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笔趣阁 > 女生频道 > 规则之地 > 第三卷 心死,魔生 第十章 遇上打劫(草莽英雄)
    一座漂亮的院落里面,处处都是奢华之色,地上种着的各种花花草草一看就是平时罕见的品种,小乔流水、亭台楼阁,奢华之中又透漏着些许诗意……

    “咚咚咚…咚咚……”一阵轻微的敲门声打破了这院落中的寂静。

    “进来吧!”一名女子在听到敲门声之后,赶紧对门外等候的人喊道。

    只见女子正是那日在珍宝阁给东方雪带路的女子,女子走进了房间,然后静悄悄的将房门关上。

    “小姐!”女子走进房间之后,对坐在梳妆台前的靓丽女子行了一礼道。

    被称作小姐的女子扭过头看向来人,当看清来人的模样的时候,立马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将手中梳子丢到一旁,就匆匆的走向了前来的女子,然后拉住面前女子的手着急的问道“春儿,是不是有他的消息了?是不是?”

    被唤作春儿的女子,见自家小姐难者会有这般模样,然后对着女子笑了笑之后点了点头说“真不出小姐所料,想我当初在整个皇甫皇朝找了个遍都没找到他的消息,还是小姐聪明,他还真就藏匿在皇甫皇朝都城之内……”

    “三年了…整整三年了……”听了春儿的回答,女子自言自语道,脸上的愁容才淡淡舒展开来,女子然后又抓住春儿的手问道“春儿,他还好吗?他的断臂……”

    “好…好……公子好的很呢,不仅断臂接上了还跟新的一般!不过……”春儿对着小姐汇报说,话说一半突然顿了一下。

    女子见春儿突然不说了,立马微怒道“你可是快说啊,春儿,你这是要急死我吗……”

    “不过……”春儿看向小姐的样子,然后叹息一声之后回答说“不过东方公子三年未见,这次遇见他,我观他精气神已很好,修为好像也更强了,只是如今他却满头白发,让人看着有些不免有些…有些感慨…”

    听了春儿的回答,女子皱了皱眉头,然后又长出了一口长气,小口微微上扬说道“没事,只要他无碍就好……”

    春儿听了自家小姐的话之后摇了摇头,然后愤愤不平自言自语的说“真不知道小姐究竟喝了什么汤,为了这一个穷乡僻壤之地的野小子,竟能日思夜想十几年……”

    “你说什么?”女子微怒的瞪向春儿。

    被自家小姐这一瞪,春儿吓得赶紧捂住了自己的小口,然后笑着改口道“东方公子人中豪杰,等见到小姐之后,一定会拜倒在小姐的石榴裙下……”

    “这还差不多……”小姐笑了笑,然后就让春儿出去休息去了,这三年也是苦了春儿了。

    等春儿走后,小姐又回到梳妆台前,在抽屉之中拿出了一副画卷,随着画卷被女子缓缓打开,一名俊俏的公子,便出现在了眼前……

    “花婆婆,您说他何时会来中州找我呢?”女子看着手中的画卷自言自语道。

    不一会儿一名老妇人的声音就在女子的耳边响起,老妇人语气见怪不怪的说道“小姐,这句话你问了老婆子有千百遍了,他配不上你……”

    “我倒不这样觉得,那花婆婆觉得他还会记得我吗?”女子接着看着手中的画卷问道。

    被称作花婆婆的声音叹息唏嘘一声然后说道“都已经过去十几年了,肯定忘了吧……”

    女子将手中花卷小心的收了起来,放回到抽屉内,然后看向窗外对着老妇人说道“就算他忘了我,那我也能再让他记起我来,记一辈子……”

    “小姐,就算你二人真的彼此有意,可家主那边……”老妇人来到女子身后,开始梳理女子的秀发,便梳理女子的头发,边欲言又止的担忧说道。

    “哼!我的事儿自有我师傅做主,他还是算了吧…满脑子只知道钱……”

    “唉……”听了女子的话,老妇人叹息一声之后,就没再说话,女子开始看着窗外的花草,陷入了沉思……

    此时,同样的一片天空,同样的太阳底下, 一条宽广大路上面,东方雪对着鬼一问道“鬼一,咱们这是到哪儿了?”

