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龟甲师 > 第四章 收费广告
    夜晚,匠镇的街灯亮了,这是千机门给匠镇数千工匠少的可怜的福利之一:夜灵盏。

    私人想接入夜灵盏就得交一笔高昂的费用,此外,每个月还要交一笔费用,多数工匠是不会花这个钱的,毒寡妇开的碧玉楼是个例外。

    因此进入夜晚后,碧玉楼的夜灵盏便发出光芒。

    使碧玉楼成了匠镇最醒目的建筑。妖娆的毒寡妇站在堂前嘱咐手下的人:“不想明天成为别人偷拍的目标,就给我打开侦察傀儡。”

    一个女子笑嘻嘻地道:“被他拍了是好事,可以免费扬名啊。“你懂什么,防火防盗防小遗。你等着瞧,明天他准会登门。”

    天刚黑,打更的老汉走街串巷,沙哑的噪音四处回荡:“今夜戌时,连播两场节目,精彩不容错过。”

    听到广告的毒寡妇一脸阴沉,低声诅咒道:“臭小子,老娘低估了你的无耻。”一个又一个光棍急匆匆地走出家门,奔向码头边上的仓库。这里是独眼龙的地盘。

    独眼龙也是匠镇十害之一,他兼职做路小遗的合作伙伴,说白了,就是路小遗将拍来的东西处理之后,给独眼龙收费播放。匠镇绝大多数男人都去不起碧玉楼,无法近距离看自己心目中的女神,但是10枚灵石他们还是花得起的。

    对他们来说,花10枚灵石就能看见心仪许久的女神,还是很值得的。千机门有这么一条门规,那就是,不得传播有大面积裸露画面的影石内容,所以,这里播放的影石节目都是删节版的,露个肩膀露个大腿就已经是极限了。

    即便如此,每到夜晚,依旧场场爆满。这就是匠镇十害之首最招人恨的地方,路小遗把尺度把握得很好,绝对不过线。路小遗则躺在床上,躲在被子里,一遍又一遍地欣赏心目中女神的风采。可惜,影石拍到的画面时间太短了,怎么都看不够。

    林薄刚想爬上床,就被路小遗一脚踹下去:“睡你的地板。”林薄知道路小遗这是在因白天的事惩罚他,他抱着被子,坐在地板上,靠在床边自言自语道:“很小的时候,父亲就希望我能成为一个修士,为此家里……”

    路小遗猛地坐起来,满脸戾气:“再啰嗦就把你丢出去,你这点破事,小爷不关心。”林薄捏紧了拳头,又慢慢松开,低着头,默默地忍耐着。屋子里恢复了平静。

    此后,一夜无话。清晨时分,路小遗居然睡懒觉了。青青觉得不可思议,于是找上门来,端开破门,看见躺在床上四仰八叉的路小遗,还有蜷缩在床脚的林薄。“下流!”青青联想到了不好的东西,羞得啐了一口,转身就喊,“妈,小姨是流氓!”喊声惊醒了路小遗,

    他第一反应是身上凉飕飕的,紧接着,他发出惊天动地的鬼叫声:“啊!”林薄被吓醒了,坐起来的时候脑门撞到了床板上,他也叫了一声。梅金云急急忙忙地跑来,了解了情况后,

    她伸手拧了一下闺女的腰:“臭丫头,谁让你乱进男人的房间的?也不怕长针眼!”出门的时候路小遗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一直在嘀咕“贞洁没了”。跟在路小遗身后的林薄更惨,昨晚他没睡好,这会儿顶着熊猫眼和脑门上的包,连走路都有点晃。“蠢货,打起精神来!”

    路小遗给了林薄一脚。林薄吃痛,这才清醒了一点。看见碧玉楼的招牌,林薄怯怯地道:“小爷,这地方不是好人该来的。”看见碧玉楼,路小遗仿佛看见了无数的元气石在向自己招手,瞬间满血复活。

    “废话,你昨晚做梦都在念叨遴选,当小爷不知道你的心思吗?好人做到底,小爷不得想法子成全你啊。好了,打起精神来,让毒寡妇看看你的精神面貌。”林薄听明白了,顿时精神一振,昂首挺胸,就跟打了鸡血似的。路小遗迈过碧玉楼的门槛。早晨起来打扫卫生的男杂役看见他进来,

    赶紧赔着笑脸道:“路小爷,您真是稀客。不过,您这也太早了点啊。”爷要见你们老板娘!”路小遗嬉皮笑脸的,看上去很放松。“喷喷,老板娘啊?”杂役的语气中带着鄙夷。

    路小遗很想踹他一脚:“少废话,去通报吧,就说有笔大买卖。”杂役做了个数钱的手势,路小遗很不甘心地丢过去一个小袋子。杂役看了一眼,嫌弃地歪歪嘴:“才50枚灵石,您也太小气了。”“不要拉倒,爷就不信晚上来见不着毒宴妇。”

    路小遗伸手要夺回小袋子,杂役已经飞快地收好:“苍蝇再小也是肉,你等着,不过我不敢保证老板娘一定会见你。”早晨的碧玉楼堂前极为安静,空气中充斥着还没散去的脂粉气味。林薄是个地地道道的土包子,对这里走华丽路线的装潢很是好奇,

    四处张望着。“哎哟!”林薄挨了一脚,还有一句低声的骂:“看什么看?丢不丢人?”楼上扶拦边站着一脸慵懒的毒寡妇,她身上还穿着睡衣,打着哈欠道:“小子,大清早的扰人清梦,不怕遭天劫吗?”

