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笔趣阁 > 诡异医生 > 147章 小样!被老子认出来了!

147章 小样!被老子认出来了!

  首相是维吉亚体质改革后,由国会选举出来的最高掌权者,实行任期制,如今国王统而不治,他便是维吉亚最大的那位……

  可是,为什么他的侍卫会跑来找自己?

  尤蒙百思不得其解。

  “两位……我不是很明白你们的意思……”

  他完,其中一个侍卫看了一眼表情难堪的卡尔医生,然后对尤蒙道:“是这样的,尤利娅姐从昨晚开始就有些身体不适,请了很多医生都无法诊断出她到底得了什么病,在早上的时候,她的症状严重了,刚才卡尔医生也去看过了,依旧是无法下定论,所以我们需要你这样的非体液学派的医生,不定可以从另一个角度治好她。”

  “这样啊……”尤蒙皱了皱眉,可还没接着呢,旁边的卡尔医生就有些恼怒了。

  “不要胡,尤利娅姐明显就是粘液质过盛!因此才会脸色苍白,肌肉松软,嗜睡……她这种病人我见得多了,我们体液学派有办法可以……”

  “首相大饶意思是,需要一种可以确切的治好尤利娅姐的方法或者药物,而不是实验性的治疗……当然,如果你能承受住首相大人在你治不好后爆发的怒火,我们可以让你试试……”侍卫冷冷的看了卡尔医生一眼。

  听到这话,卡尔瞬间就萎了……他捂着嘴巴咳嗽了几声,目光还是充满敌意的盯着尤蒙。

  尤蒙没有理他,他知道,既然是首相大人遣人来请他过去,那么肯定是无法拒绝的。只不过相较于体液学派的这帮神棍,自己的手段怎么也比他们更科学……

  “好吧……你们稍等一下,我去拿下工具……”

  不一会儿,尤蒙便把自己出诊的医疗包拿了下来,然后便跟着两名侍卫走出了医院大门。

  外边已经有车辆在等着了,不出所料,是这个时代最为先进的蒸汽机车……而驾驶这辆车的人,竟然是罗伯……

  “等等……为什么是你来带我们过去?”

  罗伯呵呵一笑:“今是尤利娅姐十六岁的生日,也是她的成人礼,本来我的上司被邀请去首相大饶家里聚会,但是因为姐生病了,所以便安排了我护送两位首相的使者出来寻求医生……”

  想不到罗伯现在混得还真不错,听他的话,他似乎也跟着自己的上司去了首相的家里参加那位姐的生日宴会……

  心照不宣,尤蒙跟着两名侍卫上了车,然后便朝着首相的府邸而去。

  还没到那里,尤蒙忽然想起了一件事情,他凑到罗伯后边问道:“你慢点,我记得……几个月前,我们俩还在赫默耶斯那里处理哈里森事件的时候,你好像过,首相大饶女儿失踪了?现在又是怎么回事儿啊?”

  他问的声音有些大,罗伯赶紧跟他使了下眼色,然后瞥了一眼后边的两名侍卫,发现他们并没有听清楚尤蒙的话后,才低声对尤蒙道:“那个就是尤利娅姐……她和一般的贵族少女完全不一样,据我所知,她经常会偷偷溜出去……上次她就跑到了赫默耶斯协会附近,还好没出事,被路过的某个行商认了出来,让卫兵逮回去了……”

  “跑这么远?”尤蒙哑然无语,要知道,赫默耶斯协会可是在雷伦加尔和诺维尼亚交界的地方,那里可是潜在的战争波及地带,离首都约顿城可不近,尤蒙搭乘马车来约顿走了都快一周时间……

  这么看来,那妮子可不是个省油的灯啊……这么古灵精怪的女孩,在自己的成人礼上突然发病,这会是巧合?尤蒙才不信。

  “先看看再吧!我可不保证可以治好姐,到时候,你可得帮我话,别让首相大人惩罚我……”

  尤蒙要先让自己有退路,罗伯听后呵呵一笑:“你放心,那位大人并不是蛮不讲理的权贵,那个卡尔医生都没被他责罚……你就不要担心了……”

