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笔趣阁 > 都市推演者 > 第三百九十七章:超凡

第三百九十七章:超凡

  “叶凌天?”

  渡边平藏声音郎朗而传,在场的窦家众人,皆是面面相觑,觉得不可思议。

  叶凌天,自川省走出的少年武尊,声名鹊起,先是败唐门二当家,后又斩潘怀渊,现在更是受萧玉皇邀战,这般履历,已经足够惊艳,更让他们震撼。

  可现如今,近乎无敌的东瀛剑圣渡边平藏东来华夏,竟也是为了找他?

  饶是萧玉皇,这一刻都是表情微动,大为好奇。

  “你千里迢迢东渡而来,竟然是为了找叶凌天?”

  渡边平藏点头回道:“不错!”

  “叶凌天以不到二十之龄踏足武尊境界,这样的天分才情,便是叶云龙也比之不上,如此天才,我当然也想见一见!”

  “况且我的弟子在川省卢城被人所杀,我所赠的阎魔二代也被断成数截,极有可能是叶凌天所为,光凭这点,我也要找他问个明白!”

  听得渡边平藏的回答,窦万归和几位窦家高层,都是内心悚然。

  无论是萧玉皇还是渡边平藏,他们都是当今天下一等一的顶尖高手,武尊之中最为顶尖的存在,寻常人,若是得罪其一,那便已经是灭顶之灾,而叶凌天,竟然跟两人都有过节?

  萧玉皇笑而不语本以为叶辰伤了陈师行,让陈师行找他前往报仇便已经足够狂傲,谁曾想,叶辰的梁子已经结到了东瀛去!

  他仰望星空,缓缓道:“不论是否叶凌天杀了你的弟子,但这个仇,我想你都没有机会报了!”

  渡边平藏凝视萧玉皇许久,蔚然轻叹。

  “的确是可惜了!”

  “以你如今的修为境界,明天过后,世上将再无叶凌天!”

  渡边平藏何等人物,在十多年前,便已经尽窥剑道,在武尊之中立于巅峰,难觅敌手,只是少了些许时间将他所学所悟沉淀汇总。

  而在他败给叶云龙之后,回返东瀛,这十多年光阴中他每日三省,全身心投入在剑道之中,修为比之十多年前不知强了多少。

  他刚到此处,便已经感应到萧玉皇那如渊如海的力量,如今的萧玉皇,早已超脱了武尊境界,迈入了一个全新的层次个,便是他都不敢言胜,更遑论年轻的叶辰?

  萧玉皇不置可否,这一战,他本就是有着必胜把握。

  他纵横华夏数十载,位列“四绝”之一,又岂是浪得虚名?

  在他的手中,不知道曾经有多少天骄陨落,但最终屹立不倒的还是他玉皇大帝。

  “我们回去吧,现在这飞羽山顶,已经没有我们留下来的意义了!”

  窦万归目光幽幽,终究是转过身去,带着窦家众人下山。

  这山巅上的两大绝世高手,谈武论道,点评天下英雄,又哪里还有他们说话的余地?

  “家主,明天一战,我们还要来吗?”

  其中一位长老低声问道。

  窦万归仰头看天,叹息一声:“明天来与不来,结果都没有太多不同,此战一经传出,战果便已经注定!”

  “难不成你们认为,叶凌天能够胜过萧玉皇吗?”

  众人闻言,皆是缄默。

  连渡边平藏都断言,叶凌天必败,他们又怎么会不信?

  山谷边缘,川左英龙宛如聆听长辈教导的后辈,面容虔诚,他虽然也踏足武尊,却只是刚刚迈入罢了,而这两位,早晋入武尊二十年之久,他们的一言一句,都将令他受益匪浅。

  “萧玉皇,以你现今的修为,已半只脚迈入了‘那个境界’的门槛,只需要一个契机,便可以寻求突破,实在令人羡慕!”

  渡边平藏苍老的面容上现出一抹感慨之色。

  萧玉皇面上古井无波,淡淡道:“你何尝不是也走到了这一步?”

  渡边平藏不置可否,忽而问道“此刻我最想知道的,还是叶云龙的境界,毕竟,他是唯一一个胜过你我的人!”

  萧玉皇双目射出奇光,那是对于强劲对手的欣赏。

  “叶云龙确实是武学奇才,无师自通,如果光论天赋,除开新晋崛起的叶凌天外,无人能及得上他,当年我败于他手,也的确是心服口服!”

