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笔趣阁 > 在曹魏打工的日子 > 第二百七十六章接手军政

第二百七十六章接手军政

  夏侯绪的埋伏失败逗乐了黄忠和严颜,果然被严颜猜中了,两人哈哈大笑声传到了夏侯绪的耳朵里显得非常刺耳。

  夏侯绪尴尬的撤军了,而此刻的夏侯渊则是被夏侯霸护着前往了阳平关。

  夏侯渊的伤势好像有点重,还好铠甲厚,而且黄忠年纪大了,没砍的太深,砍破了好一层皮肉,但是却没有伤到内脏,血流不止,夏侯霸都急得不行。

  而夏侯渊此刻嘴唇发白,被夏侯霸临时包扎着腰,没伤到内脏又是一大幸事,但是没有个一个月的调理也好不起来。

  夏侯绪随后引军赶上,却没有埋伏到黄忠有些遗憾,也不知道哪里出了问题。

  而看着眼前有气无力,身负重伤的夏侯渊,夏侯绪则是强忍着泪水,而夏侯霸则是一个大男儿已经哭成了泪人。

  夏侯绪带着曹休看着夏侯渊,则是后悔自己怎么没早来一步?

  夏侯渊此刻还神智清醒,说出着话,“从现在起,我下令,西北军政最高长官,现在起为夏侯,夏侯绪,咳咳,尔等要,助着伯远,拖到魏王来。”

  说完夏侯渊闭着眼睛,似乎在休息,夏侯霸以为夏侯渊去了,嚎啕大哭起来,“父亲,父亲啊。”

  夏侯渊突然睁开眼,“你个混小子,老子我只是累了休息一下,闭嘴行吗?”

  夏侯霸连忙收声,不再哭闹。

  就这样,夏侯渊又被抬去了阳平关,而魏军现在在汉中的地盘只剩下了阳平关一个关隘。

  短短两三日,整个汉中就皆被拿下,夏侯渊现在内疚加自责,也内办法,现在全部都交给了夏侯绪,同时也让夏侯霸替自己写了一份表章递交给魏王。

  而夏侯绪现在可是忙的要死,说实话,之前是很期待大权的,现在却一点也不期待了,如果夏侯渊顶在上面,自己跟着混军功就行了,现在自己当起了大权,却感觉到了这个位置的难做。

  一方面要管理好后勤,当然不是亲自管理,而是视察好,一方面还是要管理和训练大军,说实话第一天下来,比夏侯绪做了三个月汉中太守还要麻烦,累倒是不累,就是特烦,军事和政事有着很大的不同。

  夏侯绪兼管了军政也不敢放松,就一直兢兢业业,想挨到曹操来,好解脱。

  夏侯绪一方面充足满足感,一方面却又充满担忧,刘备此刻的连胜让蜀军士气如虹,无可匹敌。

  夏侯绪则是担心无比,诸葛亮那近乎妖孽的智力,夏侯绪已经见识到了,以及马超,赵云,黄忠,张飞的勇猛也见识到了,对付这样一帮子的敌人,夏侯绪如何能不烦忧?

  夏侯绪第二天日上三竿才睡醒,而侍卫刚叫醒了夏侯绪,言及刘备军来犯,夏侯绪揉了揉眼,洗了一把脸,就披挂上马上了城墙。

  刘备的表情,一副傲然的样子,让夏侯绪恨不得下去劈他两刀,这货在夏侯绪眼里就是个混子,和自已一样,文不成,武不就的,但是有一双“慧眼”,能识得英雄。

  可是一看刘备身边的两个玉树临风的两位大将,马超和赵云,夏侯绪先怵一半。

  夏侯绪也开始了那亘古不变的规矩,战前喊话,夏侯绪怒着说道:“得饶人处且饶人,大耳贼,你知羞吗?”

  刘备一把年纪被一个年轻小子教育,有些挂不住面子,那耳朵都有些红彤彤的了。

  刘备可是仁义的代表啊,说话也是文绉绉的,“这天下,是大汉的天下,曹贼窃居国器,夏侯绪小贼,尚且有脸在这里大言不惭。”

  夏侯绪哼了一声,冷笑着对刘备说着:“这大汉是大汉的天下,但是与你何干?你说自己是中山靖王之后,你可真能胡说,想刘胜便有一百多子,现在早已无从考证,你说你是中山靖王之后。

  我就偏不信,先不说你是不是真的,哪怕是真的,都似你这般出来一闹,那么多汉室后裔一闹,这天下不大乱?

  而且你这考证完全是自己编的吧,你说你是中山靖王之后,我都怀疑你不信刘,你可能是原名是马备,或者赵备都有可能。

  那你说你是汉室后裔,便能从织席贩履中脱颖而出吗?不,你不是,所以你那颗肮脏的心,早晚会被消灭,你懂了吗?”

  其实夏侯绪就是一吹,是不是汉室后裔,夏侯绪哪里知道,反正能恶心刘备一下,是一下。

  夏侯绪在城上那副嘴脸,比之刘备更甚,刘备有些生气,因为夏侯绪说的实在是太难听了。

  自己的一路崛起,靠的也多少汉室后裔这个名头,现在被夏侯绪这么说,不禁大怒,这好人也会生气的对吧。

  尤其在夏侯绪叫自己马备,赵备那一段,改姓更为过分,而且自己的确是汉室后裔啊,天下人都知道,唯独你不信。

  夏侯绪则是看着刘备吃瘪的场景开心不已,但是却没有停止侮辱刘备,继续蔑视的笑着说,“好好,我当你那汉室后裔不是你捏造的行了吧。”

  什么叫当不是捏造的,刘备忍不住了,直接开口怒骂:“住口,你个曹贼的小爪牙,威逼天下,蔑视皇权,杀害忠良,难道就没有学过食君禄,思君事吗?

  尔不忠不义之徒尚且能做的此位置,更是可见曹贼的威逼之心。”

  刘备的话对于夏侯绪不痛不痒,但是夏侯绪的话却是句句暴击。

  夏侯绪继续说道:“哎,说到你这里我就要说一句了,我夏侯绪从未食过君禄,反而经常将自己家的产业余资送入宫中供天子用之,而不忠君更是从何谈起啊?难不成你能代表天子,还是你就是天子呢?由此看来,不忠者是你吧。

  你可以问问天子,看我忠不忠心啊,好过你这小人躲在西川,满口仁义道德,却做着称霸之事好的多了吧,正如我家魏王所言,没有我家魏王,这个天下不知几人称王,几人称帝,我看啊,你就刚好是其中一位。”

  夏侯绪冷笑一声,这一番话,说的刘备哑口无言,和我夏侯绪斗嘴皮子,你还嫩了些。

  :。:

看过《在曹魏打工的日子》的书友还喜欢 笔趣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