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笔趣阁 > 女生频道 > 异世界的手工鬼才 > 第十三章 进击的食人魔
    嘭!嘭!嘭!

    沉闷而响亮的撞击声有节奏地响起,烟尘随着闷响激荡飞扬,转眼间,整个房间都已笼罩在尘埃中,像是积灰多年的老房子里正进行着一场大扫除。

    雾霭般的尘埃中,一道巨大肥硕的身影若隐若现,右手抓握着一条狭长影子,腰部回转发力,将那道影子来来回回地砸在地板上,左一下,右一下,前一下,后一下。

    另外两人眼睛直了!

    汉斯维持着握剑欲冲的姿态,却根本插不上手,表情中夹杂着震惊、茫然和尴尬,有些不知所措。

    至于肥胖警官,则是一脸“我是谁,我在哪,我在干什么”的怪异表情。

    “拂晓之巅的学员……都是这么强的么?”许久后,肥胖警官憋出一句话,满脸无法置信。

    “应该是他比较特殊。”汉斯脖子生硬,艰难地摇了摇头。

    “这家伙,倒是挺难缠!”战场中,李维所化食人魔手上不停,却咧了咧嘴,仅剩的一只独眼眉头微皱。

    不知是身为学徒的法师直觉,抑或是化身食人魔的野性本能,他隐约感觉到,手中的沃纳身体结构已和人类相距甚远,骨头细小却数目庞大,在体内如一个个严丝合缝的齿轮犬牙交错,层层叠垒和有序排布后,形成密不透风的防御。

    因此,李维虽如浩克附体,砸得十分热闹,但造成的伤害实则相当有限。

    他念头闪烁,巨掌中的右腿却猛然脱手。

    沃纳的脚踝诡异扭转,关节突然消失无踪,皮肤表面更分泌滑腻粘液,像是化作一条滑不留手的毒蛇,挣脱出李维的掌控。

    “旧神门徒的手段,果然如记载中一样诡异难测……”

    李维很讶异,但并没失去方寸,沉声提醒道:“汉斯!”

    “来了!”

    汉斯蓄势已久,右脚沉稳踏地,伴随着地上一个深深足迹印刻,身形急窜而出。同一时间,他双臂回旋,斩击巨剑划过弧度圆润的饱满月弧,一轮铁锈色的圆月绽放开来。

    圆月轮转,整个房间都被那一剑斩裂,地面,墙壁,天花板上裂痕绵延,书桌则被劈成两半,裂口处光滑似镜。

    沃纳沿墙上下攀爬,像是一只灵活的壁虎,身体则毒蛇一般地诡异弯折,几个晃动就避开汉斯的强大斩击,冲向临街的拱形窗户。

    “他要逃,得阻止他!”肥胖警官一惊,赶忙道,“别让他逃出窗户!”

    已经晚了!

    一弯翡翠之月的下方,沃纳的身影冲出拱窗,身后紧跟着一声闷响,那是李维抛出的半截书桌砸在窗子上。接着,汉斯撞碎了书桌和窗户玻璃袭出,跟在他后面的,则是直接将窗户和半截墙壁撞离阁楼的巨型食人魔。

    街道上,三道身影陆续急速掠过,沃纳匍匐身躯,游蛇一样贴地蠕动;汉斯步伐沉稳,动作迅猛有力,像一尊行走的钢铁魔偶;落于最后的食人魔,则是最为声势浩大,每一步踩在地上,都有猛犸奔走般地动山摇的恐怖声势。

    李维沉稳地奔跑着,神情信心十足,甚至效仿着猴哥尖声喊了一嗓子,——“妖怪,哪里逃?”

    他的信心不是没有来由的。

    除了恐怖食量,食人魔最为人称道的,就是耐力。其一身脂肪都是耐力源泉,在脂肪消耗干净前,李维能一直奔跑下去。

    但他失算了。

    虽为旧神门徒,但沃纳绝没有丧失理智,相反,他狡猾而机敏,很快窥出食人魔的天然弱点,——体型。

    沃纳左突右窜,专门寻找狭窄的街道和小巷,将难题抛给李维。

    终于,李维在一个肮脏窄小的暗巷中停下,眼睁睁地看着两人消失在月色下。

    “效果相当给力,但局限性也不小。”他尴尬地解除法术,摩挲着下巴道,“嗯,如果可以的话,得多弄些法术傍身,便于随时切换……俗话说得好,艺多不压身嘛。”

    当然,他也只是过过嘴瘾。

    亲自创造一项法术后,李维已亲身体会到,“创造”是何等困难的事情。

    他忽然低下头,看着上身,仅剩半截短裤的身体,面露揶揄之色:“还挺白净的,幸亏是在晚上,否则恐怕会被以‘有伤风化’的罪名逮捕……只能先回钟摆阁楼,等着消息吧。”

    临近半夜,汉斯才拖着一身疲惫归来,而看他的表情,李维就能已猜出结果。

    “失败了?”他试探地道。

    “只留下了半个肩膀和一条胳膊。”汉斯一脸悻悻,也有些不安,“以旧神门徒的诡异能力,不需多久,他就能完全恢复。李维,你揭穿了他,他必然恨你入骨,你需要人保护么?”

