 能买得起的。路小遗这家伙,连着亮出好几样法器,这就有点吓人了。

    “路爷,时候不早了,您还没吃呢,要不小的去给您置办一些送来?”刘黑七 觉得这是个高人,得赶紧傍上。

    对这种市井无赖,就不能给他好脸色,路小遗摆着一张“棺材脸”,不动声色 地点点头。刘黑七退着出去,擦了擦冷汗。

    院子里有棵槐树,树下有石桌和凳子,路小遗坐下,歪歪嘴,心想,这手艺太 差了。

    他从包里拿出茶壶、茶杯,自斟自饮,四下看看,天色还早,但门口的路上已 经没什么人了。

    “苏大嫂,这地方平时也这么安静吗?”路小遗看见手拿笤帚的房东,主动搭

    话。

    女房东放下笤帚,微微躬身行礼:“路爷,这地界天黑了不太平,隔三岔五就 有人闹事。本地人都知道,所以早早地就关门闭户。”

    这时,从苏大嫂身后闪出一个小人儿来,抱着母亲的腿,小心地看着路小遗。

    这孩子长得挺可爱,路小遗心里喜欢,手上多了一包糖,塞给孩子道:“小姑 娘,哥哥请你吃糖。”

    哥哥?苏大嫂有点吃惊地看看路小遗的胡子。

    路小遗知道自己说漏了嘴,赶紧揭开胡子,又贴回去:“这世道不太平,没法 子。”

    居家过日子的女人好忽悠,她点点头:“路爷放心,我知道的,不会对外人 说。

    表面上看起来,路小遗绝对是个憨厚老实的家伙,他的长相很有欺骗性,很容 易博得好感。

    这家伙就算戴着墨镜,贴着胡子,照样很帅。苏大嫂都不敢多看他的脸,说话 的时候躲着他的目光。

    路小遗感觉到了苏大嫂躲闪的目光,摸着下巴自言自语道:“不行,还是太帅 了一点。”说着,他从包里摸出一块膏药,往脸上一贴。这一下让小姑娘咯咯乱 笑,嘴里的糖差点掉出来。苏大嫂也忍俊不禁,“扑哧”一笑。

    刘黑七拎着食盒回来,看见这一幕也想笑,但是他一想到今天路小遗对付他的 法子,就不敢笑了。

    别人不知道这位爷的心狠手辣,他知道啊,而且还不敢对外人说。

    刘黑七把食盒里的食物拿出来,摆在石桌上,他买的是烧鹅、红烧肉、清炒白 菜、红烧茄子,两荤两素,最后是一碗三鲜汤,还有一盆米饭,十几个包子。刘黑 七做事还是很牢靠的,他忘记问路小遗主食要吃啥了,干脆两样都买了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