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重生女修仙传 > 章节目录 第七十一章 坦承交心
    关于秦炎师叔,本尊用了近千字来描述她对其的敬慕尊重之情,没有任何重复之处,相比起其他那些只有寥寥十数个字的个人名片,这简直就是个巨无霸。

    小火不得不引起重视。

    这也让她对这位秦炎师叔的感情很有点复杂,她只是个分身啊,她还是想逃走怎么办?

    可惜秦钰这些天一直跟着她,根本就不给她任何机会。

    再加上她对秦炎师叔也很好奇,很想看看他究竟是什么样的人,所以就算是想跑,但她也总迈不开脚,心里甚至欢喜雀跃地想立即就见到对方……

    秦钰拉着她,一个瞬移就到了灵台之上,正好与风取下幂篱还未进去的师叔二人相遇。

    小火一个跳步躲到秦钰身后,只歪出一个脑袋来,悄悄看他,眼珠子骨溜溜地转着。

    秦炎清隽的眉眼间,眉峰忽地动了一下,目光扫过小火探出来的脑袋,却将疑问的目光投向秦钰。

    秦钰也没防着小火还有这一遭,一把将其拉出来后,恭敬地打招呼:“师叔!”

    小火赶忙也行礼道:“炎师叔!”

    被拉出来得突然,她颇有点手忙脚乱的感觉。

    秦炎微微颔首,温声对二人道:“进去再细说。”

    他说着率先往里行去,之前本尊见过的那位有着冰蓝瞳眸的女子紧随其后。

    她究竟是什么人呢?

    小火拘着身子默默跟在秦钰身后,悄悄地想。

    可是炎师叔好像完全没有要介绍的意思,上次也是这样,为什么?

    因为秦钰之前的传信,齐俊父女也刚好赶了过来,几人在花厅外汇合,又一起进入。

    小火自以为不着痕迹地慢下脚步,和齐嫣并行。

    齐嫣便冲她笑着称呼了一声,“小姑姑。”

    小火面色一僵,尬笑着点了下头。

    按理本尊和齐俊秦襄都很要好,称呼小姑或小姨都可以的。

    但架不住她没有那些记忆啊,所以看着眼前端庄秀雅的女子叫她小姑姑叫得顺口,她内心也有点小崩溃好么?

    别说她娇情,她现在都成了一个分身了?还能有别的追求吗?

    不对,追求还是要有的,但是要理解她没有记忆的心情,因为她一听到“小姑姑”三字,就会不由自主联想到万一将来有一天会不会也有一个男子或女子跳出来喊她妈呢?

    这是非常非常有可能的事情哟,谁知道本尊有没有隐瞒于她?

    这就叫要用怀疑的眼光看问题?

    小火一边将脑袋里的废料抛九霄云外去,一边默默地随众一起坐下来。

    她坐得远,谁知这位炎师叔坐下后,第一时间就看向她,目光如电,吓了她一跳。

    本尊根本没有写炎师叔目光自带肃杀之气,面色一沉,非常非常有压迫感,她赶忙站起来,“小火见过炎师叔。”

    秦炎自然看出这是赤水的分身,他可没忘记当初赤水胆大妄为之事。

    只是这分身与本尊无论着装还是举止都有着极大的差异,倒有些奇怪,他遂问道:“之前秦钰传信说到喜帖之事?你可知其情由?”

    “知道。”小火点头,她瞄了一旁坐着的齐俊,才说道:“这事说来话长。”

    “那就长话短说吧!”秦炎揉了下眉心,他为此事回来,也是要弄个究竟的,他也有自己的消息渠道,早知道赤水本尊又跑到阴风谷,也是很厉害的了,自古以来第一人呢!

    可以说,现在赤水之大名鼎鼎,已经传遍整个仙族了。

    无人不叹服!

    想想初见时那小小的个子,坚韧的性子,还有看似善解人意、识大体,实则胆大妄为的心肝,会闹到如此这一步,他就不该意外才是?

    小火想着这事吧,本尊全都自己担着,得多累啊?反正事情都闹大了,倒不如同他们说了也让他们警醒些,万一祈连家被逼急了要朝他们下手了呢?

    她组织了一下语言,“这事儿还得从当初本尊和齐俊大哥一起去探险说起……”

    齐俊之前就发现小火莫名瞥了他一眼,正有些奇怪,此时一听开头脑袋就炸了?这怎还和他有关呢?

    待细听下去,方知事情始末,原来在他离开后赤水又曾回去过,还得到了那个残魂的阵技传承。

    他倒没有什么别的想法,毕竟他对阵技并不感兴趣,也就按捺住心思继续听下去,待得知苍海大陆蓝家也是她的手笔,他是真的震惊了。

    要知道,在除魔大战后,苍洲和苍海互通有无,他和秦钰还去苍海游历过。之前结契大典上秦钰觉得那人熟悉,后来他们也研究得出过结论,是因为在苍海见过一些蓝家的人。

    小火知道他们有疑惑,又简单解释了一下翠烟宗暗阁体制,是因为本尊一直是居于幕后,所以外界并不清楚事情真相。

    果然说来话长。

    本尊是在阵技交流大会上认识祈连沐泽的,而去参加大会的令牌又是宗政敏季给的,这一团乱,又不得不提了下建城令被调换之事。

    小火整整说了半个时辰才算是将事情解说清楚了。

    说完后,面对众人复杂的眼神,她略有些无辜地回望向他们。

    而齐嫣这一番听下来,简直对这位姑姑佩服得五体投地,难怪她娘亲去世之前一直念叨着这位小姨,说不尽的遗憾,还交代她以后遇到了这位小姨一定要多向她学学。

    就连那位冰蓝瞳眸的女子清冷的面上也流露出些许异色。

    秦炎自从手指放到眉心,就一直没有放下来过,不停揉着仍然觉得眉心很跳个不停,他总结道:“所以其实两块玉珏都在你本尊手上,只是一块已经交了出去,另一块还带在身上?”

