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笔趣阁 > 女生频道 > 规则之地 > 第二卷 镜花水月 第二十九章 伊人离去(莫道心不伤)
    “嫣然…嫣然……”

    “白妩……”

    一间不大的房间里面,一声声的呼唤声无力的传出。房间内装饰格外精致又显得典雅,一位穿着青色纱裙的女子,坐在床前,静静守候着床上躺着的男子,女子一双晶莹碧透的眼眸,在月光之下更加的深邃,但是在整日整夜的陪伴下,一双美眸上面却布满了鲜红的血丝,女子正是在古迹之中逃脱出来的南宫雨,逃脱出来之后,她便看到了沉浮在水中已经昏迷了的东方雪,南宫雨偷偷将东方雪带回到了南宫家医治,此时已经过去了三日之久了……

    三日以来,东方雪当初的一脸煞白色已经渐渐好转到有了血色,可是东方雪的气息却仍旧弱的很,三日来又显得更加憔悴了。不时的,自东方雪口中便会传出一个个名字,有的南宫雨认识,有的南宫雨听都没听过。

    至于皇甫嫣然,自南宫雨从悬月湖中出来后,便再没遇到她,若不是被她那师傅救走,想来就是已经陨命在了古迹之内。

    “雨…雨儿……”

    此刻东方雪的脸上被南宫雨擦拭的干干净净,还给他换了一身舒适的衣物,微闭着双眼,一道对南宫雨的呼唤声,自东方雪口中传出。

    南宫雨听见声音,眼中泪水再次决堤而出,挤出美眸外,淌到脸颊下。南宫雨握着东方雪的手,对着熟睡中的东方雪安慰道“我在…雨儿在…哥哥别担心…咱们回家了…回家了……”

    他没有忘记我,他没忘记……

    正在南宫雨握着东方雪的手臂哭泣的时候,突然房间的门被打开了,迎面走进来一个壮汉,只是这壮汉的两鬓早已斑白,这壮汉正是南宫雨的父亲,南宫家家主南宫霸天。

    南宫霸天走到床前,看着床上的东方雪,叹息一声之后,从怀中拿出一枚丹药递给南宫雨说道“家中的丹药药效都不大,这是为父去珍宝阁买来的四品疗伤丹,你且给雪儿服下,但愿能救回他一条命……”

    南宫雨闻言立马接过南宫霸天手中的丹药,放到自己嘴中慢慢咀嚼化掉,然后端起旁边的一碗水微微含了一小口到嘴中,之后便轻轻俯下身子对着东方雪喂了下去。

    南宫霸天看着自己的女儿,她都已经三日没有休息了,再看看躺在床上的东方雪,心中嘀咕,多好的一对金童玉女啊……

    见东方雪服下了丹药,南宫霸天再次叹息一声对着南宫雨安慰道“女儿放心,他会没事的,他可是东方家的独苗啊,怎么着你们俩也得让我抱上外孙,让老东方含笑九泉之后,他才能死啊,哈哈哈…对不对?”

    南宫霸天想讨南宫雨开心一下,只是再看到南宫雨听到自己的话之后,表情没有丝毫变化,仍是一脸担忧的盯着床上的东方雪之后,南宫霸天再三的叹息一声,便走出了房间,将房门慢慢关上了……

    此时鬼戒之内,同样一脸煞白色的白妩,站在楼阁阁顶,一双眼睛担忧的望着上方虚空,在前不久皇甫嫣然去找东方雪去皇宫议事的时候,白妩便心生了一种不好的预感,如今自己落落二人早已来到鬼渊三四日之久了,为何东方雪还未有消息传来呢……

    “老大?少主夫人还有落落小姐这是怎么了?”一名男子对着身旁的鬼一问道。

    “就是啊!老大,为何少主夫人还有落落小姐会这般伤心呢?”另一名男子接着问鬼一道。

    “不该问的别问!”见鬼一没有回答,一旁的女子对两名男子教训道,两名男子听话的底下了头接着修炼,不再多言。

    鬼一看了三人一眼,眼中同样有着担忧,三人正是当初东方雪带入鬼森的张家姐弟三人,现如今早已过了东方雪的考验,如今被鬼一赐名鬼二姐、以及鬼三鬼四。

    站在白妩身边的落落,突然拉住了白妩的手,然后伸出另一只手,对着白妩指了指前方虚空,白妩示意,拉着落落便腾空而起,向着落落所指的方向而去。

    白妩顺着落落所指的方向不一会儿便发现一道门,落落跑向前将那道古门打开,然后又对着白妩点了点头,二人穿过古门,又向着落落所指的方向疾驰。不一会儿二人就来到了大殿,走进大殿之后,落落直接带着白妩跳进了血红色古棺。