  “他也最有可能在你我之前踏足‘那个境界’!”

  萧玉皇和渡边平藏同时沉默,他们都想起了曾与叶云龙对决的场景,那也是他们第一次品尝到失败的滋味。

  “可惜了,本来还有一个前途无可限量的叶凌天横空出世,但明天过后,华夏又少了一位绝顶天才!”

  渡边平藏忽而摇头叹息。

  萧玉皇点了点头:“叶凌天终究是锋芒太露了,如果他能够隐忍十年,未来的他,几乎无人可制!”

  “但世事没有如果,我已经与他邀战,明天,我会倾尽全力,将他扼杀与摇篮之中!”

  萧玉皇眼神睥睨,王霸之气尽显,他虽在七星山隐世十余载不出,但仍旧是那个“半生无敌”的玉皇大帝。

  渡边平藏眼眸波动,到了他们这个境界,什么道义感情,都已经淡泊如水,他们所求的不过是掌控生死的力量,无论是任何人,都不会让得他们有丝毫留手。

  明天一战,萧玉皇绝对会狠下辣手!

  就在萧玉皇话音落下的瞬间,一道破风声突然从远处传来,这破风声并不是武者移动疼痛时带起的风流,而像是强风席卷所带来的风暴,呼啸传荡,声震天穹。

  渡边平藏和萧玉皇眼眸同时一凝,看向了山谷北面,只见旋风散去,一道修长挺拔的身影正立在悬崖边缘,年轻爽朗的声音也随之传来。

  “萧玉皇,听你的口气,你有必胜的把握了?”

  声音落下,那道声音忽而坠下万丈深渊,但却是在空中不借外力,骤然回升,横跨十多丈距离,落在了一条石柱上!

  浓雾吹散,现出一个俊朗无双的少年,他眼神深邃,平视萧玉皇。

  “嗯?”

  川左英龙目光收缩,少年飘然而来,以他的修为,竟没有丝毫察觉。

  而萧玉皇和渡边平藏,却是目光一变再变,宛如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一般。

  萧玉皇沉吟了数秒,终于是欣然发声,带着三分感慨,三分惊讶。

  “好一个少年武尊!”

  “叶凌天,我们终于见面了!”

  少年正是叶辰,他跟顾梦瑶几人吃饭结束,便当即从市中心赶来,这是一种莫名的感应,只有绝顶高手之间才会有的感应,叶辰知道,萧玉皇肯定也会在这里,而萧玉皇,也是第一眼便认出了他!

  感受到萧玉皇那远超潘怀渊数倍的力量,叶辰眼中闪动着兴奋的光芒,这是他自艺成以来,所遇到过最强的一位,不愧位列“四绝”之一。

  渡边平藏打量着叶辰,一言不发,但川左英龙却早已经是骇然欲绝。

  明日才是元旦之期,而叶辰和萧玉皇却都已到场,这场震动华夏的决战,难道要提前在今夜展开?

  飞羽山顶云雾缭绕,奇绝险峻,而三位当今天下一等一的大高手,却是尽数在场,分属不同方位。

  渡边平藏目光微抬,在叶辰身上来回扫视,每看一眼,他的表情便惊讶一分。

  修武这一途,天分才情当然是重中之重,但想要在武道上有所建树,至少也要到而立之年,便是曾经的最强天赋拥有者叶云龙,也是三十五岁方才入武尊,轰传天下。

  而叶辰,光从样貌上看,绝对不出二十岁,可是面对他们两位当世武者之中的泰山北斗,却是目光平静,宛如一汪清泉,令人不禁叹服。

  不论叶辰武道修为如何,但光凭这份心性,便已经胜过千万人。

  叶辰凝立石柱之上,气息凝实,直看向萧玉皇。

  “前不久,有一个所谓的云黔潘家武尊被我所败,在我看来,武尊之间强弱之别巨大,而你萧玉皇,位列‘四绝’之一,一直都是我所期待的对手!”

  “今晚我登上这飞羽山顶,就是想见你一面,看看你是否会辜负我的期待,现在看来,你的确当得上这‘半生无敌’的称号!”

