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我的娘子可是绝世高手 > 第19章 时装、CAD,和十两银子
    高黎掏出了他的原画,在他所有的设计里,选了一张最简单的。可即便如此,依然让衣织婆婆瞪大了眼睛。

    “高管事,这张图上的衣物,是谁画的?”衣织婆婆惊讶道,她被这衣裙巧妙的搭配设计所震惊,因为这是这个世界上从未有过的设计方式。

    “我。”高黎恬不知耻地将他们公司美工的功劳据为己有了,而且没有半点羞耻,因为这些都是在上班时期的产出,理论上就是归公司所有,而他又是公司唯一的所有人,所以这东西就是他的。

    “不知高管事,师从何人?”衣织婆婆追问道。

    “自学成才。”是的,此人就是如此不要脸。

    衣织婆婆呵呵一笑,只道是高黎不想说,她也便不再追问了。毕竟这年头,男子学做衣服这类女红,也是会被人笑话的。

    “高管事所画的服装,真的是心思巧妙。我看这上衣肩膀宽松,衣袖可以收拢,束腰,短摆,还有一些装饰都是贴身为主。这件衣服,莫不是要送给哪位女侠?”衣织婆婆问道。

    高黎心中一动,唤出ar图层,那衣织婆婆顿时在高黎眼前浮现出金光一片。

    擦!这老婆子竟然也是高手!走眼了啊!是个大宗师?不对,这分明就是至尊啊,这金光程度比起‘霸刀’竟然不差,而且好像还强了那么几分!

    好嘛,还以为这些顶尖高手都是八百年见不着的神秘人,结果家里就一尊大神。

    不对,这是傲慢与偏见。感觉上这群妖族好像是难民一般,心中就将难民的定义套在了她们身上,以为这都是一群食不果腹的可怜人。然而实际情况却是,当年这些妖族饱受战乱,与人类之间完全处于相互猎杀状态长达数百年,最后能活下来的,又有几个善茬?

    抬头看看那些还在专心纺织的蛛妖们,果然,普遍也都有大成修为,还有几个能够达到高手级别,比起高黎这个小成选手来。

    算了,高黎只感觉自己一言难尽。

    “婆婆,做一件这样的衣服要多久?”高黎揉揉眼眶,对衣织婆婆问道。

    衣织婆婆想了想,说道:“这衣服挺复杂的,如果放下手中的活,大概需要三天。如果不影响纺纱织布的话,可能需要六天。”

    高黎听了直挠头,这世界生产力水平低得吓人,主要就是机械水平不足。把这些高端工匠捆在了毫无意义的重复劳动上,这是非常不合适的。

    高黎正要走,衣织婆婆却叫住了他。

    “高管事,你这个东西,是做什么的?”婆婆指着图中两个如同大碗一样的结构问道。

    “这叫罩杯。”高黎咧嘴微笑回答。

    “做什么用的?”婆婆不太明白。

    “用来缓解负担的。”高黎双手虚抓一下,又托了一托。婆婆立刻瞪大了眼睛,懂了,然而看向高黎的眼神却越发不对劲。

    将工作托付给婆婆,高黎转过身去,心中燃起了一团火焰。

    兄弟们,咱们革命了!

    高黎打算进行一场工业革命,他必须要用廉价的机械动力来将这些可以产出更高商业附加值的手艺人置换出来。

    第一次工业革命是因为飞梭的发明,导致织布效率大大提升,纱线供不应求,倒逼纺纱机发明。而高黎作为一个现代人,抄一个还是可以的。

    珍妮纺纱机,所有上过学的人都知道这东西是第一次工业革命的标志,可为什么罕有穿越者用这个来赚钱呢?

    答案很简单,这机器其实远比很多人想的要复杂,它甚至与之前的手摇纺车根本是两类东西。想要造出这台机器,需要真切的了解到它的每个结构究竟是做什么用的,更要有机械制图的基础,否则根本不可能将那些复杂的零件拼凑出来。

    然而这对于能凑合熟练使用solidorks和ug高黎来说,根本不是难点。因为他在学这些ad软件的时候,就亲手拼了不少这些充满了历史感的玩意儿。

    后面的几天,高黎开始了解放生产力的运动。

    有时候,高黎还真得感谢那个把自己赶出来的家。如果不是他们,想要折腾这些事情还真不容易。

    制造一台机器并不容易,幸好这里不缺木匠和铁匠。木质结构件和金属铸造件,只要高黎能画出来,工匠们就能造出来。

    半个月的时间转眼就过去了,重新开始创业的高黎浑身都是激情。在这个信息不对等的蓝海市场如果不闯出一番名堂来,那岂不是太蠢了?

    这半个月的时间,董明成和赵小六俩人几乎两天就跑来一次。除了一些例行事项之外,关于玉面鬼的消息多了起来。很多就是那玉面鬼挑战某某大佬,然后战胜大佬,被周围豪侠高呼不可战胜云云;或者就是玉面鬼被某老怪盯上,暗杀数次,却都被完美化解,最终反杀老怪的故事。

    然后,这些故事里,终于出现了高黎想听的内容。

    丝袜,高跟鞋。

    这两样东西伴随着玉面鬼行走江湖,开始被一些男男女女注意到。审美这东西是需要培养的,人一旦见到了好的,在回头看普通的,就会开始怀念好的好。

    而引起讨论的竟然还是一次意外。原来,玉面鬼与某个强者在花丛之中约斗,花枝有刺,虽然不能刮破有真气护体的玉面鬼,却刮破了她的丝袜。一直到此时,人们才知道,原来玉面鬼并不是将腿涂成了黑色,而是穿着一条贴身的黑色裤袜!

    消息一出,顿时引起了不少女性关注。然而寻遍天南地北,却无人知晓这裤袜究竟是如何制成,甚至有人出重金悬赏,却也一无所获。一些行业高手想要试制,却始终不得其要领,毕竟这牵扯到一种十分高端的纺织工艺。

    圆筒针织。

    高黎虽然目前没有办法解决针织机的问题,可那些蜘蛛们却可以模拟这一动作。

    高黎听了,心中暗暗打算将裤袜的价格加到十两银子。

    是的,我就是这么贵。

    倒是高跟鞋已经出现了仿制品,不过这些仿制品的效果不如人意,人体工学就是一大问题,那些几乎不从事重体力劳动的大家闺秀们穿上不到一会儿就磨出了水泡。于是又有人出重金悬赏,想要知道玉面鬼的高跟鞋是从哪里来。可除了一些被人打个半死的冒牌货之外,依然一无所获。

    好起来了啊。

    高黎心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