    “用不着!”李维摆摆手,似笑非笑道,“我想,我已经在他心中留下足够大的阴影了,他躲我都来不及,不会主动找我麻烦的。”

    “这倒也是……”汉斯赞同地点点头。

    别说沃纳,就是他自己,也已经有点“食人魔恐惧症”了。

    “不过,要抓沃纳的话,在钟摆阁楼附近布控是个不错的选择。”李维思索着,忽然道。

    “哦?怎么说?”对李维的判断,汉斯还是信服的。

    “献祭仪式后,沃纳有的是机会离开,他却没有离开,而是就躲在自己的房间。”李维眼睛微微眯起,“或许他是想利用警方的心理盲区,但我更怀疑,他留下是有所图谋,而这图谋和钟摆阁楼有关。”

    “嗯,这倒是个不错的思考方向。”汉斯点点头,由衷夸奖道,“李维,不愧是法师,心思细腻,逻辑缜密,比我这粗鲁之徒可强多了。”

    “过奖了。”李维一脸微笑,顿了顿后,问出自己最关心的问题,“这次没能抓住那位旧神门徒,这也会有奖励么?”

    “当然,只是会少一些。我会呈一份事件报告给猎魔公会,公会有专门的审计人员,会根据你的贡献和损失,计算出支付数额。”

    “还有审计人员?规章制度还挺完善的。”李维点点头,随口应付一句。

    “李维,有没有兴趣成为猎魔人?”汉斯出言邀请,神情诚恳,“你很有成为顶级猎魔人的潜质,无论是智慧,亦或是实力,你都是最一流的。”

    ……

    “你……拒绝了?”

    叹息之墙的面前,布莱兹凑了过来,眼睛眨巴着,一脸好奇。

    李维点点头,神情平淡,脸上没什么变化:“以我现今的实力,可扛不起猎魔人的责任。”

    虽然吃了顿饺子,但他可不认为,自己真能对付各种手段诡异的异端和邪恶生灵。

    “你的选择是正确的!”布莱兹拍了拍李维的肩膀,赞同道,“猎魔人时时与危险相伴,虽然成长更快,也更易夭折。咱们身为贵族,又是高贵的法师,哪能去干那些不符身份的脏活累活?”

    “贵族?我昨天和我的钱袋深入交流了一下,它可不认为我是贵族。”李维耸耸肩,视线在布告栏间游走,“我现在很缺钱,离《法阵概论》开讲还有三天,在那之前,我得立刻凑足学费。”

    《法阵概论》是选修课,主要内容是魔法阵的基础概念和魔法理论,价格也不算高,五枚金币。

    李维分析过,相较于其他,魔法阵是目前为止对他帮助最大的。

    魔法阵属性多样,也效果强大,譬如“夜之女神的深沉静默”,能给他绝对安静的冥想环境,再譬如“灵魂瀑布”,能洗礼灵魂,提升冥想效率。

    而最最最重要的一点,魔法阵的施法材料相对便宜,他还能勉强负担。

    智慧殿堂中也有免费的法阵书籍,诸如《法阵材料学》、《魔导回路通解》等,但大多晦涩难懂,其书本上的每一个单词李维都认识,而组合到一起后,他就只剩下黑人问号了。

    因此,他才看上了这门选修课。

    现在万事俱备,只剩下了一个问题,——没钱。

    凯恩的确给李维留了些钱,但经过租房、吃饭等种种花销,他剩下的也不多了。

    “一文钱难倒英雄汉啊……”李维叹息一声,感觉棘手又无力。

    这时,叹息之墙上流光荡漾,一条全新的布告浮现。

    “招募制药师助手?”李维身体前倾,像被无形的手提溜着脖子,细细阅读公告的每一个词,露出感兴趣的神情。

    “招募人是亚伦·克兰斯顿!”布莱兹更关心别的事情,看了落款后,立刻兴奋起来。

    “怎么了?这人是谁?”李维好奇地问道。

    “六人议会之一,‘气之暴君’瓦特·克兰斯顿的侄子。”布莱兹兴致勃勃道,“跟了他,咱们就有了后台,在拂晓之巅能横着走了。”

    “后台?”李维撇撇嘴,“就不说那位‘气之暴君’了,即使你成了亚伦的助手,他会为区区一名助手出头?”

    “呃,”布莱兹无言以对,强辩道,“虽然这样,借他的名头吓吓人还是可以的嘛……怎么样,去不去?”

    李维有些犹豫。

    他看了看,今天上午的公开课很吸引人,课程是《月相变化与魔力潮汐的关系建模》,讲述猩红之月、苍白之月、翡翠之月的起落、月相变化与魔力间的关系。

    相较于前些天那些空洞无物的魔法哲学,这堂课上绝对是真正的干货。

    不过,他很快做出决定。

    “去!”

    这是一次机会,虽然机会是留给有准备的人的,但他这没准备的也想试试手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