  他的语气中并没有半点面对强者时的凝重,反而是跃跃欲试,萧玉皇一直位居华夏武尊排名前列,根本不是潘怀渊那样的武尊中期高手可以比拟。

  萧玉皇全身上下,都充斥着极端狂暴的力量,每一寸肌肉,都蕴藏着爆炸性的劲道,肉身与内劲完美融合,不差纤毫,他之前在花间谷所斩杀的潘怀渊,跟萧玉皇相比,简直就是土鸡瓦狗,蝼蚁都不如,十个潘怀渊,也及不上一个萧玉皇。

  这就是他自出道以来,遇上的最强者!

  “叶凌天,见到你,我不得不感慨我华夏地大物博,更是人杰地灵,二十年前,叶云龙强势从群雄之中崭露头角,而现如今,你又横空出世!”

  “在我见到你之前,曾替我那个不成器的徒儿疗伤,发觉你在他体内留下了一道极为强悍的内劲,隐于丹田,我用了三股劲力,方才将其驱散!”

  “那时我便知道,你的修为已达到武尊的巅峰境界,是以向你发出战帖!”

  “虽然你已经有资格让我邀战,但平心而论,此前我并不认为你有跟我对等的实力,但今日一见,我才知道我大错特错!”

  萧玉皇说到此处,忽而双手作揖,对叶辰九十度躬身。

  川左英龙宛如被巨锤击中,眸光颤动不止。

  萧玉皇乃是华夏武道界擎天巨柱般的存在,是华夏当即最强的武修者之一,他代表了一个时代,代表了一段传说,但现如今,他却是对叶辰这个后起之秀九十度鞠躬,这表明他在向叶辰致歉,也承认了叶辰跟他平起平坐的天下宗师身份。

  他如今三十有五,但也不过是刚刚踏足武尊,在东瀛武道界初露峥嵘罢了,距离渡边平藏和萧玉皇这种武尊之中的传说级存在,还差了好几个档次。

  但叶辰年纪轻轻,如何会达到萧玉皇他们这般可怕的境界?

  若是再给叶辰十年,这华夏境内,又或是地球之上,还有谁配当叶辰的对手?

  他已经不敢再想下去。

  萧玉皇躬身致歉,叶辰却只是淡淡一笑,他与萧玉皇这一战在武道界传开,近乎九成的武者都认为他不够资格与萧玉皇交手,又岂止是萧玉皇看轻他?

  “叶凌天,老夫渡边平藏,见到你,是我这次东渡华夏最大的惊喜!”

  渡边平藏忽而开口,他双目灼灼,绽放出无边剑芒,眼中现出欢畅的神采。

  自叶辰到来,他的注意力一直落在叶辰身上,如果说萧玉皇是一台无懈可击的战斗机器,那叶辰便好像天上的云彩,飘渺不定,捉摸不透,根本测不透深浅。

  两人对于力量的表现形式不同,但却是都代表了一种极致!

  “哦?”

  叶辰淡淡偏头,看向了这位行将就木的老者,嘴角勾起一抹饶有兴致的笑容。

  这个枯瘦的老者,虽然貌不惊人,但叶辰能够感觉到他浑身上下都充斥着一股缥缈无比的剑气,头顶宛如悬挂着一柄横贯长空的无形巨剑,而他本人,更像是隐藏在鞘中的绝世神兵,一旦离鞘,便会直上九天,摧灭一切!

  几乎不用思考,他便已经脱口喊出。

  “原来是东瀛剑圣,渡边平藏!”

  渡边平藏虽然十多年未曾履足华夏,但当年关于他的传说实在太多了一些,叶辰虽然对江湖中的事情不感兴趣,但也曾听闻过这位东瀛的无上剑手。

  他没想到的是,这飞羽山顶,不只有萧玉皇,还能够遇到十多年隐居东瀛的渡边平藏!

  “想不到叶凌天也听闻过老夫大名,实在是我的荣幸!”

  渡边平藏抚掌轻笑,忽而眼神一凝,透彻无尽锐气。

  “有件事,我倒是想请教你,我曾有一徒儿,在两月之前到华夏川省走动,但却销声匿迹,随身的佩刀阎魔被人打着成数段,在川省卢城被找到,不知道这件事是否与你有关?”

  叶辰闻言,微微思索,突然想起了他救下纪若嫣时,曾斩杀了一位东瀛剑客,他倒是没想到,那会是渡边平藏的徒弟。

  但他叶辰向来一人做事一人当,何惧之有,当即点了点头。

  “两月之前,我的确在卢城杀过一位东瀛剑客,想来应该是你的徒弟没错!”

