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笔趣阁 > 女生频道 > 异世界的手工鬼才 > 第五十九章三女士拍卖行
    清晨,浮岛上,艾德里安早早归来。

    他神情愧疚。

    在心平气和的思考后,艾德里安觉得昨天言语过火,或许会给这个充满朝气的少年造成打击,即使不至于一蹶不振,也可能会变得拘束,缩手缩脚。

    他这样想,说明他不够了解李维。

    身为一名资深扑街,某人的内心就和他的脸皮一样坚不可摧,约等于外练金钟罩,内穿铁裤衩,十三太保横练护体的那种。

    “得道歉!”艾德里安告诫自己。

    老远的,他看到李维坐在桌前,右臂支着脑袋,似乎在专心看书。他的肢体动作恹恹无力,脖子斜靠,双肩耷拉,背影颓废且萧瑟。

    艾德里安愈加愧疚,走上前去,轻声道:“李维,我觉得……”

    他的声音戛然而止。

    艾德里安嘴角抽搐,他听到了节奏分明的鼾声。

    这是在……睡觉?怎么回事?

    身为魔法师,不以冥想补充精力,居然靠睡眠?而且还在打鼾?

    艾德里安当场凌乱,转身要离开,而强迫症令他再次转身,走到对方身旁,掏出手帕,擦去了李维的口水。

    这时候,他忽然注意到,在李维的手边,竟躺着一只黑色拳套。

    同样是拳套,它和“巨魔的掌控”却截然不同,其每一根半截的指套都如巨兽獠牙,荡漾着杀戮和死亡的气息,甚至似乎散发出血腥味。当视线落在其上时,艾德里安居然有种被刺痛的感觉,脸皮如同针扎。

    “野性沉沦?”艾德里安盯着拳套,眼中有精芒掠过,想要剖析解构,但那一根根扭曲线条很快让他丧失兴趣,摇了摇头。

    他面露犹豫,似乎在斟酌什么。

    “残次品么?”

    “李维籍籍无名,这玩意若送进‘三女士拍卖行’,怕是会被退货……”

    “那——挂上我的名字?”

    “但那样的话,也会破坏我的名声,更重要的,是会影响到导师。第五燃素那群混蛋近来蹦跶得很凶,若被他们抓住把柄……”

    ……

    艾德里安迟疑许久,长长叹息一声,做出决定。

    “这件事是因我而起,要不是我用言语激他,李维绝不会这么早就尝试咒器,也就不会失败了。”他下定决心,揽下责任,“若不帮他一把,李维或许会破产。”

    艾德里安决定,将这件“野性沉沦”挂在自己名下,送至三女士拍卖行拍卖。

    他没吵醒李维,小心地抓起“野性沉沦”,又取了“巨魔的掌控”,以封魔麻布包裹捆扎后,向外走去。

    “只希望别碰上第五燃素的混蛋。”艾德里安喃喃道。

    ……

    三女士拍卖行。

    艾德里安表情难看,他想起癫狂贤者提出的“墨菲定律”,越怕什么,就越会来什么。

    “艾迪·拉泽尔。”他在心中默念。

    “艾德里安,很久没见了。”艾迪熟络地打招呼,看一眼对方放在身后的右手,皮笑肉不笑道,“又是‘巨魔的掌控’?啧啧,虽然耐心是一种美德,但过度的耐心,或许是一种愚蠢。”

    艾德里安一言不发,权当没看见对方,在他身边走过。

    “祝你卖个好价钱……”

    擦肩而过的一刹,艾迪在他耳边低语。

    艾德里安不答话,脚下不停,头也不回地走进拍卖行。

    艾迪却猛然回头,望着艾德里安早已消失的背影,比划了个粗鲁手势。

    “卖个好价吧,毕竟是最后一次了。”

    ……

    “让斯科过来。”作为常客,艾德里安也有熟人。

    很快,一名精瘦干练的卷发男子快步走出,满脸微笑地行礼:“雷德梅恩先生,这次的拍卖物是什么?”

    “巨魔的掌控,”艾德里安顿了顿,语气弱了几分,“还有一件试验品性质的作品,叫做‘野性沉沦’。”

    “野性沉沦?”斯科露出疑惑,试图回忆。

    “哦,不用想了,是我自己设计的,并没有先例。”艾德里安摆摆手,故作平静道,“只是个半成品,但属性还可以,估值应该不错。”

    他实在不是个会撒谎的人,虽然假作镇定,脖子已经泛红,还有向脸部蔓延的迹象。

    “明白。”斯科点点头,作为资深拍卖师,他自然清楚什么时候该装作看不见,“还是老规矩,抽成二十分之一。”

    “没问题。”艾德里安点点头,不寒暄也不逗留,“等拍卖结束,请直接将钱款送往拂晓之巅。”

    双方合作已久,对三女士拍卖行的信誉,他还是信赖的。

    ……

    “寇恩,将这两件咒器送去鉴定,估个初价。”斯科吩咐着,将包裹递给一个年轻人,自己则转身去了后房。

    房内坐着两个人,和他穿着同样的拍卖师礼服,一个是宽脸中年人,另一个则是白发老者。这两人,中年人是罗伯特·斯特吉斯,老人是维尔吉尔·拉什,和斯科一样,他们都是这的拍卖师。

    三女士拍卖行是一所连锁店铺,而这三人,就负责掌管拂晓之巅的分支。

    “斯科,你还没想明白?”罗伯特神情冰冷,态度盛气凌人,“招待艾德里安只是浪费时间,不,更是浪费金钱!”

