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民国女天师 > 第二十一章 三魂缺其命
    太极者,无极也,万物之生。负阻而抱阳,莫不有太极,莫不有两仪。

    两仪者,为阴阳,为天地,为玄黄,为日月,为春秋,为奇偶,为刚柔,为寒暑,为男女,为静与动;但通常都是指阴阳。

    阴阳也是天地初分之时,清者上升为天,浊者凝结为地;天为阳气,地为阴气,二气相互作用,产生万物。

    可见,阴阳是物质存在的两种基本状态,在不断运动的过程中相互转化。故阴阳二气是万物形成的基础。

    这两仪聚魂阵便是以阴阳二气为阵眼所创之阵法。

    ……

    苏民生正在客厅里面徘徊,他夫人及水如画亦是如坐针毡。

    由于凤小影与玄因在为苏小海作法,怕苏民生三人在一旁影响到她们,故而让他们在外等候。

    在苏小海的房间,里面的陈设被腾挪一空,

    房中央,一张偌大的黄布上,两条黑白阴阳鱼互相依赖,苏小海躺在其上,身上只留着一条黄布遮体,上半身画满了符文。

    而凤小影与玄因则分阴阳对立盘坐于黄布之外。

    “和尚,我教你的手决都记住了吗?”

    “记,记住了!”

    “那我们开始吧。”

    二人同时捏着手决,

    “天地玄黄,乾坤借法,逆转阴阳!”

    凤小影叨念咒语,在苏小海的上方,一个太极图案骤然浮现,然后开始旋转起来。

    “三魂速来归本体,七魄追聚复神庭,急急如律令!”

    渐渐的,太极图案旋转的速度越来越快,形成了一个旋涡,就像一个龙卷风一样,不过这个龙卷风吸的是不物,而是苏小海的三魂七魄。

    很快,苏小海飘散在天地间的魂魄受到阵法的吸摄,迅速朝着他的肉身聚拢。

    在苏家的院墙外,一个身着黑衣的青年男子望着空中那一道道虚无缥缈的魂魄,露出了一丝冷笑。

    他从腰间掏出一个特制的口袋,对准了苏小海的命魂,嘴里念念有词。

    只见那缕原本要回归苏小海本体的命魂,受到了青年男子法术的作用,迅速被吸进他的口袋中。

    他将口袋紧绑,而后便消失在了夜色中。

    伴随着苏小海肉身一次次的轻微颤动,先是他的七魄,一个接一个的回归到他的肉身。

    不一会儿,苏小海的天魂与地魂也融进了他的肉身。

    凤小影见这么快就将苏小海的魂魄追摄回本体,内心甚喜。

    不过很快,她的眉头便微微皱了起来,因为她迟迟都没有看到苏小海的命魂回归。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凤小影与玄因的额头皆冒出了虚汗,长时间对阵法的加持已让他们渐渐体力不支。

    尤其是凤小影,身体摇摇欲倒,似乎随时都有可能昏迷过去!

    不过,这是救苏小海的唯一机会,她绝不会轻言放弃!

    她咬破舌尖,借助疼痛让自己保持清醒。

    “噗~”

    一口鲜血喷出,玄因率先坚持不住,倒在了地上。

    随着玄因的倒下,阵法的力量也随之消散!

    凤小影无奈,只得另想它法。

    苏小海的两魂七魄已经找回,为何却不见其命魂?难道是被地府的鬼差给勾走了?看来又要劳烦两位大哥了!

    手随心动,她焚起三支清香,念动咒语

    “香气沉沉应乾坤,千里路途香拜请,燃起清香透幽冥,无常二使来降临,急急如律令!”

    很快,两个熟悉的身影透过房门,出现在了凤小影视线中。

    “哎哟喂,我以为是谁在请我们呢,原来是你呀!”

    “两位大哥,我有事找你们帮忙!”

    “没空!”

    “就耽误你们一小会儿,就当是我再欠你们一个人情咯!”

    黑白无常对视的一眼,似乎想起了什么,心里一阵后怕。

    “有什么事快点说,阳间正值战乱,两位哥哥真的很忙。”

    “我想请两位哥哥帮忙查查,看地府有没有拘走苏小海的命魂。”

    “不用查了!”

    “哦?黑大哥这是什么意思,莫非你知道苏小海的命魂何在?”

    “我说妹子,你以为我们闲着没事干呀,拘一缕命魂干嘛,时间一到他不就自行消散了吗,我们何至于自找麻烦!”

    凤小影一愣,是呀,看来她是急糊涂了,不过身为阴间鬼差,他们定有搜寻魂魄之法。

    “那不知两位哥哥可有办法寻到他的命魂?”

    “有!”

    “没有!”

    “到底有还是没有啊?”

    “没有!”

    “有!”

    凤小影无语,这二使八成还在记恨自己了,没办法,又要出绝招了。

    “两位哥哥,不要这么记仇嘛,所谓不打不相识,还请两位哥哥再帮小妹这次咯,小妹感激不尽。”

    凤小影虽是嬉皮笑脸的在说着,可话进了他们的耳朵,怎么听都是在威胁。

    “好了好了,再帮你这一次!”

    “谢谢白大哥!”

    白无常拿出一颗珠子,递给了凤小影。

    “这是什么?”

    “搜魂珠,你只要握着它,心里默念着要寻之魂魄的名字,它就会牵引你将其找到!”

    “谢谢两位大哥!”

    “告辞了,用完记得还给我们。”

    “知道了,两位大哥慢走!”

    虽然苏小海已有两魂七魄回体,不至于有生命危险,但以后也将变成一个连话都不会讲的傻子。所以,她必须尽快找到他的命魂。

    她定了定心神,拖着虚弱的身体,打开了房门。

    在门口护法的凤老一见凤小影的神情,便是知道了结果。

    “爷爷……”

    “小影,不要太过自责,你已经尽力了……”

    镇外的乱葬岗,朱妙芸正悬浮于上空,借助此地的阴气用于修炼。

    “师父,如果让这女鬼修炼成魙,万一她到时候反过来对付我们怎么办?我们可是杀了她的相好!”

    “这个为师自有打算,你继续盯着那个老头子的动静便是!”

    “师父,既然你这么憎恨那个凤老头,徒儿帮你杀了便是,何必如此麻烦!”

    “不得擅作主张,为师自有安排,你照我的话做便是!”

    “是,师父!”

    “不过,这么久没有与他相见,也是时候该见上一面了,毕竟他手里还有我想要的东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