    进入古棺之后,落落的眼神突然变了,古剑没有了,剑老不见了,落落着急的在原地转着圈寻找,白妩看着落落的模样开始上下打量这处小世界,不一会儿一道声音便传了过来。

    “落落,别找了……”

    落落顺着声音望去,只见正是书魂,此刻书魂早已没了当日的风采,驼着背弯着腰,脸上写不尽的沧桑。落落眼睛里面的泪水哗哗的滑落,赶紧向着书魂跑了过去,紧紧抱住了书魂。

    书魂摸摸落落的额头,然后抬起头看向了白妩,只一眼,白妩便感觉此人不简单。

    “是白妩小姐吧!”书魂礼貌的问白妩。

    “晚辈这厢有礼了!”白妩对着书魂行了一礼。

    白妩抬起头看向书魂,只见落落突然对着书魂伸出手,在空中剧烈的比划着,然后又指了指自己的心,像是在告诉书魂,落落心痛了,在问哥哥去哪儿了?剑老去哪儿了?

    书魂看了看落落着急的模样,然后又看了看一脸担忧的白妩,然后低下头重重的叹息一声,叹息之后,书魂抬起手一挥虚空之上便出现了当日发生的景象。

    二女看着虚空中的画面,一边看,书魂一边在一旁解释。

    “当日少主前去那座古迹,本想获取那份机缘,谁知……”

    “少主生死存亡之际,鬼剑自觉护主,破开了鬼戒封印,奈何鬼剑在这千年间不知何时又生了一灵,我跟老剑都没察觉,竟然想要反噬少主。”

    二女看着画面中东方雪手拿古朴苍老巨剑一击杀掉皇甫雄,书魂接着解释说“然后老剑便燃烧他的本源,再次破开鬼戒封印,去救少主。”

    “最后…最后……”书魂说着说着竟有眼泪自眼角流了下来,啜泣着接着说“然后老剑就跟那恶灵同归于尽了……”

    听到这里,所有人都沉默了, 只有落落跟书魂的啜泣声在这血红色的小世界中,阵阵响起,久久不能消失。

    三人看着画面中的石室,在东方雪催动阵法爆炸之后,山崩地裂,画面便消失了……

    白妩心中剧痛,眼中担忧之色更甚,然后便转过头一脸渴求的看向书魂,书魂见状摇了摇头,一边摇头一边说道“不知道,不知道了……”

    三人自叔魂摇头之后,便眼神黯淡了下来,鬼渊中一如既往的安静,安静的诡异无常。

    此时神秘的中州之地,一座辉煌大殿里,一男一女正在殿内相对而站着。女子身穿一身劲爆的服装,勾勒的身材曲线格外的亮眼,长长的秀发披在肩上,到时与这身服装不搭的很。女子对面的男子怪异的很,只见男子头上左半边有着头发长长的飘洒在身后,而右半边乃是光头,他的左臂上面有着黑色的恶龙纹身,右手上却拿着一串佛珠,一粒一粒的珠子呈骷髅状。

    “有什么事你且说,当初欠你一个人情,你便是要我半生一条命,我半生也会毫不犹豫的给你!”名叫半生的怪异男子,对着身前女子说道。

    女子点了点头,然后抬起头看向半生,这怪异男子全名半生颠,女子对半生颠说道“我不要你的命!”

    半生颠没有说话,接着恭敬的听女子的吩咐。

    “东域,皇甫皇朝,有一人叫东方雪,年纪与我等差不多大小,我要你去寻他,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女子对着半生颠简单干脆的说道。

    “好!等我消息!”

