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笔趣阁 > 女生频道 > 长生大秦 > 第九百一十章此子当灭
    南方,大雷音寺,正在聆听座下僧人念经的佛祖忽然睁开双眼,看向长安方向,神色肃穆。

    下一刻,佛祖的身影直接在大雄宝殿的宝座上消失,留下一群不知所措的僧人。

    说好的念经礼佛,佛都跑了,这经还该继续念下去吗?

    ……

    汉国临淄,稷下学宫,正在传授经典的儒圣忽然住口不言,望着长安方向怔怔出神。

    刚从昏迷中醒来不久的颜回,起身躬身一礼问道“老师,可是发生了变故?”

    儒圣淡然回道“天命让道宫得了。”

    颜回、孟轲、荀况三人闻言齐声道“这不可能。”

    儒圣不以为意道“道圣一向深不可测,抢占先机而已,又有什么不可能?”

    颜回眉头一皱道“可明明刘季才是天命皇者啊,按理来说,天命最终会落在刘季头上,怎么会被他人夺取?”

    不待儒圣回应,荀况便出言反驳道“颜师兄此言差矣,若天命皇者一定天命所归的话,怎么还会有争夺天命的说法?更不可能会出现大劫。”

    “我倒觉得,天命突然有主,是大劫掀起的前奏。”

    孟轲将桌案上的典籍收起,沉声道“多说无益,弟子斗胆请教老师该如何处理此事?是否需要弟子走一趟,将天命所归之人带过来?”

    “亦或者,弟子直接出手将天命所归之人镇压,将天机搅乱,让天命重新寻找归属。”

    儒圣微微摇头“此人情况特殊,你三人恐怕无法将人带回或者镇压。”

    瞧见三名得意弟子不解神色,儒圣补了一句道“获得天命的是道圣亲传弟子林泽,此人就在刚刚晋升到了天人第三境。”

    孟轲三人闻言脸色猛然大变,齐声道“这怎么可能?”

    儒圣淡然道“有何不可能?天下之大,无奇不有。虽然隔的有点远,但不妨碍为师看的很清楚。”

    “林泽此人身怀大气运,不知从哪获得了一颗菩提树,在菩提树的神异下,顺利跨过了那条鸿沟。”

    “虽说如此取巧的方式,会让他一身修为完全比不上你们,光论修为,你们三人任意一人,都能一举将他拿下。”

    “然而林泽天命所归,受到天道垂青的他,哪怕为师都感到一丝忌惮,况且道宫实力最强,你所谓的两种方式,根本实行不了。”

    孟轲眉头紧缩,躬身问道“不知老师想如何处理此事?”

    儒圣微微叹了口气“为今之计,只有去道宫拜访道圣,劝道圣以天下苍生为念,勒令门下弟子主动放弃天命。”

    孟轲三人面面相觑,试探性问道“道圣会听老师的吗?”

    儒圣纠正道“不是听为师的,是听天下苍生的。佛祖估计很快就到了,为师等下会和他一同前往道宫。”

    儒圣话刚落音,一道声音遥遥传来“儒圣何在?”

    儒圣朗声回道“佛祖大驾光临,真是蓬荜生辉啊。”

    佛祖落在儒圣面前,直入主题说道“闲话少说,本座且问你一件,此事该如何解决?”

    儒圣反问一句道“佛祖想如何解决?”

    佛祖斩钉截铁说道“此子当灭。”

    儒圣不可置否道“虽说菩提树是佛祖的成道之基,可没必要一定将人逼死吧。”

    “让他放弃天命,毁掉那颗菩提树不就行了吗?无论无何,佛祖总归得给李师留几分颜面。”

    “况且你我今日开了以大欺小,以圣人之尊去对付一个凭借旁门左道晋升第三境小辈的先河。他日道圣以同样的理由出手,大道之争将会变成一个彻底的笑话。”

    “还有一点,佛祖就真的没发现这林泽的异状吗?”

    佛祖以温润的声音问道“什么异状?”

    儒圣指了指道宫的方向“那位。”

    佛祖神色一凛问道“儒圣认为该如何应对?难道真的指望道宫妥协,主动放弃天命?”

    儒圣不以为意道“好好劝说还是有可能的,一人不够,加上你我就有两人,再不行就拉上通天剑主,说不定道圣会答应下来。”

    佛祖闻言深深看了儒圣一眼,都说佛门经常做事没脸没皮,未想到儒家比佛门还强。

    说完这句,儒圣再一次看了道宫方向一眼,轻笑道“正好获取天命之人往道宫去了,现在上道宫的花,正好不过。”

    佛祖沉思了片刻,回道“儒圣不是打算叫上通天剑主吗?一次将所有事都办完,岂不是很好?”

    儒圣轻笑一声“那你我先去找通天剑主,再一同上道宫。”

    佛祖微微点头表示认可。

    儒圣看向三位弟子吩咐道“仲由卜商处理事情经常掐头漏尾,与儒家大计不符。尔等尽快接手汉国事务,操练军队,以应对接下来的战事。”

    孟轲三人躬身拜道“弟子遵命。”

    ……

    海外,碧游宫,通天剑主坐在一座青色莲台上讲道。

    忽然之间,通天剑主停顿了一下,望着陆地方向沉默了片刻,随即继续讲道。

    过了一会,通天剑主猛然站起,脸上浮现一抹潮红,一段熟悉的记忆在脑海里回荡。

    不待通天剑主多想,两道炽烈的身影出现在碧游宫道场。

    通天剑主对正在悟道的海外道门分支的道人说道“本座今日有事,并无时间讲道,尔等暂且退去,等本座有了空暇,再举办讲道大会。”

    海外道门分支向来以碧游宫为尊,通天剑主发了话,当然是不折不扣执行。

    不一会儿,偌大的道场,只剩下佛祖儒圣,以及通天剑主本人。

    通天剑主语气微寒问道“两位来此,可有贵干?”

    儒圣反问道“剑主难道不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我和佛祖此次过来,当然是为了天命所归一事。”

    接着儒圣将三人联手上昆仑逼宫的想法说了一遍。

    通天剑主一向对佛门儒家不太感冒,闻言道“天命既有所归,为何非得节外生枝?”

    通天剑主此言一出,场间气氛顿时陷入了凝滞。

    佛祖更是面露不可思议之色说道“剑主莫不是在说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