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笔趣阁 > 女生频道 > 跛子求爱,王爷别逃 > 第八十七章人生也是风景
    阿柒看着剪刀,还没想明白,门就被慕容冢大力的撞开,阿柒被生生撞趴在地上。

    “小七?”慕容冢急的一脸的汗,扶起阿柒。

    司徒神医看着这两人,说了句‘冤家’,背着手走了。

    慕容冢把阿柒抱在怀里,小心的查看她受伤的手问,“还疼吗?刚才有没有撞疼你?是我着急了。”

    阿柒毫无生气的摇摇头,目光呆滞。

    慕容冢将小七抱上床,有些不知所措的看着她,“小七,我知道你自从失忆后变了很多。失忆前你是‘萧婉’,失忆后你是小七,你一直在纠结这两种不同的身份,我现在告诉你,‘萧婉’只是以一个丞相之女的身份在我的生命中出现过,虽然她对我而言是很重要,可是‘小七’远远胜过我的生命,我愿意用一生守护你,我可以放弃一切,那你能不能不要因为一只脚而放弃我呢?你在王妃的手里生死一线时,在老虎口中死里逃生时,你有害怕过吗?

    我比你年长十岁,你们说的很多东西我确实看不懂,也听不懂,在我眼里你和楚风一样都是孩子,我曾经问过他,在他那个年龄里他有没有敬畏过什么?或者坚守什么?我没有听到答案。小七,我也想问问你,你敬畏你失而复得的生命吗?你可坚守过对爱情的承诺?这个承诺不是对别人的,是你自己心里答应的,你有吗?我觉得你没有,因为你从来没有认真生活过,包括你说你爱我。

    你懂什么是爱吗?爱不是简单的上床睡觉,不是嘴里说句喜欢,说句爱就是爱情了。

    生活和爱情一样都需要用时间来堆积,一个连生活都过不好的人,谈什么爱情?连自己生命都不珍惜的人谈什么生活?我说过,不管你在什么时候都不要放弃生命,不要辜负那些努力让你活着的人,你做到了吗?一个腿瘸就把你打倒了,一句嘲笑就让你崩溃了,我不明白,你连死都不怕,你还怕好好活着吗?

    父母的早逝确实对你打击太大,让你过早的失去了父母之爱,你在紫青坊的那些年,经历过的那些事都让你严重缺少安全感,这些我都能理解,可是小七,你不要忘了,父母迟早都会离开你的,他们追不上你的脚步,你在长大的同时他们在衰老,而你总是容易把一种爱当成救命稻草一样紧紧抓着不放,一旦他们离去,你就不知所措。难道给你生命的人不在了,你就不能好好活着了?”

    阿柒冷冷道,“你不懂,我从来就没得选择,终归只有一条难走的路。”

    慕容冢抱紧阿柒,“既然已经在路上了,那就不要退缩,再难走也有我陪着,你不想看看路的尽头有什么吗?”

    阿柒看着慕容冢,目光闪烁不定,“尽头?不是死路一条吗?”

    慕容冢笑笑说,“我们试试看,万一不是呢?”

    门外曼陀突然说,“爷,宫里传话太后娘娘病重让您进宫一趟。”

    慕容冢眉头紧锁,“谁传的话?”

    曼陀,“爷,是陈公公。”

    慕容冢低头看着阿柒道,“乖乖等着我,我去去就回。”

    虎谷风和曼陀跟着慕容冢到宫门前,虎谷风说,“王爷,这次并不是皇上召见,单单是太后娘娘生病见您,不会是有什么事吧?”

    慕容冢看了一眼宫门说,“没事,我也该和母后说说这件事了,此次既然不是皇上召见,我见过母后就出来了。”

    凤藻宫,太后在打理她的花草,慕容冢径直进来,跪地请安,“孩儿见过母后,听说母后身体抱恙,不知可看过太医?”

    太后见到慕容冢甚是高兴,赶紧扶起来说,“无碍,只是懒得理会宫中琐事,躲懒罢了。”

    慕容冢坐下,“那母后打发人叫孩儿进宫可是有其他事情要嘱咐?”

    太后看着慕容冢比以前消瘦了很多,心里五味杂陈,赶紧叫陈公公把早就准备好的吃食拿出来,摆了一桌都是慕容冢喜欢吃的,“快吃,母后想见见自己的孩子还要找理由吗?”

    慕容冢拿起一块点心咬了一口,细细品味,永远不变的桂花糕的味道,也是他唯一喜欢吃的甜食。

    “还是母后做的桂花糕最好吃。”

    太后笑了笑说,“是啊,你最爱吃母后做的桂花糕,别人做的你尝都不尝,从小口味就比较挑剔,也是被我惯的,你那府里如今连个能照顾你的人都没有,你有没有考虑再给王府娶一位王妃?”