    半生颠刚回答完,辉煌大殿内,便消失了他的身影。半生颠走后,女子在怀中拿出一封密信,密信的下方写着大大的江坤二字,再三看了两眼密信之后,一簇火焰便冉冉升起,将密信化为了灰烬,女子叹息一声之后,也消失在了大殿。

    时间一晃,又过了三日多,此时已经是东方雪昏迷的第七日了……

    偌大的南宫府邸内,一间房间中,依旧一盏微弱的烛光亮着,整个房间内内都飘荡着女子的体香味,南宫雨依旧握着东方雪的手,东方雪依旧躺在床上不省人事,一连几日的不休不眠南宫雨终于熬不住了,此刻竟趴在东方雪旁边熟睡了过去……

    咚咚咚…咚咚……

    一阵敲门声响起,然后便见南宫霸天慢慢的打开房门走了进来,南宫霸天手上拿着跟那日同样的一颗疗伤丹药,走到床前后,将丹药递给了从熟睡中醒来的南宫雨,便又退了出去。

    退出房间的南宫霸天暗自叹息一声,近日为了给东方雪买药救命,直接花完了整个南宫家的积蓄,就刚刚一枚丹药还是南宫霸天硬着脸皮去向北冥家借的钱财。

    南宫雨拿着将丹药拿在手中,伸出空余的手轻轻捋了捋东方雪的头发,然后一如既往的将丹药放入樱桃小口中慢慢咀嚼化掉,含一小口水,慢慢俯下身子借着水,将丹药送入东方雪的口中。

    喂完了丹药之后,南宫雨拿出身上的手帕,去将东方雪口边的水渍擦干,可刚刚掏出手帕,就要抬手去擦的时候,举在半空中的手,当看到东方雪的眼睛之后,竟硬生生的停在了半空。

    东方雪醒了,正微睁着眼睛看着南宫雨,眼中有迷惑、有不解、有感激……

    南宫雨再也支撑不住了,抱着东方雪的身体就嚎啕大哭起来,一边哭着一边紧紧的握着东方雪的手。

    “别…别哭……”东方雪沙哑着嗓子,一动不能动的对南宫雨安慰道。

    南宫雨抬起头,被泪水洗涤过布满血丝的双眼,看着躺在床上的东方雪,一边拭着眼泪一边擦了擦东方雪嘴边刚刚服药时留下的水渍。

    “我睡了多久了……”东方雪沙哑着嗓子对着南宫雨轻轻的问。

    “七…七日……”南宫雨口语不轻的回答东方雪。

    “这…这里是……”东方雪接着问。

    “这里是南宫家。”南宫雨回答道,东方雪环视了一下房间。

    “这是…你的…你的房间……”东方雪沙哑着嗓子接着问。

    南宫雨点了点头,然后便端起旁边的杯子,将杯子轻轻递到东方雪的嘴边,东方雪歪着头轻轻喝了一小口。

    喝过水之后,东方雪躺在床上, 看着红肿着眼睛的南宫雨,心中轻轻的说“谢…谢谢……”

    话还没说完,南宫雨就用小手堵住了东方雪的嘴,然后对着东方雪摇了摇头。

    东方雪看着眼前的女子,不知该说些什么,此时心中有着千言万语,有着数不清的疑惑,奈何东方雪的灵魂受损,体内有着重伤,根本无力说出再多的话,便只能静静的看着眼前的女子。

    “哥哥接着休息吧,等明日嫣然再去买一些补品来,哥哥一定会没事的。”南宫雨拉着东方雪的手,对着东方雪轻轻说道。

    东方雪闻言点了点头,刚想再次道谢,可看到南宫雨的眼睛之后,便打住了心中的想法。

    东方雪刚想闭上眼睛,可看到南宫雨并没有要离去的意思,依旧在床前守着自己,东方雪用尽力气挤出一个苦笑,然后强忍着身上的剧痛伸出手来轻轻将南宫雨眼睛里面留存的泪水抹去,对着南宫雨拍了拍床上自己身旁的位置,嘴中轻轻道“傻丫头……”

    南宫雨起初有些羞涩,可日思夜想的人儿就在身前,她还是慢慢的脱掉了鞋子,轻轻躺在了东方雪的身旁,一只手搂抱着东方雪的脖子,不一会儿,便熟熟的睡了过去,女子睡得酣甜,美梦中有着当初的翩翩少年,有着当初的承诺,当初的一切……

    东方雪感受这身旁南宫雨轻微的气息声,又强忍着剧痛将自己的右手慢慢抬起,刚刚自己去抹掉南宫雨的眼泪的时候,东方雪就发现了。此刻自己的右手手背上面竟然有一个剑形纹路,纹路呈金色,东方雪将手掌慢慢放到自己眼前端详着,突然一道金色剑光自剑形印记里面冉冉亮起,一瞬间之后又再次熄灭了。

