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德鲁伊的漫威之旅 > 035 勇者斗恶龙(2)
    “是那个叫做夜魔侠的混蛋!”眼见手合会前去探寻的人悄声无息的全部没了声响爱尔兰帮这次负责交易的人心中一惊。最近不知道从哪里蹦出来一个带着好像情趣眼罩一样的怪人,这人貌似有极度的暴力倾向,而且仇视黑帮,只要与黑帮人员遇见轻则断手断脚,重则伤身伤肾。

    甚至有人怀疑这个被大家称为“夜魔侠”的人或许就是霍克家族黑手党的作案者,可毕竟没有证据不是吗?警察也没有闲得无聊去查证,他们更愿意相信干了这件事的是其他黑帮的人。

    手合会显然他们对于地狱厨房以及这里的现状不太了解。

    这人茫然的看向了爱尔兰帮的负责人问道“夜魔侠?”

    “那是什么鬼东西?”

    “那是一个将自己当成“义务警察”的暴力狂。”爱尔兰帮负责人擦了擦冷汗装作淡定的样子说道“如果我们被盯上就危险,不过这里毕竟是我们的地盘,我们爱尔兰帮才是地头蛇。”

    “他要是敢来,我就……我就……来人!!!那个家伙就在那!”

    随着呼喝,一众黑帮成员看向了他们附近的一个集装箱,那上面正站着一个穿着漆黑紧身服带着眼罩的男人,紧身服很好的突显了夜魔侠壮硕的身躯,而面罩虽然怪异却侧面开启了嘲讽模式,他仿佛用无声在告诉所有人,我闭着眼睛都能将你们打趴下。

    有反应快的举起枪便扣动了扳机,他们压根不在乎会不会吸引来警察,反正在地狱厨房警察的武器永远比不过黑帮,在说了警察来了他们也早就撤了。

    “我们人多,他只有一个!”

    “干掉他!”

    爱尔兰帮的负责人一边大声怒吼一边悄悄的往旁边挪了挪,车钥匙在他的手里,只要情况不好他马上就进车里然后跑掉。

    “你把我们的人怎么了?”手合会负责人眉头紧皱,一次普通的交易,自己这边直接损失了好几个人,这要是回去肯定会被责备。

    枪声很快覆盖住了所有人的怒骂声,手合会负责人眉毛一挑,默默的将藏在腰间的短匕首拿了出来,情况有些出乎他的意料。那个带着眼罩的“夜魔侠”仿佛能知道下一秒子弹的轨迹,他总能堪堪的躲闪掉所有的进攻,这让自己有些忐忑了,显然对方不是那些爱尔兰黑帮这些普通人能够解决的了。

    一次人易居然能牵扯到这么多的麻烦事!

    夜魔侠在黑夜中如鱼得水,他穿梭在集装箱附近,强壮的身躯并未给他带来任何负担,他总是能成功的躲开子弹,然后用手中的石头化为武器,也不知道用的什么方法,随着时不时的惨叫声,爱尔兰黑帮的人一个接着一个带着朵朵血花倒在地上。

    “这种功夫……”

    “棍叟!是棍叟大师!绝对不会错!”

    “虽然他并未使用棍棒,但步伐和那一套令人眼熟的身法…………”

    “这位地狱厨房里被人叫做“夜魔侠”的人绝对是“真纯会”中的一员!”手合会负责人虽然忌惮与对方的手段与功夫,可手合会与真纯会积怨已久,如若自己干掉了这个家伙…………

    或许有机会更进一步!

    可他并未有十足的把握,因此他将目光放在了爱尔兰黑帮负责人的身上,这家伙正在偷偷的往车里移动想要驱车逃跑,不过…………他真的能跑的掉么?

    终于,爱尔兰帮的人全部倒在了地上,了无生息。而枪声一停,港口也彻底宁静了下来,如若不是地上躺着一群人,这里和往常真的没什么两样。

    “夜魔侠?棍叟和你是什么关系?”负责人上前一步,他暗暗的将匕首再一次隐藏起来。

    “棍叟?他是谁?”夜魔侠马特疑惑,但这不重要,他今晚的主要目标就是救下这批可怜的“交易品”,而黑帮分子只是顺手解决而已,这帮城市中的蛆虫,也正是有他们的存在,地狱厨房才会如此糟糕!

    马特手臂抬高,从自己的身后拿出了一根黑色的棒子。

    负责人双目一凝,自己猜对了!

    他果真是棍叟的徒弟!

    如果自己将他杀死…………

    “村上”老师绝对会对自己刮目相看,而自己的未来也会更上一层楼!

    “我叫“信”,是手合会的使者。”负责人慢慢的接近夜魔侠,他双手举起示意自己没有任何攻击或者与之为敌的意思。马特站在原地没有多余的动作,他就这么看着那个自称叫“信”的人离自己越来越近。

    直到…………俩人仅仅只剩几步之差。

    “我们其实出自于一个门派,我叫信。夜魔侠,棍叟是你的老师。”

    “或许他隐瞒了自己的姓名,不过不重要……”

    “我们都是师兄弟,不是吗?”信希望自己脸上的和煦笑容能够让心中的杀机隐藏起来,当然他并不知道夜魔侠是个盲人,他只以为对方的眼罩或许有什么特殊作用。

    终于。

    俩人彻底接近了。

    一步之遥!

    信的脸上还带着笑容,下一刻!

    他的手猛然间瞬息而至到了腰间,匕首的刃面上反射出了森寒的杀气,信的大衣被他自己瞬间撤掉撇了起来,他要用衣服来遮挡住对方的视线!

    匕首随着“嘶拉”撕裂大衣的声音刺向了马特,这一切发生的很快,仅仅不到一秒钟。

    就在信以为自己就要成功的时候,笑容刚刚泛起,一个如同卡钳一般的大手紧紧的扣住了他的手腕,让匕首距离对方的脖颈只有一厘米的地方停了下来。

    “喝!”他的眼角青筋暴起,用尽全身的力气想要刺下去却突然发现一厘米之差好似天地之距。

    “棍叟?”夜魔侠这个时候突然说话了,他一只手抓着信的手腕,另一只手狠狠的击向了对方的腹部,随着一声闷哼,信直接飞了出去。

    “当啷”匕首被甩在了地面上。

    爱尔兰黑帮的负责人简直觉得自己好像在做过山车,本来以为自己或许会得救了,手合会的人居然也如此强悍,夜魔侠之名或许才出来就会化为历史,不曾想…………

    他却瞬间输掉了,甚至武器都被打落在了地上!

    “轰”

    这里只剩下他自己了,他觉得自己应该活下来报信,然后有机会在带着手合会的人去报仇才是正确的。

    汽车刚刚打火,下一息玻璃破碎的声音让他瞳孔放大,紧接着脖子一痛,他捂住了脖子感受到了一股滚烫的液体直流而下。

    “嗯?”马特拍了拍手上的灰尘,他将最后一个爱尔兰帮的人渣杀死后看向了本来应该在不远处躺着的信,那里已经空无一人,对方就在刚刚那一个瞬间居然在自己耳朵底下跑了?

    别看马特刚刚只用一击便打败了他,可只有他自己才知道,如若不是对方做了很多多余的动作,例如撕扯衣服…………否则自己可能还真无法及时反映过来那匕首瞬间的刺杀。

    这次赢的侥幸!

    不过对方口中的棍叟…………

    他突然想起了自己的老师,那个教会自己一身本领,并且让自己失去眼睛后能重新获得其他本事的可敬的老人,“棍叟”就是您的名字吗?

    老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