    鬼一应声回过头看向躺在马车里面的东方雪回答道“回少主,如今咱们已经出了皇甫皇朝的范围,正在逐渐进入胡国的领地。”

    “哦?竟然这么快……”东方雪懒洋洋的坐了起来,然后对鬼一几人说道“早就听闻胡国多响马强盗,这次咱们公子带你们好好见识见识……”

    听了东方雪的话,鬼卫众人开始打量前方不远山头河口,但并没有看到东方雪所说的强盗,鬼二姐嘲讽的对着东方雪说道“不知道这些强盗响马,公子要带我们如何见识见识?难道此地的会跟别处的不一样?”

    东方雪将折扇一开,然后笑了笑又躺回到马车里面,嘴中慢悠悠的说“就在前方不远处,等遇见了你们就知道了,那可是有趣的很啊……”

    众人闻言不免好奇心大起,继而开始加快了前行的步伐。

    就在众人走进一片密林的时候,林中寂静的很,东方雪躺在马车内没有动静,鬼一众人却勒住了马匹,然后狐疑的打量着前方道路两旁的高树密丛。

    “少主…前面……”鬼一对着马车内的东方雪提醒道,可还没等鬼一说完东方雪的声音就从马车内传了出来。

    “继续前行……”

    鬼一点了点头,然后对身后鬼卫四人招了招手,四人理会,骑着马慢慢靠近东方雪所在的马车,将东方雪所乘坐的马车围在了中间,保护了起来,四人的一只手抓着缰绳,令一只手早已轻轻按在了身上腰间修罗剑上。

    众人向着前方慢慢前行,一边前行鬼一众人一边警惕的打量着四周,前方有蹊跷, 早在几十米远的时候,鬼一就感应到了……

    就在几人装作若无其事的继续前行的时候,突然前方窜出了四五个蒙面大汗,只见这五名蒙面大汉身高都只有一名五,像是孩子一般,可看到五人浓密的胡须之后,鬼一众人就打消了刚刚的念头。

    蒙面五人中,身材最高的一名蒙面男子走到前面,将手中大刀重重放在地上,砸的地上的尘土飞扬,然后对着东方雪几人说道“诸位既然赶上了,那咱们这就是缘分,我们为主诸位为客,既然为客这过路礼……”

    鬼一几人看着面前的这五名侏儒,心中强忍着笑意,扭过头看向马车里面,等待着东方雪的吩咐。其实早在一开始,鬼一众人就感应到了这林子里面的一道融合境气息,可是不管如何查探,这一股气息都奇怪的很,如今见到这五人,只见原来这五人的气息竟然拧成了一股,众人虽然不解,可心中却都明了了……

    “大…大哥……”其中最小的一名强盗,跑到了个子最高的蒙面强盗身前,结结巴巴嘴不利索的悄悄说道“大…大哥……有……有有……有娘子……”

    各自最高的那名强盗头头,顺着小个子强盗所指的方向看了过去,只见鬼二姐正带着黑色面具,一双明亮的眼睛微怒的瞪着自己几人。

    高个子的强盗偷偷,将小个子强盗推到身后,然后没好气的说道“哥哥们都还没老婆呢,哪儿轮得到你,一边儿呆着去…”

    说完高个子强盗就在其他四名强盗羡慕的目光下,捋了捋自己的头发,走向了鬼二姐,走到鬼二姐马下之后,在所有人都诧异的目光下,高个子强盗对着鬼二姐行了一礼, 然后说道“不知姑娘芳名,我是他们大哥,是这片林子的这个!”说完高个子强盗就对着自己竖起了大拇指。

    自我介绍完了之后,高个子强盗伸出了自己的小手,对着鬼二姐说道“不知姑娘可否嫁我,与我一同回家商讨商讨这生人…哦!不不不……是这人生的秘密……”