    慕容冢冷冷道,“王妃刚刚过世不久,孩儿实在无心再娶一位。”

    太后冷笑一声,意有所指道,“你是真的因为这个原因吗?还是有人绊住了你的心,看谁都不入眼?”

    慕容冢道,“孩儿不知母后何意,还请母后明示?”

    太后道,“听说王府的柒莫脚瘸了?是暂时瘸呢还是永远的?”

    慕容冢愣住,“母后”

    太后凌厉的目光看向慕容冢道,“你还给我装傻吗?为了那个女人,你连自己的母后都不要了是吗?天下苍生,社稷江山难道没有一个女人重要?”

    慕容冢站起身,神情严肃道,“既然母后已经知道了,那孩儿也就直说了。孩儿这次离开和小七没有多大关系,这是孩儿自己的决定,自从孩儿懂事起,就有的事情都被别人安排好,按照别人的要求去做。还没在母后身边学会撒娇就有人告诉孩儿怎么去当一个孝顺的皇子,怎么成为一个骁勇善战的将军,怎么成为一个小心翼翼的王爷,孩儿都快忘了,自己活着的意义是什么。母后,孩儿累了,这江山是那个坐在皇位上的人的,我离开与否又有什么关系呢?”

    太后气急站起身指着慕容冢道,“既然你已经付出了这么多,为什么不能再坚持一下呢?有些事情不到最后你永远看不到最后的结局是什么。你以为你离开皇宫,摆脱王爷的身份,你就能潇洒的过普通人的生活吗?我告诉你,你不能。你在别人的眼皮子底下可能还好点,可你一旦离开,你知道会有多少对你怀恨在心的人制造出多少流言蜚语,那些话传到皇上耳朵里,不管真实与否,你都逃不过,你别忘了萧丞相是怎么死的?”

    慕容冢镇定的看着太后道,“孩儿与萧丞相不一样。”

    太后坚定道,“错,是一样的,在皇上的眼中你们从来都是一样的。都是他的眼中钉肉中刺,你能逃到哪里去?更不要说你是为了那个‘萧婉’离开的,皇上会怎么想?你答应他的承诺你还会遵守吗?如果你不遵守,仅凭一条欺君之罪,勤王府就是满门抄斩的结果,这个你想过吗?”

    慕容冢冷冷道,“孩儿想过,所以孩儿离开不会带走慕容空,他会留在王府,有他在皇上会放心的。”

    太后大惊,气得仪态尽失咆哮道,“混账东西,你是空儿的亲生父亲,你怎么能将襁褓中的孩子当做人质留在王府?你真的是铁石心肠吗?我不敢相信我会生出你这么一个冷血无情的儿子。”

    慕容冢道,“母后何必生气,您想想就算我在,空儿就能逃过被当做质子的命运吗?皇上喜欢玩互为掣肘的游戏,并乐此不疲,孩儿只是按照皇上的心意做事,他该高兴才是。”

    太后冷静下来,坐回榻上道,“那如果是母后不让你走呢?难道母后都留不住你吗?”

    慕容冢有些迟疑道,“如今让孩儿最放心不下的就是母后,深宫之中,母后的难处孩儿无法分担,宫中的争斗往往都是看不见的,母后选择不理六宫之事确实明智。如此也可保一世安稳,还望母后原谅孩儿的不孝。”

    太后看着慕容冢坚定的眼神,失落的挥挥手说,“走吧,不过你记住,那个‘萧婉’会害了你的,你们不是良缘。”

    慕容冢离开的背影一顿,径直离开。

    刚出了凤藻宫,门口就有小太监在候着,看到慕容冢立马上前跪下说,“勤王殿下,沐殷小殿下请您过去。”

    慕容冢目光幽暗,语气更是冰冷道,“本王还有其他事要办,没时间见他。”

    慕容冢说完就往出走,留下小太监一脸震惊。

    小奴才跑进来对沐殷说,“小殿下,勤王没来。”

    沐殷喝着茶,似乎并不意外,“他这个脾气真是让我又爱又恨,又没有办法。太后那边估计也无计可施了吧?”

    小奴才道,“这次王爷是铁了心要离开,连太后的话都不听,您觉得皇上能留下他吗?”

    沐殷道,“我也没打算靠皇上,万事还是自己来比较好。”

    沐殷想了想说,“那边的事说了吗?”

    小奴才道,“已经传出去了。”

    沐殷点点头,“还有你让佩儿去办一件事。”

    沐殷对小奴才私语良久,小奴才笑着点头退下去。

    梨园,楚风和梅耀祖匆匆跑进来,听说阿柒在王府发疯,进来一看该发疯的人此时正闷闷不乐的坐在凳子上不闹也不哭。

    梅耀祖困惑不已道,“阿柒,是我消息有误还是你自我修复的能力太强啊,你不是在发疯吗?”

