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笔趣阁 > 女生频道 > 异世界的手工鬼才 > 第五十八章 野性沉沦
    忙碌。

    李维再次上紧发条,每天上课,冥想,读书,三点一线,枯燥而充实。只是这一次,他读书的地方不再是智慧殿堂,而是灵魂之砧,而他读的书籍,也更具专业性和针对性。

    他在攀登,而那座高山,名为“圣诫铠装”!

    李维已摸清了伯恩斯的规矩,灵魂之砧中,所有魔法材料均明码标价,谁使用谁付钱,没有“报销”一说。当然了,若是制作出魔法物品,物品则属于制作者,只需支付材料费。对艾德里安而言,赚钱并不难,持续产出咒器即可。

    但李维毕竟是新手,等级低,基础薄弱,贸然制作魔法物品,怕是会当场破产,得卖身还债。

    好在,知识是无价的。

    嗯,用通俗的说法,知识是不要钱的。

    第六元素的西南角里,整整三排书架都是开放的,无需花钱,随意阅读。

    既然是“自助餐”,李维当然不会客气,以“扶墙进扶墙出”的刻苦精神,如饥似渴地疯狂读书。一旦开始读书,他就发现时间远远不够,每一分钟都恨不能掰开两半来用。

    本来,打理灵魂之砧的工作应转交给李维,毕竟他资历最浅。不过,李维只打理了一天,艾德里安的强迫症就疯狂爆发,又将工作接了回去。

    就这样,李维才勉强抽出些时间看书,还得额外注意,将书放回书架时,还得摆放得绝对整齐,缝隙对准。

    至于“狼圈”,他早已抛诸脑后。

    李维已写信给猎魔公会,详细描述了虫使的阴谋算计,甚至,根据“心理安全区”的理论,对“母体”位置做出了推测。他自觉已尽到义务,剩下的事情,就交给专业人士去做了。

    其实,对所谓的“母体”,李维只是随口一问,诈一下对方。他只是觉得,“寄生虫”这玩意和“异形”太过相似,或许会有其他共性,才会无心发问。只是没料到,竟真让他诈出了点东西。

    ……

    时光流逝。

    忙碌中,李维在迅速成长。

    不止是魔力,不止是灵魂,还有对世界的认知!

    李维每天阅读,感觉像坐在瀑布中被激流冲刷,认知不断被破坏,又很快重塑,达到新的境界,节节攀升,日新月异。

    渐渐地,读书由“拉磨”变成一种享受。

    最初,他阅读时处处受挫,常常得靠强大记忆死记硬背,但越到后来,各类知识触类旁通,读书时的障碍越来越少,原本晦涩不明的地方也霍然通透。

    李维能感觉到自己的蜕变,那不是渐近,而是跃进式,当足够的量变形成质变时,他的理论水平在跳跃式地腾飞。

    当然,这种进步还停留在纸面上,需要付诸实践,才能真正学以致用。

    ……

    唰!唰!唰!

    艾德里安埋头伏案,秘法绘笔上下游走,留下根根魔法线条。那每一根线条都相当“端正”,横线平直,竖线凌厉,弧线则弧度柔滑,每一处细节都堪称完美,滴水不漏。

    他在制作咒器,手底下则是一只兽皮拳套。

    李维旁观,视线在拳套上转动,面露疑惑,试探问道:“巨魔的掌握?”

    艾德里安点点头,并不答话。

    李维思索回忆。

    巨魔的掌握:一级咒器,拳套型,效果有二,其一为“战斗本能”,能提升使用者的武器熟练度,对任何武器都能初步掌握,已经掌握的则会更加精通;其二为“爆发”,短暂蓄气后,可强化一次近距离打击,造成加倍伤害。

    一级咒器也是咒器,而且,“巨魔的掌握”已流传百年,设计方案成熟,特性自然相当强大。

    不能动手,李维静静观摩,当做另一种学习。

    足足小半天,艾德里安才终于完成制作,稍稍松了口气。

    “艾德里安,以你的水准,即使不能制作圣诫铠装,制作三级咒器也绝不成问题。”李维问出心头困惑,“为什么要制作这个?”

    一级咒器和三级咒器,其利润率差距巨大,可谓天壤之别。

    “豪利特导师说过,想要制作圣诫铠装,必须打牢基础。”艾德里安抹了把汗,又理了理有些凌乱的头发,“他让我先吃透一级咒器,等基石牢固,再建‘高大城堡’。”

    “画鸡蛋么?”李维嘀咕一句,他想起那篇关于达芬奇的鸡汤文。

    “鸡蛋?”艾德里安一头雾水。

    “哦,没事。”李维摆摆手,岔开话题道,“我个人觉得,‘巨魔的掌控’还有改良的余地。”

    “改良?”艾德里安看了李维一眼,眼神很古怪,“那你说说。”

    “第二个特性‘爆发’,核心机理是蓄劲,就像水坝一样,一次冲击不成,下次冲击则会威力更大。”李维缓缓分析,“既然是蓄劲,可多次冲击,蓄势上层层递进,爆发时则威力数倍!”

