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笔趣阁 > 女生频道 > 规则之地 > 第二卷 镜花水月 第八章 独孤血怒(杀)
    东方雪在鬼渊中早已忘记了年月,想这鬼戒还真是神奇,在里面修炼,说是度日如年也不为过了。

    东方雪在鬼渊修炼的这段时日里,虽然修为没有什么大的进步,但是在武技方面,鬼影、擒灵早已修到中成水平,裂天掌也早已大成。在闲暇之余,东方雪曾研究过鬼决的魂篇,一开始还是琢磨不懂魂篇的作用,练魂炼魂,灵魂又该如何去炼?每天鬼渊的夜晚来临,东方雪都会练习一遍魂篇的口诀法门。

    后来的某一日,东方雪正修炼裂天掌法,一个大胆的念头突然闪现在东方雪的脑海中,若是用运转灵力的方法,将自己所修炼的魂力一并注入自己的武技中,那会如何……

    东方雪一咬牙,周围灵力涌聚,就在东方雪即将打出裂天掌之时,东方雪又将体内魂力借着裂天掌印一并打出,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令人惊讶的事发生了,只见东方雪一掌打出打在巨石之上,顿时有排山倒海之势,周围风起云涌,巨石瞬间支离破碎。东方雪暗自心惊,没想到有了魂力的加成,黄品高阶的裂天掌法,竟然爆发出了玄品武技的力量……

    往后的日子里面,东方雪就一日一日的修炼魂力,并练习着掌控魂力,魂力虽然可以加持武技的威力,可是也有弊端,东方雪自己元婴初期的修为,所能修炼出来的魂力寥寥无几,简直少得可怜,这魂力并不像灵力一般,只要东方雪运转鬼决便能源源不断的在天地间索取,魂力每用一点便少一点,用完了,还得东方雪一点一点的修炼回来。

    东方雪此时正光着膀子,在鬼森之中的寒泉之中感悟天地,突然有异动在天空中传来。

    东方雪睁开眼看向鬼渊的天上,然会嘴角上扬,东方雪知道,那时落落给自己的信号,明日便是宁天成娶亲之日了!

    东方雪回到岸上,穿上衣服,然后来到鬼老剑老所居住的地方,跟二老告辞之后,东方雪又来到鬼森中鬼一所在的位置,只见鬼一正在跟一匹二阶妖兽厮杀,东方雪便远远的看了一下,转头便走了。

    “你若想报仇,便先在这鬼森中生存下来,再说吧!”

    这是东方雪带鬼一也就是李子云来到鬼森之后对他所说的话,有二老的照看,他也不会发生生命危险,等他可以在鬼森畅通无阻,在三阶四阶妖兽口下存活下来,等他出了鬼渊,他便是真正的鬼一了,当初的李子云就真正成了过去了……

    此时外世早已傍晚,在东方雪所在的小院落里面,独孤昭独自坐在院子里面的石桌前,正看着手中的纸发呆,只见纸上秀气的写着落落二字,这是落落两日前给他的,算是告诉了他落落的名字。

    这几日独孤昭一直守着落落,白日独孤昭会给落落讲讲天一门的见闻,讲讲外面世界的故事,二人一同吃饭,一同等待东方雪。等到了晚上,独孤昭便独自一人来到月下桌前,要么闭目修炼,要么就看着这张纸发呆,三日短暂,就这般度过了……

    落落在通知了东方雪之后,便坐在屋内等待着东方雪的出现,虽然才短短三日不见,可落落自离开爷爷之后,便跟着东方雪去了鬼渊,一起风风雨雨早就已经离不开这个哥哥了。

    只见屋内突然灵力一阵抖动,东方雪一身白衣便出现在了屋内,落落一间东方雪回来,便立马跑到了东方雪身边,挽住了东方雪的臂膀,东方雪笑了笑摸了摸落落的头,正当东方雪为见到落落平安无事而开心之时,突然东方雪发现了落落胳膊上面的伤痕。

    只见东方雪眼神渐渐暗淡了下来,然后摸了摸落落的头,落落看到东方雪的眼神变了,三日前所受的委屈立马涌上心头,眼泪啪嗒啪嗒就开始往下落。

    “谁干的?”东方雪阴冷的声音问。

    落落对东方雪摇了摇头,表示不说,东方雪一阵头疼,感觉头颅都快被胸中翻滚的气血气炸了。

    “没事!你别担心我!哥哥现在很厉害!”东方雪安慰落落说。

    正当两兄妹交谈的时候,突然房门被砰的一声被人踹开了。

    独孤昭冲进来一看,原来是独孤血,落落的哥哥回来了。独孤昭刚想要解释,自己刚刚在院子里面听到了里面的声响,怕是黑煞教再来报复,所以才闯进来的。可当独孤昭看到东方雪的眼神,独孤昭瞬间说不出话了,一股如入冰窟的冰冷感觉瞬间席卷全身,此刻独孤昭想要逃走的心都有了。