    就在高个子强盗对着鬼二姐狂送清波的时候,其余矮个子强盗都对着高个子强盗投去了羡慕嫉妒恨的目光。鬼一几人额头全是黑线,此时此刻是笑也不是,怒也不是……

    就在高个子强盗弯着腰低着头,对鬼二姐深处小手,目光炯炯等待着鬼二姐的答复的时候。鬼二姐再也忍不住了,霎时间修罗剑就出鞘了,只见一道剑光划过,高个子强盗瞬间抱头蹲在了地上,其余强盗尽皆睁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面前所发生的一切的时候……

    “不要伤了他们!”一道声音自马车内传了出来。

    已经划到高个子强盗脖子上面的修罗剑, 硬生生停了下来,然后鬼二姐对着高个子强盗淡淡的说个一个字“滚!”

    高个子强盗此刻早已吓怕了,赶紧连滚带爬的退到了矮个子强盗们身前,难以置信得看按着面前这几人,要知道在这些矮人强盗的感应下,可感应不到几人身上任何的灵力波动,原本只以为东方雪众人乃是普通人是待宰的羔羊,可就在刚刚鬼二姐出剑的那一刻,高个子强盗知道自己错了……

    高个子强盗额头冷汗直流,然后瞬间怂了跪在了地上,口中求饶道“几位大人!几位大人啊!是小的眼拙了,还望大人们恕罪,恕罪啊……”

    在强盗头头跪下之后,其余四名强盗也都跪了下了,见自己老大都跪下了此刻不跪还等何时啊……

    就在强盗们跪地求饶之后,东方雪打了一个哈气,然后从马车里露出一个头来,对着五人说道“你们五个给我往前面带路,带我去这附近最大的强盗山寨,若是办得好就放了你们,若是这路带的不好,我就让你们再矮一截…听清楚了没有?…”

    “听清楚了!听清楚了……”强盗头头赶紧跪在地上对东方雪边磕头边回答道。

    “老大……”这时候其余强盗都看向前面自己的头头,然后最矮的小强盗对这自己老大委屈的说道“老大我没听懂……”

    其余几人都点了点头,对着强盗头头齐声说道“老大我们也没听懂……”

    东方雪脸色有些不高兴的看向五名强盗,只见强盗头头额头冷汗更大了,小手哆哆嗦嗦的揉捏着衣角,然后低着头对东方雪说道“大人…那个…那个可以再说一遍吗……”

    东方雪额头同样一头黑线,鬼五人再也憋不住了,开始敞开了怀的大笑,见五人笑的这般凶,矮人强盗们更加害怕了,赶紧跪在地上磕着一个一个的响头。

    “鬼一!”东方雪没好气的喊鬼一道。

    “少主!”鬼一收起笑容看向东方雪。

    “给他再解释两遍,若是记不住,就让他们再矮一截吧……”东方雪冰冷的对鬼一吩咐完,就又回到了马车内,躺了下去继续休息。

    鬼一看向强盗头头,然后拔出了修罗剑,冷笑一声说道“这附近可有什么强大的山头山寨强盗悍匪?”

    听了鬼一的问题,再见鬼一的阵势,吓得小强盗们都说不出话来,只有强盗头头胆战心惊颤抖的回答道“有…有……就在前方不远的一个山头,有一伙强盗,杀人劫掠无所不为……”

    鬼一点了点头,然后鬼二姐突然对这强盗头头问道“那你们呢?”

    强盗头头见鬼二姐问话了,立马露出了笑意,挺了挺不大的胸脯对着鬼二姐自豪的说“姑奶奶!不是我瞎说,我们兄弟五个虽然劫财,可从不为恶,每次劫了东西都会回去分给村里人,村里人都称呼我们教草莽五英雄!”

    “好!”

    “好!大哥说的好!”

