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笔趣阁 > 教练我想学综合格斗 > 第三章:奇怪的人总是很容易凑到一起

第三章:奇怪的人总是很容易凑到一起

  午时的太阳有些大,夏日的阳光总是略显炽热,站在已经被关上了的房门外,楚唯看了一眼楚言手中的行李箱。

  “只需要带这些东西就够了吗?”

  一个箱子显然不能装下多少的东西,不是说男人搬家都要带很多衣服和化妆品的吗,怎么小言就拿了这么一点?

  “哦。”听着楚唯的疑问,楚言提起了行李箱随意地说道:“我也没什么要拿的,带一些日用品和几身换洗的衣服就可以了。”

  “是吗?”考虑到自己确实没有和什么男性一起生活过,所以楚唯也没有多想,便将手伸向了楚言说道。

  “东西我来提吧。”

  “额。”大致地看了几眼楚唯那虚弱的样子,楚言笑着摆了摆手说道:“还是我自己来吧。”

  虽然他的身子骨很弱没错,但再怎么说,应该也是要比自己这个死宅堂姐强一点的。

  可是很明显,楚言还是小看了这个世界的性别差异。

  只见楚唯无奈地摇了摇头,便伸手抢过了他手里的行李箱,那股力气,几乎让他没法反抗。

  这,这个世界的女性力气都是这么大的吗?

  难以置信地看着已经转身走开的楚唯,楚言感觉,刚才的那股力气已经和他上一世的力气差不多了。

  要知道,楚唯可是一个根本就不怎么锻炼的宅女啊。

  这点从她那虚浮的脚步和略显臃肿的身子上就能够看得出来。

  哦,请不要误会,其实楚唯的身材还是蛮好的,只是在楚言看来,那些“多余”的部分都只是赘肉而已。

  看来这个世界的人,和在身体素质上确实比上一个世界的人要优秀许多。

  如此想着,楚言摸了摸自己的鼻子,无奈地跟上了楚唯的步伐,一起向着楼下走去。

  此时的楚言家楼下正停着一辆破旧的面包车,这是楚唯租来给楚言搬家的东西,但是现在看来,倒是有些多此一举了。

  “上车吧。”随意地打开了车门,楚唯对着楚言说道。

  她倒是也没有担心楚言会不会嫌弃这辆车差,反正她从小到大受过的嫌弃也不少了,要差也不差楚言这么一个。

  “哦,好。”不过如今的楚言显然也不是什么娇生惯养的人。

  随手将行李箱放在了面包车的后座上,便手脚利索地坐进了副驾驶。

  本来以为会受到一顿冷嘲热讽的楚唯惊讶地看了他一眼,半响,才耸了耸肩膀说道。

  “你跟小时候比真的变了很多。”

  “是吗?”楚言慵懒地倚靠在座位上,打了个哈欠说道。

  “嗯,不过这种变化倒也不差。”楚唯说着,笑着抬了抬眉头,动手发动了汽车。

  路上,车载音响里放着不知道是什么年代的音乐,或许是因为光盘坏了,所以声音还有些磕磕绊绊的。

  大概是在转过一个路口的时候,楚唯突然出声说道。

  “伯父伯母的事,我很抱歉。”

  “没关系。”楚言淡淡地回复了一句。

  因为他本身就不知道什么是亲情,所以自然也不知道失去亲情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但是楚唯懂,因为她失去过她的母亲,也就是楚言的大姨。

  虽然两人没有什么血缘关系,但是楚唯一直把对方当做是自己真正的家人。

  她死的时候楚唯一声都没有哭过,只是在自己的房间里躲了好几个日夜,一直到葬礼的那一天,才出来露了一面。

  没人知道那段时间楚唯到底经历了什么,只知道,在那之后她就变了一副模样。

  楚唯不想自己的过去在楚言的身上重演,所以她决定好好的照顾楚言,在她力所能及的范围之内。

  “以后有什么需要你就跟我说,把我当做你的亲姐姐就行了,知道吗?”

  “嗯,谢谢你,唯姐。”楚言侧着脸看着车窗外的景色,缓缓地说了一句。

  “没什么,毕竟在这个世上,我们已经是彼此唯一的亲人了不是吗?”

