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笔趣阁 > 女生频道 > 异世界的手工鬼才 > 第十四章 制药鬼才初登场
    “耕种者”制药房。

    房间宽敞,屋内采光良好,穹顶是一整块水晶天窗,四壁则排布着一扇扇拱门形的落地窗,条条魔能回路沿窗棱而行,一颗颗星辰般的宝石点缀于节点处,这时候虽黯淡无光,但等到了夜晚,它们就会替代太阳照明。

    “还真奢侈,看样子,制药师这一行当油水挺足嘛……”李维打量整个房间,不动声色地低声道。

    “魔法副职里,就没有油水低的行当!”布莱兹显然更懂行,款款而谈道,“锻造师、法阵师、甚至是魔偶师,你精通了其中任何一种,就等于掌握了‘点金术’。至于铠装师,你我就都别想了,那种资质的人,听说百万人里也没有一个。”

    李维点点头,继续四下观察。

    房间里是六乘六的布局,共三十六张工作台,台面上布置严谨,前端是一排由大至小的试管,左侧是研钵、蒸发皿、冷凝管等器具,右手边则放置着各种色泽斑斓的魔法材料。

    除了酒精灯换成台面中央类似“行星发动机”的魔能炉灶,这张工作台和李维印象中化学实验室中的区别不大。

    长方形制药房的尽头,一扇门被拉开,门中走出一个相貌普通的中年男人,满脸写着“不近人情”。

    李维注意到,男人头顶斑秃,脸上坑坑洼洼,手背、前肘等处都有烧伤痕迹,看样子,他可是没少做失败的“生化实验”。

    “亚伦先生。”有人认识他,恭敬地打着招呼。

    亚伦咳嗽一声,没有应答,而是面无表情地敲了敲身后的墙板:“工作台上有制药设施和炼药材料,制药流程就贴在这了,谁能第一个炼制出这三种药剂并通过我的审核,谁就是我的助手。另外,每个人只有一次机会,因为我最讨厌的就是浪费材料的人。”

    他的话还没说完,参与者们一股脑围上前来,仔细阅读贴在墙板上的布告。

    李维混在人群中,没有先看布告,视线扫过左右。

    竞争者还不少,三十六张工作台怕是没什么空位的了。

    李维心中做出判断,也静下心来,逐字逐句地阅读布告,不敢略过任何一个单词。

    他知道,“细心”是助手最重要的品质,没有之一。

    “一夜好梦、瓶中恒星、爱神的香水。”李维轻抚下巴,暗暗评价道,“别的不说,名字倒取得挺雅致,也符合药剂特点,跟奢侈品似的。”

    一夜好梦,服用型药剂,效果类似安眠药,但效果更佳,可编织出一夜的缱绻美梦,令人沉迷不醒;瓶中恒星是一种发光的液体,能释放类似圣光的驱魔之光,驱逐怨魂、丧尸、骷髅士兵等死灵生物,对邪恶生物和旧神门徒也有一定效果;而爱神的香水最为神奇,是涂抹型药剂,类似某种雄性荷尔蒙,能对女性产生致命的吸引。

    布告上,制药流程一行行罗列,叙述相当复杂,步骤繁琐细碎,药品用量、火候、先后顺序等也极为考究,有些地方甚至显得啰嗦絮叨,让人不胜其烦。

    李维沉心阅读着,表情却更加谨慎了。

    他明白,描述越是絮叨,就说明制药的要求越是苛刻,也越得加倍小心。

    而在这时候,他身边的少年们已纷纷转身,大步赶往工作台。

    布莱兹也混在人流里,朝着李维匆匆招手。

    “哦?原来是这样……”他微微颔首,心有所悟,却没着急离开。

    制药没有时间限制,但最先成功者获得资格,这样的条款,会让学员们相互竞争,唯恐落于人后。不过,这些少年人似乎都忽略了另一条准则,每个人都只有一次机会。

    “少年人就是少年人,太浮躁了,要淡定。”李维局外者般地做出评价,殊不知,他自己也是其中一员。

    他走向角落的工作台,深深几次呼吸,让制药流程在脑海中又过了一遍,这才不慌不忙地着手制药。

    “第一步是……”

    李维表情沉着,双手同样稳重,并没有因落后于人而刻意加快速度,而是按部就班,甚至有些呆板地谨遵流程。

    “哦?”亚伦瞥了李维一眼,微不可察地点了点头,“和那些轻浮急躁的小家伙不同,这种沉稳谨慎的架势和态度,倒有些培养的价值,就看天赋怎么样了。”

    早在宣布规则时,他就在暗中观察所有学员。

    最初,李维给亚伦留下的印象不太好,尤其对方嘴角那一缕似笑非笑,看上去玩世不恭,有些轻浮。

    而亚伦没想到的是,这个看似轻浮的小家伙,却是阅读最仔细,心态最平和,制药过程也最沉稳有序。

    约莫一刻多钟后,许多少年早已着手于“瓶中恒星”,李维则刚刚完成了“一夜好梦”。

    “怎么了?”