    “他干的!”东方雪阴冷的问落落。

    落落还没来得及抬手解释,只见东方雪的身影瞬间消失在眼前,等落落反应过来之后,独孤昭的闷哼声便响了起来,只见独孤昭被东方雪一脚踹出了门外,缓过神来的落落赶紧跑到门外去阻止东方雪。

    独孤昭被东方雪一脚踹出倒在地上口吐鲜血,独孤昭由害怕渐渐转变成了恐惧,东方雪何时来到的自己身前,东方雪又是何时对自己下手的,独孤昭丝毫没有看清,甚至都没有察觉到,要知道东方雪的境界可是跟独孤昭相同,都是元婴初期啊!

    看着东方雪拿出了武器阎罗剑,阎罗剑上面绿色剑光若隐若现,一步一步的走向了独孤昭,独孤昭看着东方雪的眼神,害怕的他在地上一点一点的向后退,一点一点的向后爬……

    正当东方雪要对独孤昭下杀手的时候,落落突然冲了过来,挡在了独孤昭身前,对着东方雪直摇头。

    “不是他?”东方雪阴冷的盯着独孤昭问落落。

    见到落落摇了摇头,这才将手中阎罗剑收了起来。

    落落走向独孤昭身前,将独孤昭拉起来,当落落伸手去拉独孤昭的时候,一股女子芳香传到独孤昭心脾内,让独孤昭如痴如醉,独孤昭瞬间心里想,这顿打挨的值啊……

    等落落将独孤昭拉起来后,两人转身,发现东方雪早已走到了屋内,然后落落便搀扶这独孤昭颤抖的身体一步一步的紧跟东方雪,走进了屋内。

    来到屋内,落落独孤昭二人看向坐在床边的东方雪,只见东方雪正盯着自己再看,刚才一般的冰冷感觉再次席卷独孤昭周身,独孤昭赶紧将落落搀扶着自己的手不舍的松开,然后对着东方雪挤出一丝苦笑。

    “坐吧!”

    落落回到东方雪身旁,东方雪对独孤昭说道。

    “不了……不了…站着也挺好的……”独孤昭结结巴巴的苦笑着对东方雪说。

    “嗯?”东方雪不解的看着独孤昭。

    独孤昭立马狂点头,身体颤抖着慢慢走到桌前坐了下去。要是在几日前,独孤昭对独孤血此人,根本没有正眼看过,一个是名不见传之人,一个是天一门的小侯爷,这简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可这这短短几日所发生的事,独孤血在独孤昭心中的地位,早已从小瞧便成了害怕,在今日又从害怕彻底的变成了惧怕!

    “你为何会在此?你忘记我对你说过的话了?若是天一门惹我,我不介意再加你们一家敌人!”东方雪对着独孤昭平静的说,可是说的越是平静,这让独孤昭心中就越是怕。

    “独孤……独孤大哥…小子是特地来为几日前的无礼,来给大哥赔不是的…绝……绝无他心…”独孤昭磕磕绊绊的向东方雪解释,解释完还不忘记看了一眼落落。

    “落落手上的伤是怎么回事?你看知道?”东方雪看着身旁低着头乖巧的落落冷淡的问。

    “知道……知道…两日前……”独孤昭将两日前发生的事儿一字不落的给东方雪讲述,看着东方雪的眼神越发的阴冷,独孤昭不由的后背冷汗凉飕飕的,当讲到独孤昭到来,救下落落的时候,独孤昭这才骄傲的挺了挺胸膛。

    听完独孤昭的叙述,东方雪闭上眼睛思索了一会儿,然后将阴狠的目光收起,疼爱的看向落落,摸了摸落落的头自责的说“都是我的错!让你受苦了,险些让我后悔终生!”

    落落听见东方雪的话,抱着东方雪胳膊的手臂,抱的更紧了,然后摇了摇头,像是再安慰东方雪说,我没事!

    独孤昭看着眼前的两兄妹模样,一种羡慕之情不禁升起,然后眼眶中两行热泪便流了下来。

    东方雪二人发现独孤昭哭了,东方雪疑惑的问“你哭什么?”