  “他到华夏大肆猎杀我华夏的年轻武者,我杀他,不过是为那些死于他手的华夏武者,你有任何不满,尽管来找我!”

  “你想现此时此刻动手解决,我也毫无意见!”

  叶辰摊了摊手掌,想要问鼎巅峰,达到至极,便要无惧一切敌手,无论是萧玉皇还是渡边平藏,只要想跟他动手,他一个都不会拒绝。

  “果然是叶凌天做的,老师”

  川左英龙当即转头看向渡边平藏,却见渡边平藏双眸精芒暴涨,一道剑光忽而从头顶闪掠而出,将山顶浓雾劈开。

  但这一剑,却并非是对着叶辰而去,而是劈向了叶辰脚下石柱。

  渡边平藏一剑之威,岂是易于,他只是随手一剑,便相当于神兵利刃劈砍而过,别说是一颗石柱,就是金铁也能斩断。

  但剑芒正中石柱,却只是发出“噗”的一声轻响,而后化为光点消散,石柱毫发无损,叶辰身形也未动一分。

  渡边平藏双目中的杀意收敛,身上剑意散去,语气平静。

  “好一个叶凌天,明日是你与萧玉皇决战之期,你我的恩怨,暂放一边,若你明天一战之后能不死,我会再找你!”

  叶辰单手插兜,不置可否。

  山顶之上,一时间又再陷入了沉寂之中,过得许久,萧玉皇终于再度发声。

  “叶凌天,你此刻的修为,已足以跟我们这些老辈相提并论,那你就应该知道,在武尊之上,还有更强的境界存在!”

  叶辰闻言,瞳孔皱缩。

  “你说的,是‘超凡’?”

  你说的,是‘超凡’?”

  叶辰闻言,目光微抬,表情也是有所变换。

  他这些年走遍绝境险地,曾经遇到无数的生死之危,也偶然间得到了许多隐藏在秘地的宝藏古书,在其中,他自然是见过关于“超凡”这个境界的记载。

  世上也的确有超凡境高手存在,但这些人,无一例外都已存在于历史之中,至于真正的“超凡境”,叶辰从未见过,更是不知道“超凡”是何模样。

  看到叶辰的表情,萧玉皇面容平静。

  “对于超凡境,你似乎有所了解?”

  叶辰闻言,摇了摇头:“超凡境,我只是知晓,但至于何谓超凡,我知道的很少!”

  萧玉皇了然点头。

  “也是,你踏足武道界也不过就这几年时间,能够知道‘超凡境’就已经是令人惊讶了,不知道其真实面貌也属正常。”

  萧玉皇目光一顿,郑重道。

  “当今世上九成的武者,都认为武尊便是武道一途的尽头,其实武道又哪是这般简单便可以一窥全貌的?便是到了你我这般境界,也不敢说能够在世上称顶!”

  “武尊之上,尚且还有超凡境!”

  他眼中光芒跳跃,在这黑夜中也异常明亮。

  “所谓超凡,便是超越武尊,超脱凡人,脱离了世俗的桎梏,拥有凌驾众生、遨游天地的力量,便是武尊当面,也不过是蝼蚁罢了。”

  “当今世上的顶尖武尊,无论你有,又有哪一位不是为了达到这个境界?”

  渡边平藏双足踩地,眺望头顶夜空:“不错,自我知道武尊之上还有超凡境的那一刻起,我便立志竭尽此生,也要达到超凡!”

  “一旦真正踏入超凡,便拥有无与伦比的力量,掌控一切,甚至是一场战局的胜负也能够扭转,当年二战时期,便有着超凡境的影子,周旋于各大国之间,许多优秀战役,都是因为有超凡境暗中使力!”

  “相比起我们此刻的境界来说,超凡境才是我辈真正渴求的,一入超凡,无论是力量还是寿命都会倍增,那时才是我们真正在世上独领风骚的时刻!”

  川左英龙看着渡边平藏,而后又转向萧玉皇,失神许久,他就是迈入了武尊之境,也还是第一次听说超凡境的存在。

  他更加没想到,超凡境诱惑力如此之大,便是渡边平藏和萧玉皇这等级数的强者,也是为之努力数十载,视其为终极目标。

  以萧玉皇和渡边平藏此刻的修为,足以横扫八方,那比之武尊还要更加可怕无数倍的超凡境,那该是何等强悍?

