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回到古代当匠神 > 第五百章 中计
    久守必失,这句话纵观古今都算是一条至理名言了。

    不考虑什么坚固的堡垒都是从内部攻破,就单从战争本身角度来说,如果一方只想着死守而不进攻的话,那就等于是将主动权交到了对方手中,怎么打?什么时候打?这些都由对手说了算。

    虽然守方会占了守城的便宜,算是占据地利,但凡事有利就有弊,心理上而言,守营的一方,所承受的压力会更大。

    张任也是蜀中名将,自幼熟读兵法,自然也明白这个道理,所以虽然筑起了坚固的城寨,但并未因此就完全放弃进攻,与张郃这几日的交手中,七分守,三分攻,双方兵力相若,但都不愿意折损太多,在寻找着对方的漏洞以图以最小的代价击溃对手。

    这大概也算是厉害武将的通病。

    张郃每天都会派人前来骂阵,偶尔会来发起一场试探进攻,张任这边在击退对方之后,会无情的嘲讽,战争断断续续的由骂战转为小规模交手然后再骂,双方都在极尽所能的想要激怒对方让对方失了理智,但无论张任还是张郃,偏偏都是那种颇有理智的武将,不见兔子不撒鹰,绝不会因怒而动兵。

    所谓兵法,其实很多时候都是骗术,看谁能骗得过对方,两个老油条在这里玩儿骗术,说实话,说着精彩,但对于双方将士而言,都挺无聊的,花样百出的操作,到最后真正投入战争的不过几十上百人,死伤就更别说了,哪像是两支三万人马的军队对垒的感觉?不知道的还以为是组团来吵架的。

    这样的状况一直持续到第五日,张郃终于不再只是寻衅,一大早,魏军在张郃的指挥下开始在汉军大营外排兵列阵。

    终于要来了吗?

    站在箭塔上,遥遥看着魏军的军阵,并不算宽敞的道路上,曹军的军阵拉了很长,一眼看去,望不到尽头。

    在正面的战斗中,守方显然是占据着优势的,寨墙的格挡,射程上的差距,居高临下更容易看清楚敌军的阵型,尤其是在双方兵力相若的情况下,这一面木质的墙壁若是运用得好,带来的就是成千上万人都未必能够填平的差距。

    隆隆的战鼓声中,魏军先动的却是攻城器械,曹军的霹雳车在这些年不断改进之后,变得巨大无比,在战场上缓缓推动,犹如一头巨兽在向这边缓缓靠近。

    张任皱了皱眉,这样大小的投石车,汉军之中也有,但并不多,通常情况下,能够将石弹射出百步的投石机已经足够应付很多战场,这样巨型的投石车,借助刘毅所说的杠杆原理加上机括,能投射两百步之遥,虽然有,但从未用过,刘毅征战南中都没用,用刘毅的话来说,那就是个样品,让大家知道怎么做就行了。

    有些不太明白对方为何将这种巨型攻城器械拿到这里来用,有种刀砍蚊子的感觉。

    还在推进?

    看着明显已经将整个大营纳入射程的投石机,张任有些发愣,这样的距离,是想直接越过城墙去攻内部吗?意义何在?

    “投石车准备!”不管怎样,对方既然将这东西都送到自家的射程中了,张任也不会客气,五台高度大概只有对方一半的投石车被推到了木墙后面,有工兵将投石车的轮子扳平,让投石车不至于因为发石而倒退的厉害。

    投石车的准头不高,哪怕是有着精准属性也一样,命中率低的吓人,想要隔着木墙看不到对方的情况下命中对方的投石车是不可能的,不过投石车本身也不是为了精准打击而创的。

    当双方的投石车开始发力的时候,张任目瞪口呆的看着对方的石弹在划过跟自家投石车差不多的距离后,朝着寨墙落下来。

    “嘭~”

    木屑纷飞,几名没站稳的将士直接从木墙上栽下去,还算坚固的木墙,直接被轰出了一道口子。

    不是说能打两百步吗?