    他观摩了这么久,也思考了这么久,腹中方案早已成熟。

    “这个,我觉得不行。”艾德里安不以为意,又理了理衣服,“多次蓄劲,对自身损伤也是不小,不太合算。”

    “这个不成问题。”李维已有腹稿,分析起来头头是道,“选择‘巨魔的掌握’的战士,大多是野性派,不会在乎这点反伤……而且,以做买卖来说,自损八百,杀敌数千,这绝对划算!另外,在这,这,和这里增加几个缓冲回路,可以大幅削减反伤。”

    艾德里安都没怎么细看,却还是摇头:“改动太大了……新设计会有新缺陷,在稳定性上或许存在问题。”

    ……

    李维和对方辩论了十来分钟,颇有“秀才遇上兵”的无力感,只觉得心累心塞。

    艾德里安软硬不吃,一点听不进去,就差说出那句“我不要你觉得,我要我觉得”了。

    李维也明白,对方并不是针对自己,纯碎是旧观念作祟,迷信权威,不敢也不愿违逆。毕竟,“巨魔的掌控”是流传百年的成熟方案,而自己则只是个初出茅庐的新手。

    最终,他也没能说服对方,还被委婉地责备了一句。

    “如果有想法,不应依靠别人,该靠自己完成。”艾德里安意有所指道。

    ……

    苍白之月悬空。

    艾德里安已经回去了,李维却还没有,他斜倚墙壁,神情犹疑,在斟酌着什么。

    他不服气!

    艾德里安不是坏人,只是性格古板,墨守成规,像是一头守着旧制度的犟驴,拉不动也踹不走。李维想用事实说话,但失败的代价是昂贵的,一旦制作失败,他就得破产了。

    “年轻嘛,就该搏一把!”沉默片刻,他唇角上翘,眼神中野心勃勃,“大不了,肉偿。”

    “肉偿”两个字,李维说得不以为耻,反而理直气壮。

    说干就干!

    取魔法材料,熬炼魔法溶剂,裁剪兽皮缝制拳套,他开始准备工作,一切都有条不紊,没有任何疏漏。

    当然,李维也清楚,这些活只能算热身,真正的难点,还是绘制拳套上的微缩法阵。

    “开始吧!”

    他如临大敌,深深几次呼吸,将精神调整到最佳状态,双掌交错朝外舒活手指,这才投入绘制。

    唰!

    笔尖落于兽皮的一刹,根根线条绽放,像是有生命的魔法植物,生长,勃发,蔓延。在李维的笔下,那道道魔法弧线和艾德里安不同,没那么工整,但更自由放任,更具生命活力,如同活生生的规则在自我演变。

    “原来如此……”李维似有所思。

    他意识到,灵魂很重要!

    他的灵魂强大,感知的分辨率更高,身体掌控力更强,绘制时手指也就更稳定和精确,每一根线条都能随心所欲,运转自如。

    若想要绘制圣诫铠装,就需要更加强大的灵魂!

    手背上,一股灼烧感袭来。

    “熟客啊,又来了?”李维嘴角微挑,并不意外。

    转瞬之间,他的指节上已遍布灰色线条,连秘法绘笔上也浮现阴影般的线条,“混沌的指节”在争夺控制权,操控着笔尖走向混沌。

    “呼~~”李维徐徐吐气,严阵以待。

    这不是第一次了,他并不慌乱,而且,他已做出决定,和“混沌的指节”和解。

    李维没有刻意阻拦灰色线条,而是顺势而为,且有意识地引导和控制,让秩序和混沌处于接近平衡的状态。

    笔锋游走,根根线条似曲似直,那笔下的微缩法阵错落分布,像是杂乱无章,却又暗藏秩序之道。

    时间流逝,月渐西沉。

    ……

    李维满头大汗,精神萎靡,但双眼依旧在发光,表情聚精会神地绘制,没有半点走神和疏漏。

    接近黎明时,他终于落下最后一笔,直接向后一倒,瘫倒在地。

    “这样的工作得少来,容易猝死……”李维抱怨一句,呼哧呼哧地喘气。

    他累坏了,和精神都已接近极限。

    休息了足足半个钟头,他才重新起身,取过拳套,仔细地上下端详,并以灵魂感知揣摩。

    片刻后,李维瞪大眼睛,神情有些古怪,却相当兴奋。

    “这件咒器,有点凶啊……”他低声感叹,舔了舔舌头,“副作用大,但正面效果的强大,足以让人忘掉副作用。”

    李维想了想,低声道:“就叫,野性沉沦。”

    他翻出拳套内侧,举起秘法绘笔,留下一行独属自己的文字,作为个人标记。

    “哭吧,叫吧,然后死吧!——李维·斯坦辛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