    “独孤大哥,抱歉!我太感动了!”独孤昭如实的回答。

    “你又感动什么?”东方雪饶有情趣的问独孤昭。

    “独孤大哥你不知,在我天一门,我爷爷一共兄弟二人!但是我二爷爷却在少年时离家走了,所以整个天一门也就只有我爷爷一人撑着,而我爷爷有三儿一女,可你可知道?我三叔跟我大伯二人终身未娶,一心痴迷武道,至于我姑姑不听我爷爷他们劝阻嫁往了边陲小地,所以我天一门,只有我一颗独苗儿啊……从小……从小就没有朋友……没有兄弟姐妹,所以在刚刚看到独孤大哥跟妹妹一起,这才感动到落泪……”独孤昭说了一大堆,硬是将天一门祖宗三代的历史说完了。

    东方雪落落两人,无奈的叹了口气,摇了摇头!

    不一会儿,夜便深了,在陪落落睡着之后,东方雪给落落盖上被子,然后轻轻关上房门,走了出去,此时独孤昭还等待在院落中。

    独孤昭见东方雪出来,刚想要问东方雪留自己下来所谓何事,就被东方雪制止了,只见东方雪径直走进了自己房间,等东方雪再出来时,已经换上了一身黑袍,不用猜,也知道东方雪作何打算了,东方雪径直走出了院落,独孤昭紧紧跟了上去。

    “独孤大哥,难道你今晚要……”独孤昭一边跟着东方雪疾行, 一边轻轻问。

    “你可知道黑煞教的人居住在哪里?你只需指给我一个方向,便可回去了!”独孤血突然停下来,看着独孤昭问。

    “独孤大哥!万万不可啊!我知道你修为高深,可是此次陪宁天成前来的应该还有黑煞教的高人,就像我三叔一般,至少到了出窍后期,甚至是分神期!”独孤昭阻止东方雪说。

    “没事!你只需告诉我方向,剩下的事你都无需操心!”独孤血严厉的呵斥独孤昭说。

    独孤昭无奈,然后抬起手指了指西方,然后说“西方行五六里地,便是黑煞教此行弟子居住的地方!”

    独孤昭说完,见东方雪闭目在沉思,便转过身接着说“此行陪宁天成前来的,我知道的有一位化神初期的七长老,至于有没有其他高手前来,我还需回去问过我三叔才知道,若是大哥执意今晚去寻仇,小弟不才,愿助大哥一臂之力!”

    “……”

    独孤昭说完等了半天,都不见东方雪回答,等独孤昭一回头,才发现,身后早已没了东方雪的身影……

    东方雪施展鬼影,五六里的距离只五六息时间便到了,站在远处,东方雪观察着下方的院落,只见院落中大大小小的灯光闪现。每间院落的门口都有数名黑煞教弟子在把守。

    “黑煞教昔日的账还没找你们算,现在又三番两次的惹我!竟还欺负到落落一个弱女子身上,险些让我悔恨终生,今日,便让我先给你们一个教训吧!”东方雪在角落里看着不远处的院落自言自语说,说完东方雪拿出一块黑布围在脸上,然后便在原地消失了踪迹。

    躲过门口黑煞教弟子的眼睛,东方雪来到了一处院落里面,只见里面数间房间里面吵杂的很,有的房间里面传出赌博声,有的房间里面传来男女之声,真是片腌臜之地!东方雪在心里厌恶道。

    东方雪施展鬼影,手拿阎罗剑,便走进了一间房间,房间中的男女之声瞬间消失了,紧跟着屋内的蜡烛便熄灭了,东方雪得手之后走出屋子,阎罗剑上面还流淌着滚热的鲜血,东方雪没有停手,紧跟着便走进了一间正在操办赌局的房间,同样的没有声音,同样的安静了下来,蜡烛再次熄灭之后,东方雪的身影出现在院落中,不久便再次消失在黑暗中……

    就这样,在远处望去,黑煞教的所住的大大小小的院落,一盏一盏的烛光正接二连三的熄灭,这也预示着黑煞教的弟子,正在一批接这一批的死去,在虚无的黑夜中静静的死去,少无声息……

    不知过了多久,东方雪身穿的黑袍,在黑夜中早已分不清那到底是黑色还是血红色了,东方雪才停手下来,飞上了屋檐,在不远处已经接近黑煞教的核心区域了,里面的院落明显比外围的院落要高档的多,东方雪猜测,宁天成跟与他同行的高人也一定就在此处,只是东方雪却不再往前继续走了,除了东方雪没有全身而退的把握之外,明日还有一次比试,实在不便现在受伤影响到明日的比试,白妩……那个名字,还在等着东方雪。

    “少主快退!前方有分神期高手!快退!”鬼戒中书魂剑鬼的声音突然响起。

    东方雪听见之后,立马将鬼影施展到极致,转身便走,身后却传来了哈哈大笑声。

    “哈哈哈……道友既然来了,为何又要离去?我黑煞教还不是小友想来便来想走便走的地方吧!”一道雄厚的声音自天地间向着东方雪涌过来,只一瞬间便将东方雪的退路给封住了。

    东方雪向后看去,只见一名黑袍老人,手拿宝剑,不知几时已经出现在了自己身后。

    “小友是何人,又跟我黑煞教有何仇怨,今日为何屠我黑煞教弟子?”黑煞教黑袍长老质问东方雪,身上出窍后期的气势向着东方雪紧紧逼了上来。

    “昔日仇今日怨,改日定当一一回报给黑煞教,今日便算了!”东方雪阴狠的对着老人说!