    “但艾德里安的名字,从来就是品质的保证。”斯科出言辩驳,“他所提供的咒器,从来找不出一点缺陷。”

    “对,品质优良,甚至可称之为‘完美’!”罗伯特像在赞美,语气却充满讥诮,“不过,从无缺陷,也从无亮点。更重要的是,那‘巨魔的掌握’,它是,也永远只是一级咒器!”

    “……”斯科哑然无语,但他不肯放弃,“艾德里安在打磨基础,他会一直成长……就在刚才,他送来了一件新作,这会是个不错的开端。”

    斯科心里清楚,那件“野性沉沦”绝不是什么开端,恐怕只是废物利用,用来挣点零花钱的残次品。只看艾德里安的表情,他就已心中有数。

    但这个时候,他只能撒谎充数了。

    “开端?”罗伯特冷笑。

    两人都望向维尔吉尔,他资历最老,也最有话语权。

    维尔吉尔陷入沉默。

    “继续中立?”他抚弄胡须,思考着,“还是向‘第五燃素’靠拢?”

    维尔吉尔倾向于后者,毕竟,没有人会和亮闪闪的金币过不去。

    这时候,寇恩闯了进来,他连滚带爬,满头大汗。

    “寇恩,规矩你都忘了么?要先敲门!”维尔吉尔被打断思路,不悦地呵斥。

    “三位大人,很抱歉,事态紧急!”寇恩神色惊惶,嘴唇哆嗦个不停,“是‘黑手’,他疯了!他像是被魔神附体了,失去了理智,变成了嗜血的怪物!”

    “疯了?嗜血怪物?”维尔吉尔皱眉,“带我去看看……”

    “黑手”是三女士拍卖行雇佣的“测试者”,用来测试每件装备和咒器的品质,供鉴定师做出精准评估。作为测试者,“黑手”已经是老手的,还从未有过失控的迹象。

    ……

    测试场。

    “这是……”

    维尔吉尔满脸惊容,另外两名拍卖师则跑到一旁,疯狂地干呕着。

    测试场内,作为“黑手”对手的凶暴狮已被完全撕碎,不错,是撕碎!场地内,断肢、残骸、血肉、脏腑散落一地,那头凶暴狮像是被绞肉机碾过,又像是从内部爆炸了。

    浓郁血腥气飘散,黑手立于散落一地的血肉中,原本深黑的斗气泛着血染般的猩红,烈焰般翻腾跳跃,搅动空气发出原始而野性的兽吼。

    “发生了什么?”维尔吉尔失声道。

    黑手被声音吸引,转头望向维尔吉尔。

    维尔吉尔这才注意,黑手的右瞳中漂浮着一枚血色符文,流溢着血月般的辉光。他的眼中没有往日的恭顺,而是野兽般的,裸的,毫不掩饰的疯狂和杀性!

    维尔吉尔后退了一步。

    “这……”他又是一惊。

    维尔吉尔是一名魔法师,他的等级和实力远在黑手之上。但就在刚才,黑手眼中的杀意令他心寒,被对方的气势所慑,居然胆怯了!

    这时,黑手却如从噩梦中醒来,他瞳仁中的血色符文消失,视线恢复正常,看了维尔吉尔一眼,立刻露出恭敬神情。

    “您好,拉什先生。”他鞠躬行礼。

    “发生了什么?”维尔吉尔询问,他依旧不敢离黑手太近。

    “我不是太清楚……”黑手面露茫然,却忽然低下头,望着右手上的拳套,露出强烈渴望却又畏惧的神情,“这个东西,太可怕了!”

    “野性沉沦?”维尔吉尔的身后,斯科声音响起,语气中全是惊讶。

    ……

    李维并不知晓,他的那件“野性沉沦”,给整个三女士拍卖行造成了难以磨灭的心理阴影。

    稍微算算,从“脱序傀儡”,在到“羞涩的灵魂”,从“双头督军的无限续杯”,到“野性沉沦”,他给人送去心理阴影的频率,恐怕远超社区送温暖了。

    李维也遇上了麻烦。

    他养足精神,正准备去上公开课,这堂课是《外域与多元位面》,也是他感兴趣的课程。

    不过,李维却被人拦下了。

    是坎蒂丝。

    “果然是你!”她微笑地看着李维,神情并不意外,“那封寄给猎魔公会的匿名信,是你寄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