    恍恍惚惚间东方雪似乎想起了什么,嘴中默念剑老…嫣然……

    随着东方雪的默念, 剑形纹路再次亮了一下,之后便像沉睡了一般,没了动静。回想起古迹之行发生的一切,鬼剑反噬、剑老莫名的话、恶灵夺舍以及脑海中皇甫嫣然的出现,东方雪的心中一种不能言语的心情涌上心头,究竟…究竟发生了什么…之后究竟发生了什么……

    第二日南宫雨一直睡到了正午才睁开了朦胧的双眼,当看到自己怀抱着的东方雪正盯着自己在看的时候,一朵红晕爬上南宫雨的脸颊,南宫雨虽然心有不舍,可还是在女儿家羞耻心的怂恿下起身下床穿上了鞋子。

    “哥哥…有…有没有人来过?”南宫雨穿好鞋子之后,一脸羞涩的问东方雪道。

    “南宫叔叔曾来过一次,当时我也闭着眼睛自我疗伤,所以他也没有多言便退出去了。”东方雪回答南宫雨说。

    “啊?”南宫雨更加羞涩了,羞涩之后说道“哦…”

    穿戴好的南宫雨走出门外,不一会儿端着一个脸盆走了进来,在盆中拿出毛巾给东方雪轻轻擦了擦脸庞,然后对东方雪说道“哥哥,雨儿一会儿去给你做些吃的,再给你买一些补品,不一会儿就回来。”

    东方雪点了点头之后,南宫雨就轻轻关上了房间的门,轻轻退出去了……

    南宫雨走后,东方雪看了看手上的纹路,昨夜自己一夜的疗伤之后,东方雪已经恢复不少,便一道神识解开了鬼戒的封印,鬼戒在东方雪昏迷之后,进入了自我封印之中,这也是书魂无法查看外面东方雪状态的原因。

    刚刚打开鬼戒的封印,书魂的声音带着悲伤就穿了出来“少主!少主,少主没事吧!少主!”

    “书老,我还好,就是现在有些虚弱……”东方雪安慰书魂道。

    “少主!”书魂大声呼唤一声东方雪,然后就大声哭泣了起来。

    一种不好的预感越来越强烈,东方雪赶紧问书魂“书老,究竟发生了什么?剑老如何了?嫣然如何了?”

    “少主!剑鬼…剑鬼他……他已经命陨了……”书魂哭泣着对着东方雪大声说道。

    东方雪突然感到心中一阵心悸,慢慢的闭上了眼睛,听着书魂给自己的讲述,一边听,东方雪的眼角一边有泪水滑落下来,看着自己成长了八年的剑老,在东方雪心中如师如父一般,就这般…就这般没了……

    在东方雪将手掌拿给书魂看过之后,又将自己那一日脑中灵物跟皇甫嫣然的事儿跟叔魂说过之后,书魂思考良久之后,对东方雪大胆猜测说“嫣然小姐本就是天生灵体,又是当初那灵物主人皇甫擎天的血脉,可能那灵物会害怕嫣然小姐,也可能皇甫家有着制服这灵物的手段,总之听少主的讲述,嫣然小姐化为了一团血雾…只怕…只怕……”

    “只怕什么?”东方雪迫切的问道。

    “只怕嫣然小姐是动用了传说中的化灵秘术,以一灵物为主,再以天生灵体之人的一身精血为辅,演化成了一个全新的灵,所以嫣然小姐可能是为了救少主动用了那道秘术,化为了灵,将那原本的恶灵吞噬之后,进入到鬼剑之中,成了现如今的鬼剑之灵!”书魂沧桑的声音对东方雪解释说。

    东方雪心中伤痛的看着手背上面的金色剑形纹路,眼中尽是悔恨,当日若是自己没去那座古迹,嫣然剑老就…就都不会死了……

    之后东方雪安慰了书魂几句,让书魂给白妩几人传个话,带个平安之后,东方雪便收回了神识,现在东方雪身体还未复原,尤其是灵魂的伤,不知道何年何月才会复原,所以释放神识对东方雪来说还是巨大的吃力。

    房间内再次进入安静之后,东方雪慢慢抚摸着手背上面的纹路,眼中悲痛,嘴中默念剑老、嫣然,你二人怎么这般的傻呢……

    回想起古迹之行当日皇甫嫣然让自己吻她额头的时候,自己还给拒绝了, 没想到只一眨眼的时间,活蹦乱跳的人儿就不在了……东方雪摸着手背上的纹路,纹路有着阵阵温暖传出,东方雪轻轻亲吻手背上那金色古剑的纹路,缓缓闭上了双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