    “哦?那看来今日是留你不得了!哈哈哈……”黑袍老人见东方雪一个元婴初期的小子,竟狂成这样,杀心大显,瞬间一掌击向东方雪。

    东方雪见黑袍老者向着自己攻过来,立马施展鬼影,运转全身灵力,天地间灵气旋涡再现,海量的灵力向着东方雪涌去,东方雪又再次将全部魂力提炼出体外,运转到手上,一掌裂天,向着黑袍老者拍过去。

    一个回合之后,东方雪被巨大的力量逼退六七步,口中吐出一口鲜血,黑袍老者同样被逼退,被退之后诡异的眼神盯着东方雪,心中大惊这少年区区元婴初期的实力,竟能抵挡住老夫一掌,看来今日必须除之以绝后患!要不然日后定有大难于我黑煞教!黑袍老人心里寻思着。

    就在黑袍老人再次抬手想要杀掉东方雪的时候,突然两个人影出现在了旁边,打断了黑袍老人的运功,来人正是独孤昭和一名中年人。

    黑袍老者对着中年人喊道“独孤道,你为何来我黑煞教?难道今日之事你天一门也有参与吗?”

    “哼!我为何而来!当日宁天成利用我家少主!他真把他当个人物了?不过黑煞教大长老的孙子,若是昭儿有个闪失,用你大长老的命来填都不够!”独孤昭的三叔独孤道对着黑煞教破口大骂,声音中蕴含分神期修者的灵力,顿时天地间仿佛颤抖了一般。

    独孤道说完,紧跟着黑煞教院落里面,再次出来两人。

    两人都跟黑袍老者一个打扮,只是他们的修为更高,一个分神初期,一个出窍后期。

    “哈哈哈……独孤道友,那日不过是我家公子跟独孤少爷开的一个玩笑罢了……何必当真!”为首的黑袍老者对着独孤道抱拳道。

    “你说是玩笑就是玩笑吗?你也别太拿自己当个东西,最近几年,你们黑煞教可是做的过了!难道你们不怕丹武强者的判决吗?”独孤道质问黑袍长老。

    “这……”听到独孤道的话,着实让分神期黑袍老者一惊!

    正当几人说话之事后,东方雪向着独孤昭示意了一个眼神,表示感谢,独孤昭会意一笑,便对着黑煞教长老说“让宁天成滚出来受死!敢欺负小爷,利用到小爷头上了,若是我回去告诉我爹爹,不知道我爹爹会不会生气,去你们黑煞教谈点什么!”

    “这……宁公子…宁公子不在……”为首的分神期长老吞吞吐吐的掩饰回答。

    东方雪在独孤昭二人分散三人注意力的片刻,见周围封锁已经被独孤道打破了,便用尽全身灵力,极力施展鬼决中的瞬移之技……

    “不好!”分神期老者惊呼,一转头,只见早已没了东方雪的身影。

    “混账!那个蒙面小子去哪儿了!”另一名长老破口大骂,赶紧放开神识在周围寻找了起来。

    独孤道独孤昭二人,见三人的狼狈模样,嘲讽的笑了笑,独孤昭对着黑煞教分神期长老大声说

    “既然宁天成不在,你们便给他带个话,明日若是独孤血不取他性命,我亲自去取!哈哈哈……”

    说完,独孤道便带着独孤昭遁走了……

    黑煞教分神期长老,气的胡子都歪了,不一会儿,一名黑煞教弟子跑了过来说

    “禀告几位长老,今夜不知何人前来,杀了我方弟子两百余人,其中…其中灵寂初期两名,心动期弟子三十名,开光融合境一百八十人全部身死!”  弟子颤抖的对着三位长老禀告说。

    “气煞我也!”为首的分神期长老大怒。

    “查!给我查!掘地三尺也要给我查出来!简直是奇耻大辱……”

    东方雪施展瞬移回到了自己所在的院落之中,刚刚出现在院落,东方雪便听见落落起床出门然后跑过来的声音,然后东方雪便昏厥了过去,彻底没有动静……

    夜又恢复了宁静……

    在黑煞教的院落中此时却仍旧灯火通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