    “老板娘,我是来谈生意的,双赢的买卖。”路小遗得仰着头看她,脖子一阵酸。“哦?你小子倒是花样百出,来我房间谈吧。”毒寡妇露出猫戏老鼠的笑容。

    路小遗叹息一声:“老板娘,你的房间小爷是不会去的,要不你下来谈,要不我现在就去翠红院。”听到“翠红院”三个字,毒寡妇的表情微微一怔,嘴角的笑意更浓了,她走下楼来。

    林薄直直地盯着毒寡妇看,连眼珠子都不会转了。路小遗看了他一眼,觉得很丢人,随后路小遗捂着脸,扭头道:“滚出去!”林薄灰溜溜地出门,而后靠在门口,竖起耳朵听里面的谈判,毕竟这关系到他的未来。

    只听毒寡妇气急败坏地道:“什么?500枚元气石?你怎么不去抢?”路小遗淡定地道:“新型无缝拼接影石技术绝对值这个价钱,我不会让步的。”毒寡妇道:“那上个月你偷拍的账怎么算?”路小遗:“翠红院四大美女主动让爷拍,爷考虑到你我之间的交情才没去。”毒寡妇用力一拍桌子,大声道:“那你去啊!”

    路小遗道:“你以为我不敢去啊?”林薄偷看了一眼,担心两人会谈崩。此时两人像斗鸡似的,互不相让。路小遗身高吃亏,站椅子上了。毒寡妇道:“你站那么高也不怕摔下来。”路小遗道:“别打岔,爷不怕。400枚元气石,这是最大折扣了。”

    ………一番口水仗打得十分激烈,两人不亦乐乎,但最终都妥协了。两人达成了一年的合作价格300元气石,碧玉楼一次性付款,买断码头的广告位。走出碧玉楼后,路小遗没好气地冲林薄骂道:“都赖你,要不是你念鬼经,爷也不会降价出售广告位啊。

    爷警告你,别高兴得太早,接下来要在20天内完成广告牌的制作,不然你就算跪在地上求我,我也不会帮你。”骂得正爽的路小遗感觉没听到身后的脚步声,他回头一看,只见林薄正呆呆地站着。路小遗大步上前,盯着林薄:“你怎么还哭上了?跟个娘们似的!”

    路小遗在面驾骂咧咧,林薄则跟在后面不停地抹眼泪。……夜晚,坐在屋预的路小遗正在发呆,这时,青青凑了过来,坐在他身边,抱着膝盖:“为什么?”两人交间太熟悉了,路小遗知道青青问的什么,

    他摇摇头:“不知道!只是突然想起了奶妈,想知道她从路边把我捡回来时,心里是怎么想的。”青青略带无奈地笑了笑:“匠镇没爹妈的孩子多了,怎么不见你去帮一下?”

    “小遗笑着道:“缘分吧!也没有谁一直在跟我念叨,他要参加遴选啊。”青背站起来:“你个老好人!”说着,她的眼泪止不住了,脑子里浮现出当初她们母女二人四处求告无门的一幕。那个时候,她已经做好准备,再借不到钱,就把自己卖进翠红院。

    路小遗依旧坐着不动,他没有说实话,他帮林薄的真正原因是第一眼看见林薄时,那小子眼神里的那股狠劲触动了他。后来就算被吊着打,那小子也在咬牙坚持,他觉得,自己和林薄是同类。

    “小姨,你就是个浑蛋!”趴在梯子上的青青突然停止哭泣,喊了一嗓子。路小遗扭头一笑,看了青青一眼,青青毫不示弱地回视。路小遗咧嘴一笑:“其实我看见了,你新买的裙子很不错,头上的新发夹也很好看,但是我要告诉你,真正好看的——是你!”

    “扑通”一声,青青从梯子上掉了下去,砸在木地板上,她顾不上喊疼,“哧溜”一下爬起来,冲进自己的屋子,关上门,靠在门上,呼吸惫促,面如桃花。路小遗记忆中的青青,更多的还是跟在自己后面喊哥哥的赤脚女孩,短短几年的时间,青青长大了,到了最美好的豆蔻年华,但青青并不知道,在路小遗的心中,

    她是一个需要呵护的妹妹,仅此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