    张任有些惊疑不定的看着对方的投石车开始缓慢的重新添弹,对方的石块也很大,威力同样恐怖,就是这射程有些感人,同时魏军开始朝着城寨的方向涌来,张任也顾不上思考对方的投石车射程问题,命令弓箭手开始放箭。

    冰冷的箭簇掠过虚空,带着死亡的尖啸攒落下来,射穿了木盾,有的直接穿透了曹军的身体,有的则被卡在了木盾上面,装备的优势在这一刻做到了最完美的体现,曹军的箭簇通常是无法射穿汉军的木盾的,就算没有被弹开,也只是勉强扎在上面,而汉军的箭簇,却是可以直接将对方的木盾射穿。

    体现在伤亡上,那可就很恐怖了,尚未接敌的时候,曹军的伤亡已经开始不断增大,而汉军几乎没有,这还不是天工坊最精良的装备,那种装备一般都是给各军之中的精锐装备的,张任麾下,那样的装备只有一百套。

    战事的惨烈和汉军兵器的优良显然是超出了张郃预料的,尽管这一仗他原本就是做样子的,但面对张任这样的将领,就算是做样子若是做的太不走心,想要骗到他可不容易。

    幸运的是,这里的地势并不宽敞,损失还在可承受范围内,第二枚石弹也填装完毕,再度发射,狠狠地轰击在哪木墙之上,这一次因为有了上一次的校对,准确的命中了木墙上的将士,两名躲闪不及的汉军将士直接被砸成了肉泥,剧烈的震动更是让十几名汉军将士直接从有些拥挤的木墙上栽下来,被紧随而上的魏军迅速扑上,在木墙下展开了惨烈的厮杀。

    汉军装备精良,但面对无数蜂拥而至的魏军,在接连斩杀几名魏军之后,很快便被人潮淹没,临时做好的木梯带着倒钩勾住木墙,有人直接顺着被投石车轰开的缺口往里冲,却被墙内的汉军给杀回来,双方在缺口附近展开了激烈的厮杀。

    各处箭塔也开始对着魏军射出箭簇,地势狭隘的缺点对汉军同样有着限制,尤其是被寄予重望的木墙并没有发挥出太多的作用便被对方的投石车给轰开,缺口在双方将士的厮杀下,不断被扩大。

    “放箭!”张任挥了挥手臂,后排早已结成阵势的弓箭手齐齐将手中的长弓高高举起,朝着天空射出箭簇,成片的箭雨形成一片死亡的阴云笼罩在魏军上空,攒射而下的箭簇让原本激烈的厮杀声明显弱了片刻。

    “投石车再前推……十步!”张郃估算了一下距离,沉声道:“换上碎石抛射!”

    十步的距离,汉军那边足足射了三轮箭雨,城寨前的道路上,一段距离内魏军将士已经找不到没有尸体的地方落脚。

    “呼~”

    伴随着投石车那刺耳的翁鸣,漫天的碎石铺天盖地的落下来,后方的弓箭手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被从天而降的击中,拳头大小的势头从天而降,若落在脑袋上足以将脑壳打碎,张郃的这一招确实够狠,尤其是在这种地域狭隘的地方,杀伤力更大。

    张任也不示弱,五架投石车换成了碎石之后,所带来的杀伤力同样是犹如末日一般。

    “鸣金!”张郃又发了两发石弹,看着双方厮杀惨烈的战场,心中在滴血,最终的硬拼上,魏军明显拼不过汉军,若再杀下去,先撑不住的肯定是魏军。

    按照之前的计划,张郃做出匆忙撤军的样子,辎重都没有收,急急忙忙的往回跑,虽说汉军占了上风,但魏军尚未出现溃像,这般突然收兵,让张任心中生疑。

    张任上了高台,正看到魏军似乎走的很急,想到之前张飞曾经来信说欲绕道陇关从后方突袭张郃大军,张任心中一动,也顾不得太多,厉声喝道:“集结兵马,追杀魏军!”

    就算自己猜错了,但眼下两军的交战情况来看,张任觉得自己这支人马在付出一定代价的情况下,同样可以击溃张郃,若是误了战机,让张郃逃走,错过了全歼这支兵马的机会可就得不偿失了。

    当下,张任点齐兵马杀出营来,对着张郃大军紧追不舍。

    只是刚刚拐过一条弯道,却见张郃大军已经在哪地势开阔处重新结阵,张任见状暗道不妙,尚未来得及反应,便见一旁的山顶突然响起震天的喊杀声,无数石块、滚木从天而降,正自疾行中的汉军被那从天而降的石头、木块成片砸死,张任心中一凛,后路被断,自己身边,仅余数百亲卫,被张郃团团围住。

    “张任,你已中计,还不早降!”张郃来到阵前,看着被围困的张任,大笑道。

    张任看着张郃,没有答话,只是缓缓地举起手中长枪道:“结阵!”

    不足三百的亲卫迅速在张任身前结成一个圆阵,这些将士作为张任的亲卫,身上穿的都是最精良的铠甲,兵器也是最精良的,所受的待遇也是最好的,同样,意志也是最强的,哪怕面临魏军的包围,也丝毫不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