    亚伦注意到,李维的双手依旧平稳,但脸上却不再平静,他眉角抽搐,表情扭曲,视线中透着复杂情绪,牙齿更是咬得咯咯响,像是磨牙的老鼠。

    “难道是没天赋?”亚伦摇了摇头,稍有些失望,“这也正常,制药术看似简单,却也不是谁都能掌握的。可惜,真可惜……”

    见时间差不多了,他转过身,打开制药房尽头的门,走了进去。门的另一端,是一个和制药房相连的小房间,就物品布置来看,有点类似于办公室。

    亚伦坐下,准备开始审核。

    ……

    “你的创造,永远属于混沌。”

    李维一言不发,但眼角在不断抽搐,脑海中,一句熟悉的话像单曲循环般来回播放。

    “看样子,我是一名制药鬼才。”过了一阵,他用只有自己能听到的声音说道。

    李维长长叹息,一脸“我心已死,有事烧纸”,但手上依然有条不紊,没有出一点疏漏。

    制药房陷入安静,甚至魔能炉灶中火苗的摇曳,其声音都清晰可闻。

    房屋中一角,沙漏刻度在下降,时间分分秒秒地无声流走。

    很快,有人抢先完成制药。

    那名银瞳少年环顾左右,眼神有些窃喜,脸上尽量维持淡然,迈着轻盈的小碎步地抢入尽头的小房间。

    不到半分钟,房间内,亚伦阴冷的声音就传来出来。

    “你把我这当什么地方了?就这样的垃圾,也敢交上来?”

    接着,就是一个干脆利落的“滚出去”。

    “——滚出去!”

    亚伦的咆哮声暗藏着规则力量,吼声激起狂烈风暴,裹卷着那名学员自门中倒飞出来,维持双脚离地的状态,竟直直飞到制药房的另一头,后背重重砸在墙面上,整个身体紧贴于墙壁。

    那名学员落地的闷响和随之而来的惨叫声,令不少人都手指哆嗦,表情中浮现犹疑和恐惧,制药动作有些变形。

    他们所面临的压力又多了一重,除了身边的竞争者,还有亚伦的“风暴之怒”。

    李维依旧气定神闲,脸上没有一丝波澜,手指也平稳如初。

    早说了,如果说多年扑街生涯带给他什么,那就是无征兆地断更后被骂太监的厚脸皮,还有一时兴起写死女主后被疯狂寄刀片的强大心理素质。

    “废物!”

    “白痴!”

    “滚!”

    ……

    沙漏的上方渐渐短了,一份份药剂被呈上,换来的则是更为不耐烦和简短的评价,反倒是“风暴之怒”愈发声势暴虐,狂风中有一张暴怒嘶吼的巨人脸庞隐现,几乎令李维怀疑,房间里的不是亚伦,而是那位演绎了木乃伊版“人鬼情未了”的光头祭司伊莫顿。

    剩下的人越来越少。

    布莱兹也在一次狂野咆哮中失败,灰头土脸地离开,在临走时,他无奈地给李维比划了个“幸运女神祝福你”的手势。

    “轮到我了。”李维深吸一口气,走向尽头的小门。

    他脚步沉重,像是正走向绞刑架的死刑犯。

    李维能预感到,等待自己的会是什么,而那并不是来自法师直觉,而是缜密的逻辑推理。

    “这个,我倒没什么,”他心态很好,暗忖道,“亚伦先生不会被气死吧?”

    ……

    “嗯?”亚伦的眉毛拧紧,眼神中透出疑惑,“这三种药剂……怎么颜色都变了?”

    他感到奇怪,也很不解。

    “一夜好梦”是浅绿色,但李维炼制的是灰黑色;“爱神的香水”本应是透明,而对方手中却是淡金色,还荡漾着点点迷离星辉;“瓶中恒星”更是奇怪,理应流溢着纯净、神圣、辉煌的光芒,经他的手后,却和水没什么分别。

    更为奇异的是,照理来说,这种明显不符药方的作品,理应底层规则混乱,稳定性极差,但亚伦感应着那药剂的魔能波动,却察觉到,其底层规则是能自洽的。打个不恰当的比方的话,就像是人类和恶魔,虽然是硬币的两面,但各自构造都是稳固的。

    “你所炼制的药剂,居然连我都看不透!这么说来,你改良了药剂?”亚伦坐姿不变,双手在面前交叉,“说吧,这三种药剂的效果是什么?”

    “不能算改良,一点小小的尝试。”李维露出憨厚笑容,小心翼翼道。

    连他自己都觉得这个笑容很傻。

    “介绍一下。”亚伦倒也不介意,挥了挥手。

    李维轻轻摇晃第一个试管,缓缓介绍:“一夜好梦的效果是‘安眠’,我所炼制的这种,睡眠效果要比一夜好梦强出五六成,甚至身体受伤都不会醒来。”

    “哦?”亚伦眼皮抬起,来了兴趣,“没有副作用么?”

    “呃——”李维迟疑了一下,尴尬地道,“这种药剂,或许换个名字更准确。”

    “什么名字?”亚伦又问。

    “一夜噩梦。”李维顿了顿,继续道,“服用药剂的人,会沉眠于最深沉的梦魇中,一整晚噩梦不断。”

    “噩梦?什么样的?”亚伦皱眉,追问道。

    “就是那种,让你头皮发麻,让你心惊肉跳,让你浑身打颤,让你醒来后比睡前还要疲劳的噩梦,就像是劳累了一整夜。”李维老实道。

    亚伦闻言,一张脸垮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