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笔趣阁 > 女生频道 > 异世界的手工鬼才 > 第六十章 心理安全区
    “匿名信?什么匿名信?”李维决定装傻充愣,耸耸肩道,“喂,熟归熟,你乱说话我一样会告你诽谤的。”

    “诽谤?”坎蒂丝还不习惯李维那古怪的说话方式,有忍俊不禁,“你知道么?除了治愈能力,夜之灵还擅长追踪,尤其对气味敏感,比猎犬还要灵敏。虽然你匿名,但气味可都留在信件上了。”

    说到这,她面露好奇:“获得信件后,我最初尝试占星术,却看不到半点命运轨迹,连一根线条都看不到。难道,有人掩盖了你的命运?是伯恩斯么?”

    “坎蒂丝,你知道‘匿名信’的含义么?”李维没有回答,一脸无奈道,“匿名,就是不想让人追查。”

    “我们也是没办法,”坎蒂丝苦笑,也不拐弯抹角,直接进入正题,“近来又有异变,事情不太对头……一夕之间,罪民全部暴毙,一个活口也没留下。”

    “死了不更好?”李维不以为意,“死了的罪民,才是好罪民。”

    “死法不对,很古怪。”坎蒂丝抬起手,数道魔法投影浮现。

    “喂,好好说话,别放图。”李维嘴上调侃,视线落在几道投影上,神情变得凝重。

    那一具具罪民尸体,尽数枯槁而干瘪,像是沙漠中风干的干尸。在他们的背部,同样都有个向外破开的裂口,似乎有什么破体而出。

    “被吸干了?这些人的血肉精华,恐怕都已回归母体了……说不准,母体中正孕育着更为可怕的玩意。”李维摩挲下巴,询问道,“你们找到母体了么?”

    “没有。”坎蒂丝摇头,又补充道,“准确点说,还没开始找。”

    “没开始?”李维闻言微怒,沉着脸道,“我都划出准确范围了,你们也不去找找?”

    他很恼火。

    “因为没人重视,”坎蒂丝也很无奈,“只是一封匿名信,信上那个圈也很随意,怎么会引起重视?而且,近来裂胸者闹腾得正凶,罪民们突然暴毙,只会让猎魔公会感到轻松,全力追寻裂胸者。”

    “裂胸者?究竟什么玩意?”李维皱了皱眉,在树宫时,他就曾听凯恩提及过。

    “不太清楚,但绝不是人类。”坎蒂丝摇摇头,仔细描述道,“外貌是性感女郎,只在深夜出现,会主动迎上男性,以挑逗语气说道,‘想看看我衣服下面有什么吗?’。”

    “怎么着?这是……遇上‘倾城’了?需不需要竖个大拇指?”李维撇撇嘴,在心中吐槽。

    “无论对方作何回答,裂胸者掀开衣袍,它的胸口从中裂开,化为一张巨口,将男子吞下。”坎蒂丝面露头痛,继续道,“这种生物直觉极强,能提前察觉危险,任何陷阱和埋伏都对它无效,且行动迅速,难以被追踪。”

    “装完就跑?”李维皱眉,嘴上揶揄着,也感觉到棘手。

    “我们也是没办法,才想请你帮忙。”坎蒂丝表情诚恳,鹅蛋脸上的美丽眸子紧盯着他。

    “明白了,走吧。”李维叹息一声,点头应允。

    马洛的算计,他看得一清二楚,却是无力抵抗。坎蒂丝治疗过自己的左手,算是对自己有恩,有她出面,自己根本无法拒绝。

    何况,那素未谋面的“母体”一旦发难,造成的灾难恐怕非同小可!

    两人向外走,还没走出拂晓之巅,迎面遇上两位风格迥异的俏丽少女,却是米歇尔和爱丽丝。

    “多拉贡小姐,摩尔小姐,两位早上好!呃,今天天气不错!”李维干笑着打招呼,不知为何,他有些心虚。

    “哦?怪不得一晚上没回来,原来,是私会女神官去了?”看到坎蒂丝,米歇尔明显愣了愣,眼中浮现一些说不清的意味,语气阴阳怪气。

    “大人冤枉!”李维赶紧举起双手,自我辩解道,“我昨夜在灵魂之砧,忙活整整一夜,制作了件咒器,叫‘野性沉沦’。至于坎蒂丝,她今早刚过来,想让我给予十三号猎魔队一点帮助。”

    坎蒂丝表情古怪,看了李维一眼,又看一眼米歇尔,点头道:“我作证,李维说的是事实。”

    “帮助?”米歇尔脸色好看了些,但还是不高兴,“李维,你帮忙的次数也太多了点,都快成为十三号猎魔队的编外成员了!你只是一名学徒,老掺和进这些邪恶事件,太过危险了!”