    曼珠和纸鸢一脸怒气看着火上浇油,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梅耀祖。

    阿柒突然哭笑不得的开口道,“不好意思,你们来晚了,本姑娘现在心情平和的很。”

    梅耀祖一脸失望道,“害我担心,我还准备带你出去转转呢。”

    阿柒看了一眼楚风见他眼里憋着笑,又看梅耀祖一脸不甘心的样子,勉强说,“去哪里啊?既然是你要求的,那我跟你出去。”

    梅耀祖嘀咕道,“本来是安慰你的,可现在怎么觉得是你特意陪我散心似的,咱俩谁安慰谁啊?”

    阿柒胳膊搭在梅耀祖肩上道,“那我现在急需要梅公子的安慰求求梅公子带我出去转转吧。”

    上官楚风也将胳膊搭在梅耀祖肩上学着阿柒的语气道,“我也心情不好,需要安慰。”

    梅耀祖没崩住笑出声,“好了,好了,怕你们了,那阿柒你快穿好衣服,我带你们去一个神仙住的地方。”

    阿柒他们坐着马车,出了城门,看着外面的路越走越偏,不禁问道,“你要带我们去哪里啊?怎么这么远啊?”

    梅耀祖神秘一笑说,“想看好风景就要舍得走远路,都说了是神仙住的地方了,肯定远离京城,远离烟火气啊。”

    阿柒觉得说的在理,也不想多开口就静静坐着,坐马车虽然颠簸可是同时又对梅耀祖说的地方充满了期待。

    就在阿柒屁股快被颠成两瓣时终于听到梅耀祖的‘到了’,阿柒从车上下来,站定,瞬间被眼前的美景折服了,不由自主赞叹道,“好美啊!”

    梅耀祖一脸骄傲道,“怎么样,没让你失望吧?”

    上官楚风放眼望去漫山遍野的桃花,妖妖似火,如醉霞绯云,直让人眼花缭乱不知道该看那一株。

    “没见过这么多的桃花。”

    梅耀祖指着前面的桃树林说,“走吧,里面还大有乾坤呢,这算什么。”

    楚风一路扶着阿柒穿过桃花林,到了一个开阔的地方,再往下看时才发现已经站在了一座山崖之上,往前看远处流水潺潺,古树绵绵,雾气昭昭,犹如置身在一片仙境中。

    梅耀祖指着身后的大山说,“你们知道这山叫什么名字吗?”

    阿柒摇摇头。

    梅耀祖说,“这山叫有情山,你们前面看到的河叫无意河,还有远处白雾最重,古树参天,竹木蔽日的地方叫无悔林。”

    阿柒眺望着远处,隐隐约约看到穿过无悔林还有人家,问道,“前面是不是还有村镇啊。”

    梅耀祖点点头说,“你隐约看到的粉墙黛瓦其实是个古镇,好像叫仙降镇,但这也是传言,并没有人真的去过那里。”

    阿柒道,“为什么啊?”

    梅耀祖道,“因为没有人能活着穿过那片无悔林。”

    阿柒点点头,“看着面前的景色,就好像置身画中一样,好不真实,而且这地方的名字也都挺有意思的,你是怎么发现的?”

    梅耀祖略显不好意思道,“楚风打仗时,我就一个人乱逛,无意间发现的。”

    楚风看着远处的古镇,若有所思,“仙降镇,从来没有听说有这个地方啊。”

    梅耀祖解释道,“本来就是我道听途说的,是不是真叫这个名字还不一定呢,反正今天叫你们来就是让你们看看这风景如画的地方,释放心情,这里真的是山清水秀,背山面水,风水极好啊。”

    楚风道,“确实是个风水宝地,青山下,流水旁,还有这百亩桃林环绕,真的只有神仙才会住这。”

    梅耀祖一脸开心的看着上官楚风,低头对阿柒道,“一个人的生死和这些山河相比多么渺小,你今天可以站在它上面看斗转星移,明天有可能就永眠在地下,人生世事难料,活在人世中谁不是在赎罪,不是一场修行。

    阿柒,我们是最难的修行,活在人上人,必定要吃得苦中苦,有人爱你,就要承受有些人恨你,尤其要接受别人对你雪上加霜,落井下石的恶意。

    你看看你脚下的土地,面前的美景,你能想象它们在多年前也遭受过战火,上面流淌着鲜血,那桃树下也埋着尸体。可今天我们所看见的是山河壮丽的美景,别无其他。所以,我希望有一天你能正视你受伤不能走路的左脚,平等的对待她。

    你曾经的健步如飞有她的功劳,现在就不能因为她的受伤而抱怨嫌弃她的拖累。毕竟,你今天能活着站在这里,是我们所有人努力的结果,我们从来没有嫌弃过你脚瘸,也没有想过因为你可能脚瘸而放弃救你,我们是爱你的,包括你以后不能正常走路的左脚。”

    阿柒默默看着前面潺潺的河流,嘴角微微翘起,依旧泪流满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