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笔趣阁 > 女生频道 > 两世欢颜 > 第二十九章 林氏姐妹
    张锦恼道“这汉子惹人厌,我的亲哥哥便和蝉儿亲哥哥一样的,难道兄妹也不能交谈?”

    夏青蝉附和点头,张齐心虚,面上一红,嘱咐了两人几句,回清风楼好友身边去了。

    被那汉子一通奚落,张夏两人游玩的兴头大减,草草看了看灯山便回家了,张锦夜宵也不吃,气鼓鼓睡了。

    第二天一早,夏青蝉起床见满屋清光,推窗一看,原来昨夜落雪,院中已积了一层,她开门唤人把地龙烧热些,见张锦正笑嘻嘻在门前堆雪人玩。

    雪中突然走进来一个妙龄少女,满头金钗闪耀,手腕套了四五只金镯子,走动起来叮当做声,正是林意歌的贴身使女朱瑾。

    宋娘子等人都极喜欢林意歌,也知林姑娘与主人交好,朱瑾如今来夏家不必通报,可直接走到夏青蝉闺房。

    夏、张二人招呼她进房,朱瑾笑着问候过两人,方道“夏姑娘,我家老爷今日设宴邀请朝中近臣赏雪,姑娘听了说有趣,也在咱们水榭设了一席喜雪宴,只邀家中女眷,并没有外人。

    姑娘打发我来请夏姑娘去热闹热闹,夏姑娘到时若不嫌弃,在我们家逛一天,晚上歇在我们姑娘房中,极是方便的。”

    她又转身对张锦笑道“我们姑娘说要是张姑娘不嫌弃,也一起来。”

    张锦摆手道“罢了罢了,不知道我哥哥昨晚有没有记得买荔枝,我今日要给爹爹送荔枝回去。”

    张锦自从上次见过林意歌,喜欢她为人和气稳重,推推夏青蝉道“蝉儿你去吧,今日我回家,你一个人在这里有什么好玩?”

    夏青蝉听喜雪宴清雅有趣,欣然答应下来。

    朱瑾笑道“我乘我家姑娘马车来的,不如让我帮着夏姑娘梳妆,然后亲自带夏姑娘回去,也让我家姑娘瞧着我能干似的。”

    夏青蝉猜这大约是林意歌担心下雪不好雇车,所以让朱瑾亲自坐马车来接,心想意歌真是事事体贴,考虑周到。

    两人初一那日去黄家店中买的衣料已赶制出一套新衣来,也买了狐皮斗篷,肖六娘给夏青蝉单制了胭脂,浅浅一抹红晕极是娇媚,可惜头面首饰尚未来得急添置新的,绿玉的上次去戴过了,今日只得戴那几只金的。

    梳妆完毕,朱瑾扶着夏青蝉上车而去,这次马车直驶到府中花园门外方停下。

    进了花园走不多久,便看见湖上檀乐榭,夏青蝉走上九曲石桥,朱瑾笑道“我们姑娘亲自迎夏姑娘来了。”

    林意歌果然正笑吟吟站在石桥尽头,见夏青蝉走近了,伸手牵过她进了水榭。

    二楼暖阁中花团锦簇般坐着七八个少女,林家四房同住,四兄弟皆任官职,其中林意歌的父亲林守道乃是户部尚书,官阶最高。

    林意歌一进门,众人争着与她说话,见她牵着一个美貌少女,都围过来好奇打听。

    林意歌笑道“你们整日说梅魂好,这便是寒英阁的东家夏姑娘。”

    室中稍微静了一静,周国一向轻视商人,不过想起林意歌对这个少女如此亲热,不便驳了林意歌面子,便又都做出笑容。

    众人中本有嫉恨夏青蝉生得太好的,现在既知她身份低微,反倒都不介意她美貌了,纷纷赞她长得惹人疼惜。

    茶房送来金橘茶,林意歌笑道“我不喜这种甜丝丝的茶。”地下使女们忙抢着道“茶房在给四姑娘烧雪水泡紫笋茶呢!稍时我们便去端了来。”

    林意歌点点头,站起身来对夏青蝉笑道“茶泡好之前,我带你去看我们家白梅吧。”

    几个姐妹也起身要跟着去,林意歌笑道“我们一会就回来,何必打扰你们喝茶。三姐姐也不爱喝金橘茶,不如三姐姐陪着我带青蝉去看梅花好了,使女们也不用跟来。”

    三人出了水榭,又穿过石桥上岸,经过几个亭子,眼前突然一大片梅林,白雪映照,暗香浮动,三人站住看了一回。

    那三姐姐突然笑道“意歌,你看夏姑娘脸儿像不像白梅花瓣?还是生得动人那种。”

    林意歌笑道“三姐姐说得极是。青蝉,我家未出阁的女孩儿多,怕是吵得你头晕?三姐姐与我乃是一房。”

    夏青蝉想起听徐淳音说过林尚书膝下只一嫡一庶两个女儿,原来这便是意歌的异母姐姐,她见这三姑娘瓜子脸庞,双眼细长,眼中精光闪烁,比意歌看起来还精明几分,笑着道了一声三姐姐好。

    三人闲聊着走到花树下,夏青蝉喜爱梅花,看得入神,不知不觉走到花海深处去了。

    林三姑娘见夏青蝉走远,笑道“前几年下雪,大家在雪地找到一只冻伤的鸟儿,都嚷着要带回去救活,偏你嫌脏不许。怎的今日倒把商女带上门来?”

    林意歌笑而不答,林三姑娘故意道“别是赵昉养的哪个歌伎假做商户吧?”

    林意歌呸了一声笑道“赵昉来往的那些女人我怎会带到家中?青蝉是被江壁川看上了,不过她性子清高,还没让他得手。”

    林三姑娘惊呼一声,半晌方道“怪道爹爹说你聪明,比几个表兄弟都强,难为你找了她来。那我回头也巴结着她些。”

    她说完深深看了林意歌一眼道“今日倒是巧,爹爹邀请朝上宠臣来赏雪,宴席设在撷芳山庄,离这里倒是近。我说好好地你设什么家宴,你敢是有什么打算?”

    林意歌笑道“夏姑娘不知好歹,江枢相买下她家隔壁好往来,她倒亲自上门与枢相断交。亏得后来赵昉查出她是夏之仪女儿,说她断交大约是不欲做外室。所以我今日邀她过来,大家商讨出一个不让她做外室的法子来,顺便让江枢相见意中人一面。”

    林三姑娘戏道“了不得,你这番体贴,做得过江枢相的心腹了,只盼枢相他老人家理会咱们这一番巴结之意。”

    两人一笑,林守道仕途上极是热心,两个女儿从小就明白需全力支持父亲官场作为。

    林三姑娘唤过一个心腹小厮来,让他找机会背人对江枢相说夏姑娘在此处,将他带来这里。她交代完小厮便走到梅林小径的尽头假做赏花,预备着有不相干的人来好拦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