    “唉,我也不想,希望这是最后一次……”李维何尝不知,他苦笑一声,又肃然道,“但这件事情非比寻常,我必须得帮忙。”

    “既然这样,我也去!”米歇尔想了想,沉声道。

    “等等,我拒绝。”李维摇摇头,他不想让对方犯险。

    “我拒绝你的拒绝!”米歇尔果然是米歇尔,还是一如既往的强硬,“我的实力在你之上,你都能去,我为什么不能?”

    “呃,我能不能拒绝你对我的拒绝的拒绝?”李维很无奈,发挥饶舌水平道。

    “不能!”米歇尔的回答,斩钉截铁。

    “李维,我要也去。”爱丽丝忽然开口,她居然记住了李维的名字,微笑着道,“我正好缺点噩梦的素材……”

    李维苦笑。

    他之所以愿意前往,原因其实很简单,身负“阴影折跃”的他,可以随时脚底抹油。但带上这二位可就麻烦了,“阴影折跃”能携带物品,甚至能搬运尸体,却对活人无效。

    “出发吧,队长已经等着了。”坎蒂丝看了一场好戏,笑眯眯地道。

    ……

    “黄金平原”区。

    这里是城中心,也是最大的富人区之一,极为繁华,人来人往。

    马路边,马洛似已等待多时,这次他的身边不是汉斯,而是一名棕色巨熊般的赤髯壮汉。

    “‘诗人’雷·鲍比。”坎蒂丝上前,主动给三人引荐,“别看他长相彪悍,他的诗歌咏叹却柔美,典雅,富有艺术气息,足以在金色夜莺歌剧院开个个人专场。”

    壮汉看似彪悍,却十分腼腆,只是笑着挠头,并不说话。

    “李维,在搜索之前,我还想再确认一件事。”马洛迎上前来,神态郑重地询问,“那母体的位置,你是怎么判断的?占星术、塔罗牌,甚至灵数,猎魔公会都使用过,却都一无所获。”

    “无需占卜,靠推理就行。”李维微微一笑,神态从容道,“简而言之,——心理安全区。”

    “心理……什么意思?”

    何止是马洛,所有人都面露茫然。

    “任何生物都有心理安全区,即使连环杀人犯,或者旧神门徒,也无法避免。”李维眉梢上挑,侃侃而谈道,“这个‘安全区’存在于潜意识中,当事人甚至都意识不到,但他们的行动轨迹却会将其折射出来。”

    众人都仔细听着,身处喧闹的街上,却鸦雀无声。

    “当门徒拥有据点后,作案范围一般是以据点为中心,向着四面八方辐射。”李维抬起头,询问马洛,“罪民们的行动轨迹有么?”

    “有!”马洛点点头,抬手描画。

    他的斗气呈灰色,极为灵动飘逸,在他的操控下,竟凝形为拂晓之巅的俯视图,接着继续勾勒,勾勒罪民的犯罪轨迹。

    轨迹越来越多。

    众人狐疑地观看着,渐渐地,他们表情变了。

    道道轨迹合并,竟成了一个不规整,扭曲变形的的圆形。

    李维抬起手指,在圆心附近画了个小圆,笃定道:“母体就在这里!”

    众人沉默,久久没有说话,神色震撼。

    他们都有些无法理解。

    “怎么了?”李维疑惑。

    “这个,你是在哪里学到的?”马洛迟疑许久,敬服地询问,感觉自己这么多年的猎魔队长白当了。

    米歇尔也表情复杂,她想起和帕斯奎雷的那一番谈话。

    “这家伙的脑袋里面装的都是些什么?还真像那位癫狂贤者的传承者啊……”她心中暗道。

    “无师自通。”李维当然没法回答,心中则是暗道,“《犯罪心理》整整十三季,接近三百集,我可是一集都没落……”

    马洛惊叹不已,连连摇头感慨:“你不愿加入猎魔小队,实在是太浪费资质了。”

    “李维,别听他的。”米歇尔在旁叮嘱,“小心糖衣炮弹……”

    马洛笑得无奈,再次摇头后,取出几样魔法物品:“这两样东西,你们每人一份。这是邪念蜡烛,它无法直接追踪旧神气息,却能对旧神门徒起反应;这个是风哨,一旦发现什么,你们吹响风哨,我们就会来帮忙。还有这个是身份证明,能证明你们猎魔小队的身份。”

    “明白。”李维接过,仔细询问用法后,分发给米歇尔和爱丽丝。

    “我准备分两组搜索,三人一组。”马洛面露犹豫,提议道,“此外,我有个建议,重新分组,按照实力分配……不然的话,你这组的实力较弱。”

    “你觉得,我会听你的么?”米歇尔哼了一声。

    马洛苦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