    强盗头头身后跪着的四名矮强盗,一同欢呼,强盗头头听见了兄弟们的夸奖声,然后谦虚的摆了摆手,仿佛很享受这个感觉。

    “别说废话了!带我们去那个山头!”鬼一收起修罗剑,然后对着强盗头头吩咐道。

    “这……”强盗头头有些犹豫,可能是害怕那伙人,可在鬼一对着他们瞪了一眼之后,五人就都闭上了嘴,在前面带路,东方雪众人跟着这一伙人消失在了林子里面。

    不一会人东方雪众人就跟着五个矮个子强盗来到了一处山门,只见这由木头搭建起来的山门之上还挂着一张大旗子,在旗子的下面有着成堆的骷髅,有的已经成了白骨,有的还是血淋淋的人头。

    矮强盗头头颤抖着身子,弯着腰带领着他四个弟弟,走到鬼一身前介绍说“大人,前面就是这方位数十里最大的山寨了,里面的大寨主是一名元婴初期的修者,今年六十多岁了,他共有一百多名手下,还有…还有……”说着说着矮个子头头突然有些不甘的停顿了一下。

    “还有什么?”独孤昭竖起眼睛对强盗头头质问道。

    矮个子强盗头头咽了一口吐沫看了一眼鬼二姐,然后说道“他还有七个老婆……”

    鬼二姐听了矮个子强盗的话,没好气的歪过头看向了别处,独孤昭跟鬼一鬼三鬼四却是难以忍住的笑了笑,心中暗道,这兄弟五人还真是奇葩啊……

    “几位大人,这里面的大寨主凶狠的很,还记仇,不能让他看到我兄弟五人,要不然定会来我们村子寻仇的,所以……”强盗头头想带着他四个弟弟退走,就在这时东方雪说话了。

    “鬼一……”东方雪的声音自马车内飘出。

    鬼一看向马车,等待着东方雪的吩咐。

    “鬼一,你带着兄弟们去吧,该杀的就杀了,千万记得将灵石宝物带回来,我在此地等你们……”东方雪对着五人吩咐道,然后又对五名矮人强盗吩咐说“至于你们兄弟五人,一会儿跟着他们进去,将所有值钱的东西都捡了,等到时候咱们二八分账……”

    “这……”矮人强盗头头有些犹豫,可当看到鬼一众人吃人的目光之后,便毫无犹豫的点了点头,同意了东方雪的吩咐。

    等吩咐完众人之后,东方雪就又回到了马车内,鬼一拔出修罗剑就向着山寨大门走去。矮个子强盗们想要逃跑却被鬼二姐一道剑气给逼了回来,也只好硬着头皮跟在几人身后,一同走向了山寨的大门。

    山寨门口把守着的两名小强盗,见有五名带着面具的黑衣人气匆匆的向着自己走来,心中疑惑不已,可令他们更加疑惑的是这五名黑衣人竟然还带着五个孩子……

    一个人飞快的跑回了寨子内,报信去了。剩下一个手中拿着一把雪亮的开山刀,对着鬼一众人质问道“诸位来我豹子山有何贵干?”

    鬼一众人停下脚步,身后的强盗无兄弟早已经被吓得抱成了一团,鬼一打量了一下这山寨的山门,目光 停留在了那山门左侧堆放的一对骷髅上面,只见那骷髅有大有小有老有少,鬼一心中的怒气渐渐升起。

    “问你们话呢!哑巴了!为何来我豹子山?赶紧从实招来,如若不然……”门口的强盗对着鬼一众人再次威胁质问道。

    “如若不然?”鬼三对着那强盗诡异一笑,霎时间手中修罗剑出鞘, 一道绚丽的剑光划过之后,豹子山的整座山门瞬间坍塌,门口强盗的脖子上一道细小的血纹若隐若现,然后那强盗就在满脑子疑惑之中,啪的一声倒在了地上,眼睛睁得大大的疑惑着死去了……

    “杀…人…拉——!!”

    “啊——!!!”

    五个矮个子强盗互相抱着开始哭嚎,眼睛睁得大大的望着天空,五个人十条小细腿,再微风中瑟瑟发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