    祈连家族的传承玉简他又怎会不知?正因为知道其重要性才明白这一瘫事儿到底有多大。

    她简直是在用自己个儿的生命在折腾!

    小火点头。

    “你居然还活着?”而且还活得好好的,秦钰结合之前小火坦白的什么混蛋坏蛋的事情,也是觉得厉害了。

    这样折腾都没被拍死?真是命大!

    相比之下,齐俊就更加复杂了,虽然这说起来都不关他的事儿,无论是其本尊还是分身都没有一丝责怪他的意思,但这一切确又是因他而起?

    他眸中泛起愧疚,正欲说话。

    小火赶紧阻止他,连声保证无论本尊还是她都从未怪罪于他,反倒还要感谢他呢。

    无他,机缘二字,只要是修真之人都懂。

    这一番交代之后,小火一阵轻松,想了想又补充说了一句:“之前本尊给你们送喜帖,是作最坏的打算,真逃不过了假的也就变成真的了,所以才会想着知会你们一声。”

    她摊了摊手道:“现在这样也好,本尊困在阴风谷一时出不来,亲事也就不了了之了。”

    “那余下的那块玉珏呢?”秦炎问道。

    小火回道:“毕竟是别人家的东西,本尊是有打算还回去的,只是之前只还了一块就那样了……”

    更别说祈连扶苍已死,残影师傅的大仇已报,还回去就更理所当然了。

    关于祈连家族的禀性,秦炎提醒道:“你得了他们的完整传承,他们是不会放过你的。”

    小火道:“这事本尊另有打算,若本尊能从阴风谷安然归来,定然会有解决之道的。”

    “你其实并没有记忆对吧?”秦炎忽然问道。

    小火:“……”

    一个字:懵!

    她明明对答如流,炎师叔究竟是如何看出来的?

    她期期艾艾答道:“……只有在苍海大陆的些许记忆。”

    秦钰三人俱都惊讶地望着她。

    实在是这些天相处下来,完全看不出她没有记忆的迹象?

    小火无法,又将本尊的一系列措施讲出来,本是因为无奈斩魂,五魂一体防止疯魔之举。

    晋元婴之时那场荒唐的梦境后,又为了防止她们各奔东西,生出别样心思,比如爱上不该爱之人什么的,所以就将她们五个元婴打理得像是五台电脑似的。

    都以前世的记忆作为操作系统,今生的记忆则分开放在五个硬盘之中,之前所领悟的法诀阵技和秘术等就像是一个个应用程序井然有序地排列在脑海中。

    她能怎么办?

    作为一个分身,被本尊如此严防死守,她自己还为这个决定出了一分力,她也是很绝望啊……

    明明当五个元婴一起时,就像组成一个工作组,她可以随时调用其她元婴的记忆以作决策,所以本尊思考速度超级快,而且是从不同角度全方位考虑哦,这一直是本尊得意的地方。

    谁知道分开后各种不方便,更别提为了保证五个元婴的协同一致性,分身离开后的所有记忆以后都是要全部交公共享的。

    想想都好绝望……

    她除略过前世之事,又用别的词语来代替“电脑”二字便于他们理解之外,再无隐瞒,说完后,自顾沉浸在自悲自怜之中,丝毫不知她这一番话,给在场众人的启发有多大?

    就像是打开了一道开往新世界的大门。

    秦钰等人越想越是惊叹连连,从这些奇思妙想中,他们也有诸多可借鉴之处。

    谁还没几个分身呢?虽然不是像赤水那么狠地直接将灵魂拦腰一斩,但分神以后要分出一缕神识不要太容易?

    就算是秦炎,也是目光炯炯,似是忽然想明白了什么,紧皱的眉头都松了几分。

    接下来,众人也分享了一些自己的离奇经历。

    小火听得聚精会神,她最喜欢听这些了,特别是当齐俊大哥讲得跌宕起伏、惊心动魄之时,她也随之提心吊胆,别提多认真了。

    就算是由面瘫的秦钰讲来,也不乏味。

    连最小的齐嫣,也讲了一段她之前探险遇到的某些怪事……

    一圈儿听下来,小火圆满了。

    她觉得和他们的感情也更加亲近了,并且有了一种难以言说的真实感。

    要知道之前她一直觉得内心空落落的,任谁脑子里还是前世的记忆,突然又被塞了一段前不挨村后不接店的记忆,再加上一本像是自传体裁的小说,身份也从独立完整的人格变成了一个分身,都会接受不了现实,脑袋直接爆炸?

    她自认为她能做到这样已经是心脏很强悍的了。

    幸好灵魂的妙处就在于此,记忆没了,情感还在。无论是脑海里那些法诀秘术等,还是外面买的那些小玩意儿,只要之前用过,很快就会找到那种熟悉的感觉?

    这也许就是记忆的一种复苏?