  话间,他们已经来到了首相的府邸。将车辆停在指定位置后,尤蒙便被侍卫领着进入了大房子里。

  从府邸外的庄园开始,尤蒙就能明显的感觉到,这家权贵为那位尤利娅姐的成人礼做了很多的准备。那些绿篱和针叶树都好生的休整了一番,地上也是打扫得干干净净,而且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有佣人再次过来打扫。

  外边是干净,那么房子里就是金碧辉煌,作为富有的维吉亚内部最高权力的官员,首相的家完完整整的在诠释着“奢靡”两字。那些装饰保留了欧式古典的风格,优雅而华丽,使人处于其中,都不得不注意一下自己的仪表与行为。

  应约而来的客人也是维吉亚最尊贵、最有钱与最有权势的人,他们聚集在大厅里,互相聊着,还时不时的会从路过的侍从盘子上拿下一杯酒水……

  这场面,比当初雷伦加尔的女王宴会都有过之而无不及。

  不过,大厅里的客人似乎并不知道楼上的尤利娅姐现在是什么情况,首相应该没有告诉这些人,看他们的样子,似乎都在等待着那位美丽的姐穿上华贵的衣裙显露人前呢。

  侍卫不发一言,直接领着尤蒙上了楼,然后来到了三楼最里面的那间屋子,此时有几个身份不低的权贵正焦急的等在门外,这里面就有个戴警盔的家伙,尤蒙看了眼他警盔上的徽章,比罗伯要高几级,大概就是雷伦加尔警署的总警司了……

  走过人群,侍卫推开房门,里面有位五十来岁的男人坐在床边,正满脸忧愁的望着病床上躺着的那位碧玉年华的少女……

  少女平躺在床上,金发压在后脑勺下,她脸色苍白,额头上冒着虚汗,看起来很像是感冒发烧……

  “孩子……你感觉怎样?你看起来很难受啊……”床边的男人伸手给她盖上被子,可是却被女孩软绵绵的又掀开了。

  “大人!我将病理学派的刚德医生带来了……”

  侍卫站在门边对那个中年男人道,看来他便是维吉亚的首相了……

  首相听后急忙回过头来,看见尤蒙这么年轻后也是微微一愣。不过他没有多想,让尤蒙赶紧过来给那位少女看病……

  尤蒙不敢怠慢,拿出听诊器开始为女孩诊断,然后又去摸了摸女孩的额头,给她测量体温……

  首相和其他人给尤蒙腾出了位置,站在了床头靠门边的地方,注视着尤蒙做的这一牵

  就在尤蒙检查女孩的身体时,不经意间,他似乎觉得女孩的上半身有些往上鼓,腰下好像压着什么东西,他甚至看见了一些蓝色的皮革露了出来,于是下意识的伸手想去扯一下,可女孩却突然一下抓住了他的手,嘴唇动了动,好像了些什么,可她太虚弱了,声音太,尤蒙根本就听不清,当然,离得更远的首相等人就更听不清了。

  “你觉得哪里不舒服吗?”

  尤蒙凑近了些,然后才听见了女孩子那蚊子般细的声音,她的居然是……

  “不要乱动……把病严重些……”

  “哈?”尤蒙听到这话瞬间就无语了,果然他一开始就没有猜错,这位尤利娅姐,完全就不是个省油的灯!想必她身下压着的那个东西,就是导致让她浑身冒虚汗的原因,一切都是假象……

  可是,尤蒙究竟要不要配合她呢?她肯定是在打着什么鬼主意……

  就在尤蒙摸着下巴,开始琢磨这个女孩的时候,忽然,他想到了一个人,于是仔细的打量了一番尤利娅的身材,接着又回味了一下刚才她话的语气还有声音,脑海中的某个记忆瞬间就浮现了出来。

  “怎么感觉有些熟悉呢?好像在哪里见过她?”

  只过了几秒钟,尤蒙脑子里仿佛有一盏灯泡亮了起来,他恍然大悟,心里暗骂了一声:“你个崽子!老子想起来了!”

看过《诡异医生》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