  听着这句话,楚言讶异地转过头来看了楚唯一眼,良久,才露出了一个笑容,轻轻地点了点头说道。

  “嗯。”

  不可否认的是,在刚才的那一眼里,楚言在楚唯的脸上看到了一种真挚的感情。

  一种,他从未见过的情感。

  这就是亲情吗,好像也不坏。

  那一天,老旧的车辆在行驶的过程中吱呀作响,夏日的蝉鸣,在街道的两旁声声不绝。

  事实证明,每一个故事开始的夏天,风景似乎都很鲜艳。

  ······

  楚唯的房子离楚言家不远,开车的话,大概半个小时就能到。

  这套房子是楚言的大姨留给她的,不大,但是也足以让她在这座城市里有一个安身立命的地方了。

  房子一共两室一厅一厨一卫,内外算起来一共大概八十多平。

  楚唯将自己原本的房间收拾了一下,腾给了楚言。而自己呢,则是搬到了原本的杂物间里去住。

  楚言本来是不愿意接受这个决定的,毕竟哪有让主人睡杂物间的道理,但是奈何楚唯的态度坚决,所以也就只能被迫答应了下来。

  “所以说唯姐,要是这样的话,你为什么不搬到我那边去住呢。起码我那边的地方还大一点。”

  杂物间里,楚言一边帮楚唯清理着东西,一边出声问道。

  “那是你父母留给你的房子。”楚唯低着头收拾着地上的漫画书,闷声闷气地答了一句。

  “我去住不合适。”

  “哪有什么不合适的,你现在是我的监护人不是吗,以后学校里开家长会可都要你去参加呢。”

  看着楚唯固执的样子,楚言无奈地叹了口气,同时将手里的一张海报举起了来。

  “这个挂哪?”

  “挂那边的墙上吧。”

  看着楚言手里《干物弟,小埋!》的海报,楚唯苍白的脸色微微地红了一下,指着一面墙壁说道。

  呼,幸好小言看起来好像不怎么喜欢看漫画,否则一定已经把我当做什么变态弟控了吧。

  如此想着,楚唯放下了手里的漫画。

  “小言,你先去客厅里休息一下吧,或者回房间去睡一觉也行,剩下的事情交给我来做就好了。”

  “那怎么行,本来就是我在麻烦你,哪还有让你一个人做事的道理?”

  “你是男孩子,体力本来就差,多休息一下也是应该的,快去吧。”

  “唯姐。”面对着楚唯的客套,楚言突然有了一种很不自在的感觉。

  简单地思索了一下,他向前走了一步,将手搭在了楚唯的肩上,认真地说道。

  “你也说了,我们现在是彼此唯一的亲人。亲人是什么,亲人就是无论有什么事都能共同面对的人,你能别再和我这么客气了吗?”

  难得有机会重活一次,他愿意尝试着去接受楚唯,去和这个唯一的亲人一起好好的生活。

  所以,他不希望楚唯总是这么的客气,用一种像是对待客人一样的态度来对待他。

  虽然他不懂什么是家庭,但是他起码也知道,家人之间不应该是这样的。

  “我。”看着几乎已经贴到了自己脸上的楚言,楚唯呆呆地张了张嘴巴,过了良久,才终于轻轻地应了一声说道。

  “我,我知道了。”

  可事实上,她根本就没有听清楚言在说什么。

  小言的身上好香啊,眼下,楚唯的心中只有这么一个念头。

  接着她就又看向了楚言那“粉嫩透红”的嘴唇,鬼使神差地想到。

  长得这么可爱,亲一口应该会哭很久吧。

  不对不对!所幸只是下一刻,她就立刻清醒了过来,用手猛地拍了拍自己的脑袋想道。

  那可是你弟弟啊楚唯!你在想什么呢!给我冷静一点!

  看楚唯突然用手打起了自己,楚言也吓了一跳。

  “唯姐,你怎么了?”

  “啊,没什么,只是头痛症又犯了而已,老毛病了。”

  “那要不要我给你去拿点药?”

  “不用了,我这肮脏的内心已经无药可救了······”

  “你说什么?”

  “没什么,我们继续打扫房间吧,早点扫完,我也好给早点你准备晚饭。”

  “真的没事吗?”

  “没事!”

  “那,那好吧。”

  一个对于这个世界来说有着性别认知障碍的弟弟,一个一心想要做好长姐却又无法止住妄想的沉闷宅女。

  两人在种种原因之下,凑到了一起生活。

  而这个奇奇怪怪的日常故事,似乎就这样开始了。

看过《教练我想学综合格斗》的书友还喜欢 笔趣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