  他忽而明白过来,为何萧玉皇和渡边平藏在武道一途一直都是勇攀高峰,领先旁人一大截,那是因为从一开始,他们对自己所定下的目标和眼光就比其余武者高出了无数个层次。

  萧玉皇和渡边平藏都对超凡境展露了无比的渴望,但叶辰,始终目光平静,似乎这个所谓的“超凡”,对他而言没有丝毫的诱惑力。

  他当年被叶云龙废除武脉,弃之荒野,之后靠一己之力,创出噬天九转这样的逆天功法,重修武道,那时他便已经察觉到武道一途无穷无尽,充满了奇幻和未知。

  区区武尊,又怎么可能是武道尽头?就是萧玉皇所说的超凡境,也未必是武道之巅峰!

  而他所要做的,就是不断攀登,向着更高峰进发,从不懈怠,至于什么超凡境,他根本不在乎半分。

  看到叶辰没有答话,萧玉皇目光凝噎,忽而转过头来,眼中杀意毕现。

  “叶凌天,此前我邀战你,是因为你伤我徒弟,出言挑衅,而看到你此刻的境界,这些世俗的仇怨,对我来说已然不再重要!”

  “你跟我都已经走到武尊的尽头,进无可进,只有想法破入‘超凡’,这一战,不再关乎个人恩怨,而是关乎‘超凡’!”

  “明天一战,我势必杀你!”

  他对叶辰没有任何仇恨怨念,有的,只有追求武道的一刻赤诚之心。

  “很好,我等着!”

  叶辰微微一笑,不置可否。他转身一步跨出,竟是凭空滑翔数十丈,已然回到了山谷之上,

  他身形很快隐没于雾气中,只有缭绕的话音在山谷中回荡。

  “明日一战,你我之间,只有一人能够走下飞羽山!”

  叶辰离去,渡边平藏双目陡然绽放无边精芒,对萧玉皇沉声道。

  “明天一战,无论你二人胜负如何,最后的胜者,都将会是我的对手!”

  他话音落下,身上剑芒闪动,已带着川左英龙向山下行去。

  “这一次出山,惊喜真是一个接一个啊!”

  萧玉皇慨叹出声,仰望星空,无铸内劲融入浓雾之中,似是在编织着什么东西。

  山路上,川左英龙心中满腹疑问,但渡边平藏闭口不言,他只能欲言又止。

  就在他实在按奈不住之时,渡边平藏终于是开口:“英龙君,你是否很好奇,之前我已经对叶凌天出剑,为何没有继续动手?”

  川左英龙愧然点头,眼中满是好奇。

  渡边平藏淡笑摇头,负手前行道“”

  “英龙君,以你现在的修为,还无法揣度我们的真实想法!”

  “我方才对叶凌天出剑,不过只是为了试探他的修为深浅罢了!”

  “我一剑,分金锻铁也只不过是等闲而已,但却连叶凌天脚下的石柱都损不了丝毫,叶凌天的境界,已经跟我达到同等层次,是一个值得我期待的好对手!”

  “我此刻距离超凡境,仅有一步之遥,但这一步,却是讲求一个‘缘’字,也许某天,我就突然跨出了这一步,也许我一辈子也无法迈进!”

  “而最为简单的方法,那就是找一个修为跟我同等的对手,激战一场,寻求契机突破!”

  “无论萧玉皇和叶凌天,都是我的上佳人选!”

  渡边平藏身上剑芒突然喷薄而出,将黑暗天穹都当空劈开,话音陡然凛冽。

  “他们两人已经定下战期,我所要做的,就是等待明天决战到来!”

  “明天一战之后,他们两人之间强弱必分,那个活下来的人,就是我最佳的对手,一定能够助我突破超凡!”

  “这一战,看似是叶凌天和萧玉皇的决战,但实则是我们三人之间争夺‘超凡境’名额的一战!只有最后活下来的人,才有资格问鼎超凡,踏足巅峰!”

  川左英龙倒吸一口凉气,浑身剧颤。

  他知道,明日一战,必将成为载入史册的传奇之战!

笔趣阁阅读网址:www.biquge6.com

看过《都市推演者》的书友还喜欢 笔趣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